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騷婦主動讓我插_太監和娘娘合歡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5月31日 來源:互聯網 97 次 收藏

“喬哥,就你分析,你覺得死者是怎么死的?兇手可能是誰?”

喬詡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陸菁菁。

陸菁菁急了,擰著眉頭說:“你這個人怎么磨磨唧唧的啊,我問你話你要是不知道就說不知道唄,整個一副死人臉,我欠你錢還是怎樣?”

聒噪,急性子,武力值高,粗心,單純易騙。喬詡的腦海中浮現了這么幾個關鍵詞,他已經記住陸菁菁了。

“窒息而死。”喬詡說了這四個字。

陸菁菁擰了一下眉頭:“這個我也知道啊,很容易就看出來了,你能不能說點別的?”

“脖子上沒有勒痕,表情并不猙獰,所以不是從表面上人為閉塞氣管或者禁止空氣進入導致的。”喬詡頓了一下,似乎怕陸菁菁沒有聽懂,就接著說:“也就是說,不是被掐死和悶死的。”

陸菁菁回想了一下剛才她檢查尸體時候的情況,好像真的沒有他說的這些特征。

“那還有什么方法可以導致一個人窒息死亡?難道真的是剛才死者的室友所說的,是半夜睡覺打呼嚕導致的猝死?”

喬詡不置可否,沉默幾秒,說:“如果讓我解剖的話,我可以很快給你準確的答復。”

但明顯是不可以的,人家警察辦案,還沒有淪落到要一個大學生來幫忙解剖的地步。警隊里有很厲害的法醫的。

“好吧。”陸菁菁點點頭,又問:“那可以留一下你的聯系方式嗎?我覺得你很有想法,以后常聯系啊。”

現在的陸菁菁,應該是對他放松了戒備,喬詡試著掙脫了一下他被握住的手腕,果然,很輕松地逃脫了她的控制。

喬詡飛快地倒退兩步,說:“沒有那個必要了。”

“為什么啊?剛才你不是很愛表現嗎?”陸菁菁追著問。

“不是。”

“那你剛才為什么要去案發現場?”

“魏老師讓我幫你們,可是你們并不需要。”

“需要啊需要啊,我很需要的!如果我能先王隊一步破了案,我立了功,我一定就可以轉正了!”

喬詡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可是我沒有義務幫助你。”

說完他就加快速度從陸菁菁身邊走掉了。

陸菁菁很生氣,以她的速度,追上這個文文弱弱的男生,完全毫無壓力的,她正打算追上去找他好好談談,這個時候卻接到了王明浩的電話:“菁菁啊,快回警局,不許干擾人家學校學生。”

“我沒......”

陸菁菁有些心虛,正要編個理由解釋兩句,王明浩又說:“隊長說了,不能讓你一個人單獨行動,以免你又破壞人家什么,咱們再賠錢,警隊就真的發不出來工資了!”

陸菁菁很無語,只好說:“......副頭兒,麻煩你跟頭兒解釋一下,我現在就回警隊去!”

陸菁菁掛了電話,外面的雨越來越大了,她打了輛車趕緊回去,到了警局,渾身上下還是被淋濕了不少。

辦公室里的那只胖橘貓“六六”看見陸菁菁推門進來,就麻溜地黏了上去,蹭了蹭她的褲腿兒,才發現她身上濕乎乎的令貓難受,六六打了個噴嚏,嫌棄地走開了。

陸菁菁對這只絕情貓無語了,以前她總愛背著它的主人黏在她身上,就因為她愛偷偷喂給它一些香腸火腿雞翅什么的,給它東西吃的時候,極其乖巧,讓它干啥它干啥,甚至能當場為她跳一場海草舞。現在沒撈著好處,就開始嫌棄她了。

正當她要過去給六六一個教訓的時候,一個穿著白襯衫,帶著金邊細框眼睛的男人從另一間辦公室走了出來,伸手抱住六六,冷冷地看了一眼陸菁菁:“你欺負六六?”

陸菁菁趕緊搖頭:“不敢不敢不敢......”

警隊里她最不敢惹的第二個人出現了——法醫頭子沈青陽。這個人無比之恐怖,整天和尸體為伴,包里面塞得都是骨頭和裝著器官的瓶瓶罐罐,時不時拿出來看兩眼,吃只雞都要用科學的解剖手法對雞進行解剖......他的辦公室是獨立的,整個警隊,除了他的助理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靠近他的辦公室。

她最不敢惹的第一個人,當然是警隊的隊長洛飛了,不過陸菁菁來到警隊六個月,還沒有見過洛飛一次,聽說他出去臥底了,等任務結束就會回來。但是每個月都會跟他們語音開會,每次開會都會罵她一頓,然后延長她的實習期......

副隊長王明浩倒是一個大好人,對她這個實習生特別有耐心,一直以來教會她很多東西,但是他長得有點兇......就是那種傳說中的滿臉橫肉,而且臉上還有一道淺淺的疤痕。陸菁菁倒覺得他特別可愛,整個警隊最喜歡的人之一就是王明浩了。

工位在她隔壁的那個帥小伙子比她早來一年,叫葉森,他是整個警隊跟陸菁菁最熟悉的人,因為葉森跟她年級相仿,人也比較逗,所以交流地比較多。葉森天天穿著潮牌,開著跑車來上班,聽別人說,葉森的爸爸是總局局長,非常厲害,葉森也不是考進來的,是靠他爸爸進來的。不過陸菁菁倒覺得,葉森邏輯思維很棒,人家是有真本事的。

工位在她后面的那個戴眼鏡的男生叫莫鷹,從陸菁菁來到這個警隊到現在,沒有聽他說過任何一句話。不過他在網上倒是很活躍,運營他們警隊的官方微博微信,有一大批小迷妹。聽葉森說,莫鷹是非常厲害的黑客,破解密碼、人肉罪犯什么的就是分分鐘的事。還有一個傳說,就是莫鷹工作期間從未離開過警局半步,查案時所有的一切,都在他那臺電腦上完成。

“驗尸報告,給你。”沈青陽把一沓資料扔給王明浩,知道他沒耐性看,就挑重點說了一遍:“死者是靜脈注入空氣導致血管阻塞至死。”

“注射空氣?不是窒息死的?”陸菁菁驚訝地問了一句。

“靜脈注射空氣導致氣體栓塞,與窒息而死的外在表現是一樣的。”沈青陽看了她一眼,似乎很不滿她插嘴,他繼續說道:“死亡時間在昨晚十點到凌晨一點之間。死者生前嚴重營養不良,身體狀況差,而且極其不注意個人衛生,死亡之前至少兩周沒有換洗衣物和洗澡了。靜脈輸液微量氣泡連續進入的致死量為2ml(kg.min),兇手可以說是精確地把控了這個量,嘖嘖,以我不專業的推理來說,兇手應該是該校醫學系的學生或者老師了。”

沈青陽說完,陸菁菁立馬翻開自己的筆記本,把他說的話記錄上去,又補充了一段話:“根據她室友提供的線索,縮小死亡時間到凌晨十二點半到凌晨一點之間。我上午在案發現場,去宿管阿姨那里拿監控的時候,隨口問了一句關門時間,宿管大媽說宿舍每天都是晚上十一點關門,關門之前會有樓道管理員進行檢查,不允許在校生夜不歸宿或者留別人住宿,當天晚上,案發宿舍的情況一切正常。監控只有樓道監控,案發時間,并沒有任何人從樓道經過,所以在這個時間殺人的,只可能是宿舍里的人。”

王明浩支著下巴,仔細想了想陸菁菁的話,沒有做什么決斷。“菁菁,你通知一下魏老師,下午對幾個關鍵人物進行談話,就安排在他們學校就可以了。”

陸菁菁點頭,立馬打電話告訴了魏老師。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