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你濕到不行的文章 男主埋在女主身體睡覺

小蠻兔小蠻兔 2020年03月24日 來源:互聯網 1166 次 收藏

然而就在隋煬帝北巡的前幾日,卻出了那么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傳遍了整個蘇杭,江南水榭,這消息,不知片片凋零了多少女子的芳心。

“聽說了嗎?蘇狀元死了。”連洛陽的茶館也開始有人議論這件事,溫九姑娘坐在一邊獨自喝著茶。

“可不是嗎,前幾日聽說有人舉報他回了蘇園邀了一個朋友和江南第一美女燼蘭喝酒,朝廷知道了這個消息,皇上就下了必殺令,竟是左翊衛軍以最快的速度就趕了過去,你猜怎么著?”一個從蘇州來的客商賣弄般的數著自己知道的事情,“是君將軍第一個沖進府去,不到一柱香的功夫,那蘇同就血漸當場,嘿嘿,聽回來的士兵說,雖然沒看到當時的樣子,可是那血把窗戶全都染紅了,他的朋友當場跑的不見蹤影,燼蘭早就嚇的暈了過去….”

“不對吧。”那客商說的正盡興,卻有人一臉鄙夷的打斷,“這洛陽城誰不知道蘇狀元的大名,君將軍武功雖高,但要說半柱香內讓蘇狀元像是毫無反擊之力的死去,甚至等不及士兵趕到未免有些夸張,更何況江湖傳聞,他們是最好的兄弟。”

“是兄弟,才能背后捅刀。”一個干瘦的鹽商嘿嘿笑了兩聲,“你道這世上還有什么真正的義血,君無意進去之時那蘇長衫必定已是喝的酩酊大醉,又對他絲毫不防,輕而易舉的殺了他,有什么稀奇。”

“你胡說八道,君將軍不是那樣的人!”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忽然站了起來,臉因為憤怒而漲的通紅,緊握著拳頭,二話不說就朝這哪個鹽商打去,旁邊烏泱泱一群人有上去攔的,有站在一邊看熱鬧的,小聲交頭接耳道,“嘿,你知道最后怎么了嗎?君將軍和蘇狀元兩人最后爭斗的時候蘇狀元不小心打翻了燭臺,一把火燒了整個蘇園,唉,可惜一代驚才絕艷的人物就這么化了青灰。”

有人不信的眨了眨眼睛,遲疑道,“蘇狀元那么聰明,也許是借死遁逃呢?”

旁邊立馬有人補充解釋道,“絕不可能,朝廷很重視這次圍捕的行動,還放出了血鷹,這動物鼻子靈的很,對血腥之氣非常敏感,蘇狀元受了傷,出了蘇園馬上就會北發現,而蘇園內里里外外掘地三尺被搜了好幾遍,又斷了水源重兵首著人根本不可能活著在里面呆著,必然是死了。”

“唉~~可惜了。”眾人頻頻嘆息,溫晚卻剛好吃晚了東西,神色不改的付了帳,越過被打的鼻青臉腫的鹽商,轉向了旁邊的藥鋪。

回到府里的時候,尚書府卻出奇的安靜,下人們都放緩了腳步,像是生怕驚了什么一般,看到這場景,溫晚不由得皺了皺眉,抓住一個下人問道,“將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那下人本欲做怒,一看是溫姑娘,卻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急急的說,“姑娘救命啊,今天夏參軍行急火燎的不知送來一個什么密折,將軍硬是要出去,回來時才走到紫藤花架前的石階就忽然嘔了一口血,昏了過去,有好幾次大夫都摸不到將軍的心跳了,溫姑娘你….”

順著下人手指的方向,那青石階之上,雖然看上去是水洗過了,但是依舊留著那一抹淡淡的淺粉,動人心魄。

溫晚神色驟變,提著藥快步向君無意的寢室走去。剛才聽到的哪個傳聞似真的卻也失了完全,蘇長衫結局如何她并不知道,然而那天君無意的確是不顧身體星夜趕到了蘇州,回來的時候他竟出奇不穿白衣而是一身戎裝,她寒著臉看著他進屋打算為他診脈,他卻衣袖一揮的關上了門。

星與月的光芒瞬間都被鎖在了門外,溫晚的心頭跳了跳。半明半暗的燭光下的君無意容顏似雪,眉間似乎還凝著月色下的寒意,青山蒙雪,玉帶流霜,嘴唇干裂而蒼白,汗水順著發梢滴落在銀色的鎧甲上,卻從里透出一抹殷紅。看著她慍怒的神色,君無意的眸子里也閃過一絲歉意。

“讓開,你既然自己已不要命了,我留在這里也沒什么意義。”溫婉有些賭氣的走向大門,她自問性子一向淡漠,什么也不在心上,即使是為了救一個人而被逐出了溫家,可是今天卻不知為什么,長久的焦躁之后卻看到他這樣子的回來,心里就總有那么一股怒氣積著,她走到門前,君無意卻沒有動。

她徑直的推開了門,君無意的身子卻似頓失依傍,沿著推開的半邊門驟然滑落,而門上正印著一道刺目的鮮紅。她接住了他的身子,整副盔甲在身的他有些沉重,然而血腥之氣從盔甲中透了出來,她終于知道他不尋常的穿了這鎧甲是為了掩飾什么。

“不要讓外面的人知道。”他昏過去的時候,只來得及對她說這樣的一句話,這讓她在聽到茶館傳聞的時候不禁有些疑慮,蘇園之內,哪個血漸三尺窗欞之人,究竟是誰?好在君將軍的身子,府里的人多少是知道的,說是病勢忽而轉沉,下人們也就信了。

走到房門之前,卻看到一個戎裝的將士一動不動的跪在門前,她已猜到,這大概就是那個下人口中的夏參軍了。

哪個年輕的軍人一看到她馬上跳了起來,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目光熱切沸騰著,火熱的注視著她,緊張的問道,“將軍怎么會忽然病的那么重。”隨即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悔恨欲死的神情,“若是知道將軍的狀況,就是天大的事情我也不會…”

溫晚不悅的掙開他的手,冷然道,“這怎能怪你,我今日才知,君將軍最厲害的不是行軍布陣,那演技才當真的天下無雙。”

夏參軍怔怔的聽著溫晚的冷言冷語,看著她進了門,又關了門,將所有人隔絕在那一扇小小的房門之外,心不由得又提到了嗓子眼,他忽然想起,如果蘇狀元現在在這里,那該有多好。

他打死也不相信將軍會對蘇長衫下手,如果說大家都只傳言是將軍殺了蘇同,那他就一定還沒有死。

蘇長衫,總是一個善于創造出一些意外的人,他相信這次也不例外。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蠻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