日出水了好深好漲 純情by鯉魚

日日擼日日擼 2020年03月09日 來源:互聯網 950 次 收藏

27章 半明

我,要不起!

他眸子里的□□越來越滿,加之他不勝酒力,似乎撐不住自己的身子,直直的向我傾倒而來,我忙伸手去扶他,沒想到,他的臉落到我的臉前突然停住,他“嗤”一聲,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睛微閉,長長的睫毛顫動,鼻尖倒映側影,他的嗓音混著黃酒低沉而有磁性,伏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婼兒,你在吃味!”他十分篤定的口氣令我一陣心慌,手足無措,身子用力向后仰去,摔地只在剎那之間,然而他的大手張開,撐住我的后腰,我又一次幸免于難。他不再親近,一陣涼風襲來,吹起他額前的碎發,吹開他微閉的眼睛,里面□□已經散去,只剩下沉沉的冷靜,他緩緩扶我站起,不舍的將手從我腰間松開。晚風中,星辰之下,他對著幾位大叔作揖告辭,我訕訕的跟在他身后。

他把我抱上馬,自己正欲提褥橫跨上馬之時,身后追來一老頭,叫著諸葛,伸手大喊:“恩公留步,恩公請留步啊!”諸葛皺眉回頭,想來他對來者并沒有印象,那老頭倒是自報家門,“恩公一定不記得我這個糟老頭子了,春日里頭,我山間的幾畝良田若不是得了恩公相助,怕是早就干死了,哪還會有這秋日里的豐收啊!”

哦,我總算是知道他們今夜在慶祝什么了,聽著老頭子的話,看來是在慶祝今年大豐收啊。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諸葛謙虛起來,無人能及!我暗自撇撇嘴。這老頭顯然和我一個想法,他見諸葛要上馬,幾步上前就把我的疾風牽在手里,這下我就被他掌控著了,諸葛想走也走不了了,只聽老者一邊邀請他在此留宿一邊招呼著篝火那面來人,果然,一群人在他的號召之下,紛紛趕了過來,也集體認出了諸葛,說什么感謝他春日里送的什么翻車,解了他們山上無水沒法灌溉之愁,感激涕零,懇請恩公一定要在此留宿,給他們一個殺雞宰羊款待恩公的機會。而我,除了在旁邊看熱鬧,還火上澆油,一直幫襯著這群人求他住一晚,主要是我自己沒有住過帳篷,實在心癢想要住一住,而且天這么晚了,城門早就關了,回去也是進不了城的,于是我便勸他∶“阿北,不如在此住一晚,明日再回去咯。”諸葛沒的辦法,只好同意在此留宿一晚。

這里的老鄉們確實熱情,他們特地讓出了兩個帳篷給我們仨,但是在我極力暗示下,諸葛依然沒有明白他一個大男人應該發揮一下紳士風度,讓我們倆女孩子住進帳篷內,他睡外面,反而是利用他的淫威,把五月攆了出去,我看他硬要與我擠在一起,心里很是害怕,一腳蹬開他輕手輕腳給我蓋上的被子,睜大了困的不行的眼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有了前車之鑒,擔心重蹈覆轍。諸葛也是一臉不解的看著我,誰知我脫口而出:“啊,今日夜里星星真多,我要去看星星!”

“今日月中,月亮很大,看不見星星的!”

“騙人!剛剛那個小姑娘敬酒的時候我明明瞧見天上有很多星星的!”我反駁。說到那個小姑娘,仿佛天底下所有的巧事都是有預謀的,沒想到她竟然是方才老頭子的孫女兒,當宴上人群中傳來唏噓哄鬧的時候,當她一眼秋水端水進來服侍的時候,當她爺爺有意無意打聽諸葛可有妻妾的時候,我就隱約覺得她爺爺有將她許給諸葛的意思。于是我就奇怪了,為什么古人見了第一眼就會知道自己喜歡或是不喜歡眼前之人呢?甚至都不用去了解那個人的脾氣、性格,身家背景,前有貂兒,后有這個小姑娘,好像相比其他,他們更愿意相信眼緣。

在我神思沉定之時,諸葛突然翻身壓過我,喘著粗氣,哼道:“還說不是吃味,方才我就發現了,哈哈哈,我的婼兒也會吃味!”他笑的很豪放,與往常是那么不同,在我沒看呆之前,我騷動著我的腿,不解風情地嚷著:“我要去看星星,沒星星看月亮也行!”反正不要和他單獨待在這么隱秘的空間里,我害怕會發生一些不可控制的事。因而在我的極力要求下,諸葛只得將我抱到了寬敞的草地上,我舒舒服服地躺在他的懷里,抬起頭仰望天空,確實沒有星星,蒼穹之上,只掛了一輪皎潔的明月,月光傾瀉而下,照在普天大地,這場景真可謂是“疑是地上霜”了。

“阿北,你清醒了嗎?”我有一句沒一句搭腔問他,晚風著實有些涼,我想著要是把他吹清醒了,我們就可以回帳篷里安安靜靜地睡覺了,誰知他故意整我,沒好氣得說∶“酒意濃著呢!”哎?我一臉黑線,只好絞盡腦汁扯著話題∶“他們說什么翻車,是不是你發明的啊?”

“不是!”

額,又是熱臉貼冷屁股!我不甘心,又問∶“那是誰發明的?”

“扶風先生!”

他回答的簡短有力,似乎不想與我多費口舌,躺在他懷里的我也不敢再復言語,只得默默閉了嘴不說話,初秋的風吹在我身上,微涼,我不自覺地往諸葛懷里深處擠了擠。他好像很中意我那小小的舉動,臂膀環繞加緊。我被他勒的喘不過氣,拖鞋鼻音問道∶“扶風先生是誰呀?”

“扶風就是馬鈞!”他耍起脾氣來確實像個孩子,明明都快三十歲的人了!害得我又不敢說話,過了好久,瞌睡蟲來了,我小聲問他∶“阿北,你困了嗎?”

“沒有。”這回他的聲音溫柔了許多,似乎也恢復理智了,“你困了?我抱你回去睡覺?”

我把頭深深的埋進他的懷里,哼唧一聲,便昏昏睡去。

第二日他騎馬于良田美池桑竹之間,所到之處一片豐收大景,也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大家奔走相告,說是春日里的恩公來了,一時之間,人潮涌動,將我們的路圍得水泄不通。我坐在他的馬上,與他一同共攬這一盛狀。

我偏過頭,輕聲對諸葛說∶“阿北,這都是你的功勞。”

“不,”他搖搖頭,“這都是曹操的功勞。”得,他謙虛的勁頭又上來了,肯來昨晚喝的酒還沒有消,我揚起脖子,問道∶“這與曹操何干?”

“當日曹操占領荊州,為了恢復地方的農業生產和解決軍糧不足的問題,實施屯田制度,按照軍隊編制組織屯田,曹操實行的屯田制雖然剝削嚴重,但是在戰爭條件下,對恢復北方經濟確實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不失為一條好的思路,我便借鑒過來,加以修改,在荊州試點,沒想到成效如此之大,超乎我的預想。”他在我身后說的神采飛揚,盡管我聽不懂,但也努力在聽,“可是曹操此人奸詐狡猾!”我恨恨的說道。

“不全然,曹操此人看人不分門第,用人唯才是舉,而且在用人上胸懷寬廣、不計前嫌,他確實是有雄才大略的,不然也不會輕而易舉的將主公逼至如此地步,如今只能暫借荊州,而曹操能統一北方,結束了北方長期以來戰亂動蕩的局面,不論是推行的田制,還是實行的兵制,都是有過人之處的。且曹操手下幕僚眾多,能人謀士數不勝數,可我主公手下卻寥寥無幾。”諸葛忽然勒住馬頭,立在山坡之上,眼神深邃,飄向遠處,翻過山嶺,涉過秋水,最終定在蜀中的那塊土地上--那便是天府之國了。

他的志向早在當年隆中對中就立好了。

只是我著實被這一片豐收之景,以及萬民齊呼的場面給震撼了。諸葛走的時候,成千百姓擁擠而來,要送送這位聞名于諸侯的臥龍孔明,他在民間威望,可見一斑。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日日擼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