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留守女人 明樓x曼麗 肉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4月22日 來源:互聯網 511 次 收藏

方孟敖仿佛置身荒原,提著喇叭站在那里,他不再看那些對他抱有極大期望的學生,眼睛只望著遠方,喇叭聲也像是對著遠方在說話:“對不起了,同學們,特別是來自東北的同學們!到目前為止,好些事情你們不明白,我也不明白...可有一點我是明白的,那就是沒有家的感覺,沒有人把你們當孩子關心的感覺!”

盧嘉琪握緊方孟孟略微顫抖的手,雖目光還在方孟敖身上,卻知道方孟孟在流淚,是難受是悲哀的眼淚,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的那種。“你們東北的同胞‘九一八’就沒了家,我是在‘八一三’沒有了家...可早在三年前我們抗戰就勝利了,現在中華民國也立憲了,為什么還有這么多人沒有家呢...同學們,不要在這里等了...這里不是你們的家...”

方孟孟再也忍不住,“你沒有家...我也沒有家...我從醫院醒來時,就知道,天地之大,我再沒有容身之地。”聲音很小,只有盧嘉琪一人能聽見,一下子三年前所有的事情,都在她眼前飄過。如果那時盧嘉杭能有她一半的執著,給方孟孟一個家,哪怕現在一家人挨餓,也不至于她和方孟孟此時站在民調會門口,內心各有酸楚。

大門前沙包上,馬漢山已經被警衛壓下去,現在站在上面的是方孟敖和李宇清,喇叭換到了李宇清的手里:“民食調配委員會的賬不但政府應該徹查,民眾也有監督的權利。因此我代表李副總統和傅總司令同意各大學派出人選組成協查組,配合方大隊長的青年航空服務隊協查。下面,請方大隊長宣布協查組人選的方案!”

方孟敖又將喇叭拿到了嘴邊,“我們只需要二十個人...請東北的同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燕京大學、北平師范大學各推薦四個同學...”“孟孟,我要去前面,你待在這里,一會兒結束了就直接回家。”盧嘉琪說,“不要參與這件事。”“好。”方孟孟只能答應,已經有太多人警告她要遠離這件事,她又怎能參與其中,“再見,嘉琪。”

同學們都在積極參與,大部分都跑到了前面,站在后方的方孟孟反而顯得有些突兀,不過誰也沒有注意她,所有的目光都在青年航空服務隊和協查組人選身上。方孟敖和飛行員們整齊地排站在沙包的前面,把沙包讓給了被推舉的二十個同學,盧嘉琪果然是其中一個,代表燕京大學,方孟孟遠遠地對她微笑,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讓我參加吧,我比他們知道更多的內幕。”謝木蘭對梁經綸說,眼中帶著渴望。梁經綸自然不會答應,慢慢地撥開了謝木蘭抓他的手。謝木蘭生氣,飛快地擠離了梁經綸,向大門奔了過去,“還有我!”方孟韋和方孟孟一驚!“我去把她帶回家。”方孟孟指了指謝木蘭,對方孟韋說,雖然聽不到具體的話,方孟韋也明白方孟孟的意思。

方孟敖自然看見了謝木蘭,目光閃過一絲復雜,望了一眼身邊的郭晉陽,立刻又轉對邵元剛,“你去,擋住她。”邵元剛山一般的身軀立刻迎了過去。方孟孟無比艱難地擠過人群,微微喘氣,郭晉陽第一個發現了她,語氣里帶著驚喜和疑惑,“方小姐?”方孟敖一驚,趕緊又走了回來,看向方孟孟,“你怎么也在這里?”

“我來帶木蘭回家。”方孟孟說,“僅此而已。”語氣平靜,甚至帶著幾分疏離。沒有再理會方孟敖,方孟孟轉頭看向謝木蘭,“木蘭,我們回家。”“我不回家,我要幫大哥查賬。”謝木蘭說,“這是正義的事!你們不應該攔我。”“你如果現在不跟我回家,我就去找姑爹來,讓他親自帶你回家。”方孟孟神色嚴肅,語氣強硬。

謝木蘭最怕謝培東,但此時方孟孟拿來威脅,心中頓時不快,“那你去呀,我就在這里等著。”方孟孟自然沒有想到謝木蘭對這件事這么執著,看向方孟敖,眼中帶著求助。“晉陽,你去把方副局長找來。”方孟敖對郭晉陽說,轉頭又看向謝木蘭,“一會兒你小哥來帶你回家,你要是再在這里犟,我們就留你一個人在這兒,誰也不管你。”

方孟敖的威脅可比方孟孟的狠多了,換作平時,方孟孟一定會出來安慰謝木蘭,現在也只能沉默著等待方孟韋的到來。這會兒第四兵團和北平警備司令部的軍警陸續撤離,只剩下國防部的青年軍和北平警察局的警察。方孟韋也無需再站在指揮車上,雖然還有一些事情要安排,這會兒還是隨著郭晉陽,朝著方孟敖、方孟孟和謝木蘭走去。

“孟韋,你把孟孟和木蘭帶回家。”方孟敖說,謝木蘭立即反駁,“我不回家,為什么我不能參與這件事?!”方孟敖沒有再理會謝木蘭,朝著人群看了看,沒有找見何孝鈺,怪不得謝木蘭這么無法無天。“大哥!”謝木蘭想跟方孟敖撒嬌,顯然此時沒用,方孟韋無奈,對謝木蘭嚴肅道,“不要鬧了,跟我回家。”

謝木蘭顯然不想走,這下子卻惹怒了方孟敖,“木蘭,你要是再不聽話,我就讓邵元剛把你一路扛回家。”謝木蘭何時見過這樣生氣的方孟敖,此時再不敢耍小性子,但還是一臉的不高興,沒有再理會其他人,一個人走了。“我們走了。”方孟孟跟方孟敖和飛行員們告別,突然想起什么,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遞給方孟敖,“拿去擦汗。”

方孟敖接下,“快回家吧,大熱天的,注意身體。”“你也是。”沒有過多的話,仿若方孟孟是剛剛到這里,對之前發生的事一無所知。方孟韋自然地拉起方孟孟的手,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方孟敖心中有些波瀾,一時想起曾經杭州的生活,又想到他們小時候的事,苦楚和迷茫并存,還有更多的情緒,都只能寄托在信仰之上。

“去做你們的事。”方孟敖吩咐,“是!”郭晉陽和邵元剛應下。方孟敖走遠,邵元剛若有所思地說,“我好懷念在杭州的生活。”郭晉陽拍拍邵元剛的后背,“別胡思亂想了,過了這件事,我們大家還能聚在一起,和從前一樣。”邵元剛知道郭晉陽的意思,可是,這件事結束以后,有誰還能像從前那樣,無憂無慮呢?誰也回不到從前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