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大臣輪流研磨 爸爸和干女兒

日日擼日日擼 2020年05月13日 來源:互聯網 339 次 收藏

祁星憐和宇文踏上北上的路程。

   好懷念飛機、汽車和火車呀!祁星憐感慨著。這彎彎曲曲的路已經害死她了,讓她深刻體會什么叫做顛沛流離。就是一路顛著走。連像她這種本不暈車的人都開始吃不消了。

  原本在現代坐飛機只需要幾個小時,哪怕是火車也不會超過一天的旅程,卻已經走了十幾天仍只走了一丁丁點。得知這個事實后,祁星憐已經欲哭無淚了。

   唉!第101次嘆氣后,祁星憐終于忍受不住了。

  “我想歇一歇!”祁星憐提出建議。

  “再翻過一座山,就到城鎮了。到那里我們再休息,怎么樣?”

  “好吧!”只好答應了,難不成在樹林中露營不成!

   終于住進了客棧,可以享受一下了。顯然古代人沒有勤洗澡的好習慣。不過,祁星憐可是抓緊每一個機會,享受洗澡的樂趣。這不,剛住進來,就立即吩咐小二燒水。

  祁星憐住的是上房,透過窗子,可以看到遠遠的街道。只是,這街道似乎過于熱鬧了一些。按說,古人可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現在已經這么晚了,怎么還有這么多人?

   正在這時,小二進來了。

  祁星憐一把抓住小二,也不管他懼怕的眼神,直接問:“今天,外面怎么這么熱鬧?有什么事發生嗎?”

  “這位姑娘,能不能先放手,我快憋死了!”

  祁星憐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行為,急忙松了手,連忙道歉。想是自己這些天都憋壞了,要注意形象!

  小二拍拍胸口,喘了幾口氣,才說道:“姑娘是趕巧了。鎮上最有名的大師預言今夜將天降奇石,有緣人得到它可以長命百歲。所以,鎮上的人今天都出來,看看能不能得到它!姑娘,是不是也想去湊湊熱鬧?”

  算命!祁星憐可是不信這些。那些騙人的小把戲騙一騙無知婦人還差不多。不過,人多的地方就是熱鬧,去看一看也無妨。

  輕易的說服了宇文,想是他也認為祁星憐已經憋壞了。兩人向熱鬧的人群出發。

  實在是太擁擠了。不是中國的人口是在現代才劇增的嗎?怎么這里居然云集了如此多的人!

  想是長命百歲的噱頭夠誘人!

   等了很久,也沒見到什么異常現象。祁星憐倒也沒說什么,可是宇文卻有點不耐煩了。

  “咱們走吧,這肯定是騙人的!”

  “不,再等等吧!也許真的會出現什么呢!”祁星憐如是安慰著。其實,她心中大概有點想法了。所謂天降奇石---應該是隕石,也許真的是古人通過觀察星相推算到的時間。

   所以,她在等待。據她現有的知識,流星雨大概發生在午夜以后的概率比較高。

  功夫不負有心人!過了子時,天空開始出現一顆漂亮的星,帶著長長的尾巴,從天空滑過。人們開始激動,甚至有的人夸張的還跪地膜拜。只有祁星憐知道,好戲才剛剛開始。

  果不其然,漸漸的,流星越來越多,最后,猶如下雨一般,看得祁星憐好不爽快。在現代,空氣的污染,以及燈光的影響,已經很難看到這么漂亮的景觀了。(其實還是因為她比較嗜睡,一般不會等到午夜后爬起來去看什么流星雨的)

   好美呀!祁星憐還在回味當中。

   宇文卻一言不發。

  第二天一大早,祁星憐便被一陣敲門聲驚醒。

  誰!竟敢打擾她的美夢!祁星憐怒不可抑,憤怒的開了門,發現熟悉的身影,剛要開口罵一句,卻見他神秘的伸出手。

   祁星憐疑惑的看著,他慢慢的打開手掌,她赫然發現那居然是一塊隕石。

  “送你!”簡潔的話語。

  “為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喜歡?”

  “你昨天一直在看天空,我想你一定喜歡。而且,人們說,得到它可以長命百歲。”他說的有些吞吞吐吐。

  “那你自己為什么不留著?”感動,祁星憐已經不知道該問什么了!

  “只要你快樂,就好!”他卻鎮定的說出可以讓天下女人都無法拒絕的話語。

   祁星憐覺得眼淚似乎在眼眶中打轉,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狼狽模樣,她迅速的拿起石頭,轉身關上了門。

  宇文大概沒想到她會如此,傻傻的愣在原地。還以為自己不知不覺地得罪了她,正在懊悔。

  這時,卻聽到屋內傳來的聲音“謝謝,我很高興”。

 宇文這才放下心來。隔著門對她說:“我一會兒要出去辦事,你去嗎?”

“當然!”不會放過游玩機會的她滿口答應。

趕了好久的路,來到了另一個城鎮。

還以為是什么好玩的呢!原來是要視察情況!看來宇文家的勢力的確不凡,在這么一個小鎮中,都有它的分舵。

可是現在,祁星憐完全不明白了。瞅了瞅躲在門口外面將近五十米的大樹下的宇文和自己,祁星憐不得不開口了,“請問,我們現在這是在做什么?”

“當然是在暗中視察了!”回答的理直氣壯。

無力~“請問,你這樣,可以視察到什么?簡直像一個偷窺狂嘛!”哭笑不得。

“可是,如果我不這樣,進去一報上姓名,我想,就再也看不到真相,聽不到真話了。”

祁星憐真懷疑他是故意逗她樂的。太白癡了!

“你就不會假扮成別的身份,混進去嗎?”

“可是,就我一個人去,也許無法靠近核心力量呀!”

“那,我也去,總行了吧!”祁星憐只好想出此計劃。

“真的?可是你自愿?”

“當然!”還欠他錢呢!

“太好了,我就是這么打算的!”

什么?好像中計了?祁星憐憤恨的瞪了瞪他,他卻無辜的笑著,仿佛剛才的話并不是出自他的口。

既然答應了,也得打探一些情況再說。

“你為什么要讓我暗中行動呢?難道是這里有什么問題嗎?”祁星憐有些不解的看著牌匾上“正義分舵”的四個字。

“昨天,我私下打聽了一下。最近,這一帶不□□寧,似乎總是有年輕的男女失蹤,特別是長相俊俏的。尤其以這個鎮周圍的村里居多,。現在人們是風聲鶴唳,只要天一黑,年輕的男女就不敢獨自出門。”

哇!年輕男女?難道是有人有變態嗜好,收集美女孌童?祁星憐的腦中立刻展現出一幅類似春宮圖的畫面,實在是太刺激了。(想是受現代思想荼毒的太深了,誰叫現代流行什么BL和雙性戀呢!)

“你在想什么?”看出她的思維已經云游四海了,宇文不得不打斷她的胡思亂想。

呃!宇文什么也沒說,祁星憐自己卻臉紅了起來。搞什么?怎么思維這么齷齪。祁星憐罵著自己。

“我在想,什么人會把他們掠走。可有人要贖金?”

“奇就奇在這里。倘若是一般的綁架,應當向家人索要金錢的。可是卻毫無動靜。”

“確實是奇怪。但是,這應該歸這里的知縣管吧,和分舵有什么關系?”

“宇文家在四處建立分舵,不單是為了擴大勢力。也是為了了解當地的情況,以及處理當地發生的武林糾紛。可是,就有可能與官府發生矛盾。當然,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

“和官府聯手!難道縣令也是你們的人?”祁星憐脫口而出。

贊嘆的目光再次看向她。“聰明!正是如此。這樣,官府和分舵齊心,處理事情就方便多了!”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人們常說官商勾結~”

“停!什么勾結?這么難聽的詞?我們也是為了百姓好!” 

“好!你還沒說怎么回事呢!”

“如你所知,倘若這里發生什么異乎尋常的事,一定要由分舵上報。能解決的當然就解決。解決不了的總舵自會派人來調查。可是,此次這么大的事,非但沒有解決,還隱匿不報。想必事有蹊蹺!”

“而且,不但是分舵沒有說,恐怕是連縣令也沒有說吧!”

“正是如此,所以我才想查清楚。才需要你的幫忙!”

“好吧!那就從丫環試起!可是,不知道人家要不要丫環呢?”祁星憐有點懷疑計劃的可行性。

“這也是個疑點。最近,分舵在不斷的招丫環和仆人,試想一個小小的分舵,何需如此多的仆人,最可疑的便是以前的丫環仆人沒有一個出來的。”

好可怕!祁星憐眼前出現開膛手黑杰克的形象,似乎一把明亮的刀一下子就穿過她的胸膛,那人還邊擦拭著刀,邊舔著上面的血,邪惡的笑著。

冷顫!祁星憐抬起頭,眼中有著些許害怕。

仿佛明白她的感覺,宇文笑著說:“別怕!我會陪著你!”

有了這句話,祁星憐莫名的產生了勇氣。

“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宇文小聲的嘀咕。

“什么?”祁星憐沒有聽清。

“沒什么!今日先回去準備一下。明日來應征!”

“小如,把這兩盆拿去洗!”命令下了。

“是!”嗚~好可憐!有沒有搞錯!是應征丫環耶,怎么把她派來洗衣房,一連洗了3天的衣服,手都泡白了。小如--祁星憐仔細琢磨到底哪里出錯了?

那天~祁星憐陷入回憶中-

在王總管的面前站著大約十來個少女。

“你們聽好,從今天起,你們便是這里的丫鬟了。在這里,一定要守這里的規矩。少說話,多干事。明白嗎?”

“明白!”細如蚊子的聲音從少女口中說出。

“大聲點。怎么這么沒有活力!”

“是!”就屬祁星憐喊的聲最大。使得王總管都不禁瞟了她一眼。

“好,現在分配工作!”

王總管一一將她們分好。主要的是廚房,洗衣房等,似乎并沒有人被分到分舵主或其他掌權人的身邊。祁星憐暗自著急著。可她卻也細心的發現,王總管似乎問了每一個人“識不識字”,只是沒有人說會。所以當王總管問到她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答了“會”。成功的使王總管的眉頭皺了一下,又迅速的展開了,仿佛那只不過是錯覺一般。

祁星憐以為他定會派自己到其他處,沒想到他面無表情的將她分到了--洗衣房。

再次感嘆了自己的自作聰明,祁星憐只好趕著完成今天的任務。

好不容易洗完了小山一樣的衣服,祁星憐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傭人房。

可惡的宇文!居然還沒有來,自己已經在這里找了好幾天了,別說人影,連個鬼影也沒見到。還號稱要人接應!哼!找到他一定不原諒!

“你!明天來幫忙!”沒有料到王總管居然出現在這里。

“什么?”祁星憐顯然還愣在那里,沒有回過味來。

王總管卻有些不耐煩,“怎么這么多問題?總之,明天早上我會告訴你做什么的!”說罷,轉身離去。

莫名其妙嘛!簡直了!祁星憐直到現在還不明白發生什么事了。不過,好像是可以干一些除了洗衣服外的活了。也許前幾天是個試探。這應該是一個機會!

一晚上,她輾轉反側,卻怎么也睡不著。

第二天,成功的出現了熊貓眼。唉!歲月催人老呀!想當初,可是怎么也不會出現眼圈的呢!急忙用僅有的東西緊急處理一下,免得待會兒因為這個原因誤了大事。

這才發現,一共有四個人被叫來做事。總管還沒有來,另外三個人議論紛紛,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

“不會是要咱們去服侍大少爺吧!要是這樣,說不定可以飛上枝頭作鳳凰呢!”小甜似乎已經陷入自己的遐想中。

“省省吧,就憑你的姿色!哪配!”一個攜帶著嫉妒的聲音刻薄的諷刺著。

“你,那你以為誰行?你嗎?”不服氣的口氣,仿佛在譏笑對方不過是個丑小鴨罷了。

“你~起碼要像小如一樣!”話題一轉,將矛頭指向了她。

一臉的無辜狀,小如不可思議的指了指自己。“我?”見其他人直點頭。她連忙撇清:“我可沒有非分之想。應該緊著當丫環的本分。”

“難道你都沒想過其它的嗎?”

祁星憐重重的點頭,肯定著答案。

“怎么可能嗎?”

“什么可不可能?”一道嚴肅的聲音有效的制止了她們的對話。

“記住你們的身份!”說罷還拍拍祁星憐的肩膀,贊嘆她:“說的好!大家要向她學習!”

嚇得一身冷汗,怎么他走路不出聲,還好自己剛才沒說出什么!

“好了,叫你們來是因為這里要來一個尊貴的客人。派你們去服侍他。只是他的脾氣不是很好。要是得罪了他,小心你們的小命!”最后一句話,帶有著警告的成分。

噤聲!大家立刻安靜下來,畢竟生命誠可貴嘛!

“好了,你們現在就準備吧!”打發了她們,就在祁星憐欲轉身的一刻,總管叫住了她:“你,留下來,跟我過來!”

莫名的被叫走,祁星憐亦步亦趨的跟著總管。

彎彎曲曲的小路,已經讓祁星憐完全宣告迷路了。終于到了目的地,好像是一間書房的樣子。

“你識字!”是肯定不是疑問。

“是的,總管。”祁星憐畢恭畢敬的回答。

“你先來收拾一下這里,將各類書歸類。整理完后,在出去幫忙。記住,不要動書以外的其他東西!”

書?也許有什么可以發現的線索?祁星憐頓時覺得這個差事還不錯。

有幫上官凌飛整理賬本的經歷,這回單純的整理書籍對她來說簡直是游刃有余。

很快的將這些本子分好類!四書五經之類的放到一邊,單是整理出來賬本來仔細的看。想從中翻出一些蛛絲馬跡。

然而,看的眼都花了,仍然沒有看出什么問題。

算了,把賬本一扔。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日日擼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