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上強行被灌滿濃精 青梅竹馬女追男拒絕離開

王燕輝王燕輝 2020年06月21日 來源:互聯網 119 次 收藏

魔獸森林里管它是魔獸還是神獸,統統被小黑編入帳下,收做小弟了,連它老母都退出歷史舞臺了,基本上魔獸森林就是小黑的天下了。但據小黑說魔獸森林還有個冥頑不靈的非生物,就是住在森林最深處的死靈法師。

“老大,就是這了。”說罷,小黑立馬變成小貓大小鉆進我懷里。

前面是一大片的黑色煙霧,用靈覺探視一下,里面有三股不穩定的能量波動,應該是正在打斗中。

帶著傲和小黑走進了濃霧區域里,往前行了大約二三里,霧氣漸淡,眼前的景象卻是讓我大為咋舌:“靠!這不是人間地獄嗎?”

傲的面癱臉上出現了裂縫,懷里的小黑則緊緊抓著我的衣服,我明白小黑為什么沒攻下這個地了,作為他的老大我丟臉的說句實話——它膽小,估計它剛走到這就被嚇回去了。

這里到處都是骨頭,各種各樣的骨頭,四周的樹上掛著魔獸的獸皮爛肉,發出刺鼻的怪味,前方是由骨頭鋪成的一條路,路的盡頭是一個城堡,城堡的外形就像一個大骷髏頭骨。兩只眼晴就是兩個大窗戶,窗框也是用白骨做成的,城堡地外面有幾個骷髏兵出出進進的往里運東西,森林里不時有血紅的眼睛看過來,這完全可以勝任驚悚片的布景。

我停下腳步,眼睛直盯向某處“還不快出來,不要逼我動手。”隱藏在暗處的有一股陰暗的氣息,還有兩股氣息已十分微弱。

“老大,這哪有人啊?你不會病了吧。”小黑探出頭問道。

他確實算不得是人,呵呵。

“嘎嘎嘎……好本事”

從那里傳來一陣陰森的笑聲,只見一個身影從霧氣里浮現,漸漸地凝成一個人的形狀,只見這個人臉上慘白慘白的,兩只血紅的眼睛,鼻子尖尖地向前挺出老高,兩只耳朵沒有耳廓,張開的嘴里頭能看見七上八下的牙齒,

身上穿一件破了不能再破了的破爛法師袍,兩只手接在一雙長滿了綠毛的胳膊上面,這肯定不是人的胳膊,不知是什么魔獸的胳膊被他借用了。渾身上下發出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陰慘氣息。

真是長的奇形怪狀慘不忍睹啊!這已經不能說是隨心所欲了,這長的整個就是為所欲為啊。

“你難道不怕我嗎?我可是死靈法師。”

揪住小黑死命往我懷里扎的頭,把它吊在半空中。“切,不就是個死靈法師嘛,不就是會召喚幾個爛骷髏爛僵尸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屑的說道,“本來還對你挺好奇,現在看了你的樣子我急著跑……”

死靈法師斷章取義道“嘎嘎,怕了吧。”“怕你個頭,白癡,我是急著跑去吐。”

雖然死靈法師的智商是有很大問題,但這句話他還是聽懂了,那張慘白的臉綠了又綠。

“你找死。”死靈法師氣急了,一來就召喚出大量的死靈騎士和骷髏法師,指揮著它們撲來。

把發抖的小黑扔過去“小黑,這里就靠你了,傲,不許幫忙。”

無視小黑可憐兮兮的表情,身形一閃,來到剛才探測到的氣息處。

一個有著海洋的氣息,應該是海族的某生物,還有一個……

尖尖長長的耳朵?是精靈?!哇,走運了!精靈,精靈,不要讓我失望,我可全靠你來洗眼了。

激動的走過去,仔細的觀察著他的面容,美,真的很美!淡粉的嘴唇,清純的容貌,給人一種圣潔的感覺。

他的打扮倒是有點悖離他的形象。金色的頭發上裝飾著一串閃著微光的水晶,白皙修長的脖頸上掛

著一條彩色項圈,項圈核心是一個高級火系魔法晶石,白色的袍子上滿是黃金的環帶和鑲嵌著五彩斑斕

寶石的飾品。

再瞧瞧另一位,樣貌絲毫不差,水藍色的發絲泛著熒光,五官精致小巧,倒有點像是個瓷娃娃。

不過,看看他的裝扮與那位精靈也是不分上下。全身上下都在放光。

黑線,黑線!這倆人打扮的那是珠光寶氣十足啊!

探查了下他們的情況,發現是體力不支,耗費靈力過多導致的昏迷。

從黑色戒指中取出兩顆低品仙丹喂他們服下,并向他們體內輸入真氣化解丹藥。然后,抱著還在昏迷的兩只回到“戰地”。

“老大,救命啊。”剛到那,就見小黑依舊小貓狀被幾個骷髏法師追得狼狽逃命。傲則在一邊滿頭黑線的看著場中的貓追老鼠的戲碼。

“小黑,再不上,以后一滴酒都沒得喝。”

小黑一聽,著急了,肉可以不吃,酒不能不喝啊!

咆哮著奮力一奔,搖身一變,現出本相,有十幾米長,五六米高,周身黑光凜然,神氣大放。旋身凌空一躍,嘶吼著奔向那幾個骷髏和死靈騎士,直接把他們打成粉末,片刻間,死靈法師召喚傳來的東東就消失無影。

死靈法師當場愣在原地,“這是什么怪物啊?”

“敢說我是怪物,老大,我要揍他。”小黑先前的害怕蕩然無存。

“不用客氣,上吧。”

小黑齜牙咧嘴,黑色的毛發隨風飄揚,真是威風凜凜啊。

那邊死靈法師越看越心驚,也耐不住了,使出了殺招。

隨著一陣悠長的蕩漾于天地之間的咒語響起,大地之上裂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縫隙。從縫隙之中緩緩的爬出兩個丑陋的人形。

這兩個家伙都是牛首人身,一對紅色的眼睛里沒有一點生氣,身上掛著無數道鎖鏈,鎖鏈上燃燒著黑色的火焰。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是兩個‘死神奴仆’,手里提著巨大的鐮刀,上面燃燒著熊熊的地獄黑色火焰,那些都是地獄冥火。死神剝奪了它們的意志,將它們變成了最可怕的死士。這些‘死神奴仆’擁有不死之軀,它們幾乎是不可消滅的東西。

笑的真難聽,噪音中的“極品”啊。把兩位美人放在一側,說道“小黑上,辦完事,賞你瓶美酒。”

小黑更是斗志昂揚,沖上前去攔住兩個死神奴仆。這兩個大家伙也不客氣,揮動巨大的鐮刀一左一右橫切過來。小黑向上一跳閃開他們的攻擊,兩個大塊頭嘴里發出西瓜大小的冥火球向小黑飛過去。

小黑這家伙也跟我混的學聰明了(遷望天:是陰險吧!),兩個冥火球打到身上就被它吸收了,它卻慘叫著在地上打了個滾。那兩個死神的奴仆不停地把冥火彈打向小黑,這個家伙一邊滾來滾去,一邊美滋滋的著這些能量,要知道這家伙可是混沌之體,啥能量到他身上都能被同化了,大火焰對它來說也就被當作點心吃。不一會,兩個死神奴仆打出的冥火彈只有乓乒球大小了。

看這樣無聊的打斗,我都快睡著了。“行了,小黑,別玩了。”說著用手一指地,兩個死神奴仆地下裂開兩個東西狂叫著被送回地獄去了。這里小黑從天上落下來,打了個飽嗝,說道:“味道不錯,很純正的冥火。”

再看看死靈法師肯定是組裝時,下巴沒安裝好,只聽咔嗒一聲就掉地下了。死靈法師心情是極其沮喪,只不過他的那張僵尸臉上已經沒有表情了而已。我也是從他的靈魂波動知道他現在情緒很不好。(遷:廢話,任誰自己的必殺技被別人一招解決,也高興不了吧)

“喂,那個丑家伙,快把東西還給我們。”干凈朦朧的聲線,卻帶點火辣的味。

側身看向一旁已經醒過來精靈,金色的眸子閃著簇簇火焰。不似傲的暗金色,他的眼睛像顆透明的琉璃球,澄澈美麗。

“我說,死靈法師,你拿這位美麗的精靈什么東西了。”為美人打抱不平。

“憑什么告訴你。”死靈法師還真是坳上了,輸人不輸陣。

“這樣吧,如果你把東西還給他,我可以教給你一種超厲害的死靈魔法。”萬事和為貴嘛。

“真的?”死靈法師眼睛一亮(想象……),他可見識到了眼前人的厲害。

“當然。”和死靈法師飛向了亡靈城堡,走進屋里我差點沒吐出來,比起這,外邊就是天堂了,空間充斥著各種生物的冤氣,地上全是各種死尸,一張大大的解剖臺,上面正在躺著一具不知什么魔獸的尸體。桌子上擺滿了各種藥劑,墻上掛著的也是各種骨架。

我趕緊把吸血鬼的各種特別的修練法門傳授給死靈法師,拿了東西和他額外贈送的小禮品,狂奔而去。

回到原處,不等小黑問話,我是立馬就吐,受不了了,看來我的心理承受力有待加強啊。

正當我吐得暈乎乎時,美麗的精靈過來向我道謝,我扯出一絲笑意想向他回禮,無意間看到那包東西,我很直接的華麗的暈了過去,靠!又是閃閃的一堆——水晶寶石。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王燕輝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