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跟兒子那個過 皇帝頂入公主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6月24日 來源:互聯網 158 次 收藏

這是很平常的一天,哥譚上空的蝙蝠燈帶著警察們的希望和無奈在天空中亮了起來,又是一件需要蝙蝠俠解決的事情出現了。

蝙蝠俠,貓女,羅賓悄無聲息的落在戈登的背后“出什么事了,戈登”蝙蝠俠開口問道。

“在犯罪巷那邊有警員向我通知他們那里出現了一個像是鱷魚一樣的生物,已經咬傷了不少警察了。”戈登把手機遞給蝙蝠俠,好讓他能夠看清楚手機上的生物的樣子。

“鱷魚出現不是應該找動物園嗎,找我們干什么。”做了一年羅賓以后,杰森沒有最開始那種興奮感和新鮮感。這并不是意味著他對這份工作感到了厭煩,他只是慢慢從激動中回過神來,開始思考他們做義警的意義,和起到的作用。已經有好幾個晚上他們接到蝙蝠燈的亮起,卻僅僅是去做一些調查在大橋上死者死亡的原因,抑或是去根本沒有居民的碼頭上阻止黑幫之間的械斗,再不就是尋找某某高官家中失竊的原因。

這些事情,明明普通的警察也能夠做到,并且這就是為什么需要警察存在的原因,現在全部都交給了他們這些義警來完成。杰森本能的覺得這不太對,但是他又表達不出來到底是哪里不對,最近在夜巡的時候脾氣也逐漸暴躁了起來,布魯斯已經好幾次用不贊同的眼神看向他了。

“羅賓。”布魯斯警告的看了杰森一眼,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最近杰森的脾氣越來越差了,難道說他也像是迪克一樣來到了叛逆期嗎?

杰森做了一個拉鏈的姿勢,身后的蝙蝠女接過了布魯斯手上的手機和杰森一起觀察起來。從有些模糊的圖片上可以看到那是一個巨大的,比人類高出不少的巨大的綠色生物,他用兩只異常強大的后肢直立,嘴部像是鱷魚一樣突出,并充滿了一看就非常尖利的牙齒,手臂也特別強壯,能夠看到他有著鋒利的指甲,仔細觀察這張圖,杰森甚至能夠看大塊的鱗甲附著在他皮膚上。

“哇哦,一個像是鱷魚一樣的人。”杰森表面上好像毫不在意的樣子,滿腦子都是在思考如何對付這個身上肯定會布滿天然盔甲的大家伙。

“我們跟丟他了,他好像特別熟悉犯罪巷的下水道,我們找不到他。”戈登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等他抬頭,蝙蝠俠三人都不見了“好吧我就知道會這樣。”

“太好了,這次可是我的主場,要論犯罪巷的下水道可沒人比我更加熟悉了,我甚至可以在下水道就準確說出旁邊商店的名稱。”杰森歡呼了一聲“而且今天終于不是跑來跑去就為了調查一個莫名其妙的戒指了。”

“他們說被打傷的警察是在犯罪巷東區,當時殺手鱷,這個怪物的代號正在做著什么事情,然后看到了警察,并且襲擊了他們。”蝙蝠女調出警局那邊知道的情報給杰森。“你覺得他會去什么地方”

“如果那幫警察還是以前的那群家伙的話可能是警察嘲笑了他的面貌,所以他們被揍了,真是活該。”杰森幸災樂禍的笑了兩聲,然后又得到了布魯斯不贊同的喝止,“犯罪巷西區的下水道可是禁地,進去了以后沒有人能夠出來,而能夠舒服的裝的下他那么大的身體的地方可不多,只有最靠近地鐵那邊的下水道才有可能。”

不管過去了多久,犯罪巷生活過的痕跡都會永遠印在杰森的身上,不僅僅是他的記憶中,更是在他的性格上。

蝙蝠車的速度非常快,他們很快就來到了地鐵站旁邊的下水道中。蝙蝠俠走在最前面,蝙蝠女在中央,杰森殿后。下水道中明顯能夠看到有像是像是野獸一樣的抓痕,有新有舊,看得出來殺手鱷已經在下水道呆了不短的時間了。但是為什么之前從來都沒有人聽說過殺手鱷的存在呢?布魯斯心想。

“啪啪啪”下水道突然傳來了鼓掌的聲音,然后頭頂上穿來了巨大的風聲和呼吸聲,有什么巨大的東西在往下掉,不好,難道他們落入了陷阱之中?

蝙蝠俠向前面翻滾出去,蝙蝠女和杰森向后翻滾,躲過了從天而降的攻擊。和他們想的一樣,正是那個襲擊了好幾個警察的殺手鱷。躲在暗處鼓掌的人也走了出來,綠色蜷曲的頭發,紫色的西裝外套,夸張的紅色口紅,咧到嘴邊的笑容,是小丑。原本應該關押在阿卡姆精神病院的小丑。

“你又一次給了我驚喜,蝙蝠俠,沒想到你竟然能夠這么快找到我,我本來還在好幾個地方準備了和你玩的游戲,現在他們全都沒用了。”小丑放聲大笑道“但是沒關系,這份驚喜,我覺得完全可以彌補那些小小的不愉快了。不,不只是彌補,它遠遠的超出了我的預期,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哇,這是多么令人開心的事情呢?”

“我可不管你那么多,反正只要打到了這個家伙,你就會把能夠解除退化的藥劑給我吧”殺手鱷不耐的磨了磨自己的爪子“嘰嘰歪歪的磨嘰死了。”

殺手鱷向著蝙蝠俠沖了過去,小丑沒有參與戰斗的意思,他就是站在一個稍遠的距離看戲一樣的看著殺手鱷的表演。他的眼里只有蝙蝠俠和他的工具,現在是殺手鱷,他期待著這他的工具能夠帶給他他所渴望的東西,蝙蝠俠的死亡。

“不要無視這邊還有兩個大活人這件事好么?”杰森沖了上去吸引殺手鱷的注意,蝙蝠女則用勾槍在地上做好陷阱。來之前考慮到了殺手鱷的體型和他外面一層厚厚的鱗片,他們特地還準備了能夠讓人昏迷的針劑和噴霧。只要能夠利用噴霧減緩殺手鱷的行動,再用針劑讓他昏迷之后直接交給警官就可以了。

蝙蝠俠想要來這邊幫忙,他不太放心兩個刺客直接上去硬剛坦克,要上也應該是他這個戰士來打。不過小丑用拐杖攔住了他“別打擾那兩個可愛的孩子啊,這可是難得的我們兩個人的二人世界呢。”

小丑的體術顯然也不錯,他和蝙蝠俠纏斗到了一起,他利用自己身上的毒藥和不怕受傷的特性讓蝙蝠俠一時半會沒有辦法離開小丑的纏斗。而且小丑還會利用他的不殺原則故意把自己的弱點湊到蝙蝠俠面前逼迫蝙蝠俠的行動,一時間兩人糾纏在了一起。

另一邊杰森和蝙蝠女也陷入了麻煩之中,他們雖然預料到了殺手鱷的強壯但是錯估了他的抗藥性,原本意料中能夠起作用的噴霧顯然沒有給殺手鱷造成任何的影響,反而是原本吸引注意的杰森被殺手鱷重重的摔到了旁邊。還好這里下水道的水不算太淺,外加羅賓的制服保護了他,不然估計這一下就能把杰森打的爬不起來。

和他們預想中應該會行動笨拙的殺手鱷不同的是他的行動十分迅速,打飛杰森后馬上又向著蝙蝠女跑了過去,蝙蝠女艱難的翻滾閃過殺手鱷的的拳頭,看起來十分狼狽。

另一邊的杰森此時也緩過神來,他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涂滿了麻藥的戟,他曾經還因為這個武器和布魯斯吵過兩次架,布魯斯認為他不應該用這么危險的武器,如果沒有掌握好會殺死罪犯,而杰森則覺得它比棍子帥多了,再加個紅纓他帶個羽毛就是傳說中能夠以一敵百的大將軍了。

不過現在這個武器顯然比棍子有用多了,尖頭能夠更好的刺進怪物的鱗片中,然后讓他乖乖的睡去直到到警察局接受他傷人的懲罰。

“哈哈哈哈,小寶寶還是帶著你的小牙簽快點離開吧,這里可不適合你這種玩過家家的小嬰兒。”對比起殺手鱷龐大的身軀,為了適應杰森身材而改小的戟看上去還真的挺像是一個大號的牙簽。

“是不是牙簽你等一下就知道了。”杰森直接拿著戟沖向了殺手鱷,意料之中殺手鱷毫無動作,他對自己的鱗片的防御力十分自信。殺手鱷任由杰森的戟插到了自己的手臂里,然后不屑的連武器帶人一同甩了出去“就這點力氣你還是早點回家找媽媽吧,小寶寶羅賓。”

蝙蝠女趁機朝著殺手鱷的后腦勺狠狠的踢了過去,頭部是大多數生物的弱點,尤其是后腦勺偏下靠近脊柱的位置,比起其他位置來說要脆弱不少。

“煩人的小蟲子。”殺手鱷就好像后腦勺長了眼睛一樣精準的躲過了蝙蝠女的攻擊并且反手抓住了她“小蟲子就應該在地上爬”殺手鱷抓住了蝙蝠女的手和腳,看他的動作,是想要摔斷蝙蝠女的脊椎。

在旁邊和小丑纏斗已久的蝙蝠俠終于抓住了機會打暈了小丑,他注意到了這邊戰局危險的情況,利用勾槍一個俯沖沖向了殺手鱷的后背,再次從墻上把自己扣下來的杰森則趁機把蝙蝠女從殺手鱷的手中搶了下來。

之前被杰森注射的昏迷藥劑漸漸起了作用,殺手鱷和蝙蝠俠戰斗的時候明顯的變得越來越吃力,漸漸的連拳頭都揮不起來了。伴隨著蝙蝠俠最后的落在下巴上的重拳,殺手鱷暈了過去。

“今天也是完美解決。”杰森踢了踢暈倒的殺手鱷“我們要怎么安置這個大怪物,直接關進警察局嗎?我覺得那樣可能會傷害到警察局的其他人。”

“戈登會安排好的。”蝙蝠俠把小丑捆起來,蝙蝠女則再注射了一部分昏迷藥以防殺手鱷會突然清醒。

“那之后呢,他出監獄以后呢?”殺手鱷之前并沒有造成過什么案件,這次也只是被小丑利用傷到了幾個警察,他不會在監獄待太久。那他出來以后要怎么辦,總不能繼續放任一個力量強大,行為敏捷的家伙在哥譚亂晃吧,說不定又會被哪個反派利用了。至于監獄中教人向善的手段,如果是其他地方的監獄可能還會有些用,哥譚的監獄簡直就是罪犯一日游的最好地點。

“我覺得他有點像是變種人,要不我們把他丟給變種學校?”

“首先你要判斷這個人是否可信,羅賓”布魯斯很高興杰森能夠有這種為人著想的心,并且打心底的想要去幫助人,但是他必須要提醒杰森可能出現的危險。雖然說校長查爾斯擁有讀心的能力,但是把一個大殺器放到一群未成年里實在是一件危險的事。

“也就是說你答應把這件事交給我做了,沒問題,我會完成的超棒的”杰森聽出了布魯斯的言下之意,興奮的跳了起來,但不幸牽扯到剛剛受的傷掉了下來。下水道里充滿了蝙蝠女的笑聲。“蝙蝠女不要笑了”杰森和蝙蝠女打鬧了起來,蝙蝠俠在一邊欣慰的笑著。

不知道什么時候清醒了的小丑望著這溫馨的一幕,嘴角咧的更大了,一個新的計劃在他腦子里面成型了,這次他改變主意了,他要換一種方法和布魯斯玩。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