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全棵身體 我的美艷校長陳淑嫻第二版主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4月22日 來源:互聯網 1255 次 收藏

看著與墨化作十尾金鳳,長明臉色立變:“北宴與墨!”

與墨似乎沒聽見她的喊聲,固執地沖向清刀。

清刀嘴角依然噙著冰冷的笑意,百盲刀毫不猶豫地甩了出去,當頭給了鳳頭一下,將與墨打落。

與墨突然挨了這么一下,維持不住真身化作人形往下掉。

陌蒔飛身而起,一把將與墨撈了回來。

這下無論如何也不能袖手旁觀了,畢竟知鬼死了,她只剩下與墨一個徒弟了。

長明手中出現了一盞燈,長長的燈柄如同白玉一般,上面刻著繁復的花紋。燈座呈八角,一塊塊菱形透明的晶石在八角的基礎上呈先蓮花的造型,中間圍著一簇白色的火焰。

這是長明的本命神器——八角玲瓏燈!

她握著燈柄,將燈化為劍,通身流光雪白,長明的氣勢立刻大增。

命運之神的怒火被點燃,便有毀天滅地之勢。

“清刀!”她憤怒至極的聲音響起,穿透了所有人的耳膜。

八角玲瓏劍勢如虹,九寒劍法八十一式變幻無窮,長明直接與清刀纏斗起來。

陌蒔查看了與墨的傷勢,發現并沒有多嚴重,想來他此刻暈厥是極怒攻心的緣故。

歲夜御著同塵匆匆趕來,長明和清刀已經過了不下千招。

清刀不愧是魔界最強的不死圣女,對上命運之神也絲毫不落下風。

陌蒔讓古櫻他們安頓好與墨,便也加入了戰斗。

古櫻把與墨交給了趕來的歲夜,和姜晝一起投身戰斗。

四人對戰清刀,其中兩位都是繼承了神位的古上神,清刀漸漸不支,在用百盲擋住了陌蒔的攻擊后,被長明鉆了空子,一劍刺中側腰!

清刀立刻退后,黑霧彌漫開來掩住身形,同時神識展開,和長明他們的神識做對抗。

“清刀大人!”清榕見她受傷,心頭怒火頓起,殺意洶涌。

陌蒔眼中有一絲不忍,卻很快消失。

對峙的場面很快被打破,問冰問雪雙劍合擊,從清刀后面突襲!

陌蒔掌聚靈力,一掌直向清刀打去!

八角玲瓏劍上萬千道冰棱向周圍散開,呈包圍之勢從清刀四周慢慢收攏。

似乎清刀今日,便要葬身此處。

千鈞一發之際,清榕忽然碎了手中長刀,將刀中力量全部吸收,身如流光飛進了四人的包圍圈。

“百盲刀魂,吾以身祭,賜予吾主,無上之力!”清榕最后的聲音響起,長明和陌蒔均是臉色一變。

清榕最后看了清刀一眼,目光中有不舍和眷戀,還有入骨的忠誠。

身祭百盲,灰飛煙滅。

我的清刀大人,清榕此后,再保護不了你了。

在百盲突然大盛的刀芒中,清榕的身體化作飛灰,歸入塵土。

百盲上傳來源源不斷的力量,清刀身上的傷口都沒了痛感。她在聽到清榕的祭語時神色微微一變,卻又很快恢復正常。

她終于可以啟動那個在玨央身上搶來的守山大陣。

她在圓山關等了這許久不破關而入,為的就是把古上神引來,然后啟動陣法。

不過歲夜這陣法改得也太惡心,除非十倍之力,否則陣眼更改后無法啟動。

他果真是個不世出的陣法天才,曦煌真是收了個好徒弟。

清榕對她的心思她一直都知道,其實長明那一劍她有本事避開,可只有挨了那一劍做出不敵的模樣,清榕才會以身祭刀。

歲夜這陣法雖然改得惡心,可若是能以十倍之力啟動,陣法之力便會百倍大增!

她便可以把到來的古上神斬殺在百盲刀下!

陣法之內,一切皆由陣主主宰。

可若是陣中之人實力高于陣主,陣中規則便如同虛設。

對于清刀來說,最好的便是不管長明還是陌蒔,實力都在她之下。

而他們四人不能合體,靈力也不能相融,變不能違背陣中規則。

似乎一切都在清刀的算計之中,她似乎永遠算無遺策。

可還是那句老話——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如清刀想的那樣,歲夜的確是個天才,按照神的年歲來說,也到了一展鋒芒的時候了。

給與墨治完傷再傳訊給玉良后,歲夜終于得空觀察戰場的情況。

在看到清刀啟動自己改良過的陣法時,他臉色微微一變,隨后在心里瘋狂嘲笑清刀:“果然是無盡魔淵那窮鄉僻壤里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光知道力量會大增就敢用十倍力啟動,知不知道陣法只能維持一刻鐘而且反噬嚴重啊?要是真有百倍力量增加那好事兒,還輪得到你來啟動?小爺第一個來!”

歲夜一邊在心中嘲笑,一邊掏出一把金針,御劍而上,隔老遠一根一根地往陣里甩——金針上有他刻的小符咒,可以隱匿氣息。

他看似漫不經心地亂甩,實則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扎進了大陣的一百零八大陣眼。

最后一針,是要扎進主陣眼才行的。

只要這根金針扎到清刀的大穴上,守山陣便破了。

他直接御劍入陣,古櫻和姜晝異口同聲:“你進來添什么亂!?”

歲夜沒計較師兄師姐的瞧不起,沉聲道:“我需要你們掩護我,我要把這根針扎進清刀的大穴。”

長明點點頭,陌蒔猶豫了一下,也點點頭。

古櫻和姜晝對視一眼,再次異口同聲:“你要我們怎么掩護你?”

“很簡單。”歲夜笑出八顆牙齒,“你們只要能牽制住她一瞬,我就可以扎進去。”

“你確定你能?”古櫻很懷疑。

“我說三師姐您能不能對我有點信心?我可是六界第一神醫,要是我都扎不準,誰能治得了那女瘋子?”他自信地抬了抬下巴道。

那“女瘋子”現在志得意滿地準備收割她的成果,用陣法壓制住了四人。

她并未察覺到歲夜已入陣,畢竟這陣法到底是歲夜改的,針對陣法的隱匿陣歲夜繡在了青色衣袍上。

而長明四人,則拿到了歲夜給的刻著隱匿陣的小木牌。

他們裝作被清刀壓制,實則等待著時機一擊必殺!

清刀全然不知情,提著百盲刀眼看就要砍中長明!

一樣的陌蒔突然發動,一掌朝清刀打來,清刀大驚,收回刀一個翻身避開。

古櫻和姜晝齊上,問冰問雪再次合擊,打了清刀一個措手不及。

清刀未來得及避開,腹部被劃開一道口子。

長明手握八角玲瓏劍再次使出九寒劍法,似乎要將天地撕裂的劍意再次涌出,劍身鋒利,直取清刀首級!

清刀下意識地橫起百盲轉身抵擋,背后卻完全暴露在秩序面前。

陌蒔眼里掙扎幾番,終是抬掌欲打下去。

清刀似料到了他要動手,突然轉過頭來,明澈的眼里滿含哀傷:“哥哥!”

這可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了,陌蒔猛然收掌,神色復雜地看著清刀。

“哥哥......”清刀又哀切地喚了一聲,眼神躲閃似是欲言又止,眸中的悲傷化作一句質問:

你真的要殺了我嗎?

陌蒔忽然就下不了手了。

腦海里有兩個聲音一直在喊叫:

“她是滿手殺孽的魔族圣女清刀,不是你妹妹陌夙!”

“她是你妹妹!不管她做了什么傷天害理十惡不赦的事,你們仍是至親!”

陌蒔猶豫了,歲夜看出了他的不對勁,手中金針立出,刺進陌蒔背后的穴位,強行把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陌蒔不再遲疑,掌風一動制住了清刀的動作。

金針飛來,直直扎進清刀肩上大穴。

陣法崩潰了,清刀承受著反噬。

似乎他們勝利了,清刀要束手就擒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

除了陌蒔。

他看著清刀墜落在地身影,忽然眼角微跳,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過了一會兒,清刀便用百盲支撐著站了起來,干凈的眼眸泛著冷光。

哥哥,我給你機會了,是你自己放棄我的,再一次......放棄我......

陌蒔對上她的眼睛,忽然明白了那份不安從何而來。

當年他們的母親創世神,將一半神力封印以備不時之需,另一半神力,一半給了創世神位代代傳承,另一半,就在清刀身上!

如今,清刀體內沉睡已久的創世之力,覺醒了。

當年創世神的一點私心,將在數萬年之后為她創造的世界帶來一場驚天浩劫!

創造這個世界的至高神,或許將間接毀滅了這個世界。

因果輪回,屢試不爽。

百盲刀睜開了九十九只眼睛,白金色的流光圍繞在清刀身邊,承受不住威壓的歲夜三人竟跪在了地上!

長明皺眉看著陌蒔,后者卻仿佛沒有知覺一般定定地看著清刀。

“走!”歲夜大喝一聲,也不管是不是以下犯上了,直接把長明和陌蒔連同古櫻姜晝裝進青玉鐲,隱匿陣法全開,沖出了威壓范圍。

他將與墨也裝進青玉鐲,御劍狂奔向江岳城。

清刀沒有追他們,火焰般的紅色長發讓她看起來如同地獄的鬼魅。

“破關!”她簡潔地對黑壓壓的一大片魔兵下達了命令。

魔兵氣勢洶洶,殺得援兵步步撤退,直破圓山關!

歲夜帶著幾人回到江岳城,立刻就反應過來江岳不能待了,通知了玉良讓她先帶受傷的玨央和姜曄離開。

自己則留下來和長明他們共商對策。

“江岳城是一定保不住了,但我們必須拖延時間,我已經將無夜城的護城陣法圖留給了白尋陛下,眼下我們必須拖延到白尋陛下布完陣法!”歲夜飛速說完,腿又開始隱隱作痛,他便用了最后一顆丹藥。

長明沒有看他上藥,一直看著陌蒔。

“她是陌夙。”長明問,并不是疑問的語氣,而是略平淡的肯定。

“是。”陌蒔低著頭,神情不定。

長明不說話了。

“她變成這個樣子......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她......”陌蒔自顧自地喃喃。

“不全是吧,秩序。”長明打斷他,“當年的事我有所耳聞,清刀她看不破,自己走上這條路,怪得了誰?”

歲夜聽得云里霧里,但看古櫻和姜晝也是這樣的表情,心里微微平衡了些。

“我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姜晝突然道,那張和姜曄極為相似的臉上露出了堅定的神色:“要主動出擊才行。”

“你別在這亂出主意,要打自己去打,主動出擊說得好聽,一不小心可能就是自投羅網!”古櫻瞥了他一眼,反駁道。

姜晝條件反射地白了她一眼:“女人就是顧前顧后的事兒多,像你這樣什么時候戰爭才能打完?”

長明涼涼地看了姜晝一眼,后者立刻噤了聲。

“咳,目前形勢對我們很不利。”歲夜見三師姐和四師兄快要掐起來,立刻出來插話道。

“就現在看來,剩下的援兵兇多吉少,我來的時候已經讓他們撤退了大半。清刀攻破圓山關,按照她的脾性,一個也不會留。”

“那就賭一次,賭我的陣法,能不能困得住清刀!”歲夜自信地揚眉,似乎過了這么多見,經歷了這么多事,他仍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夜小王君。

可誰都知道,不一樣了。

歲夜親自布下十八連環鎖魔陣,未假借任何人之手。

一切似乎萬無一失。

清刀生生抗住了反噬,老天爺似乎都在幫她——奉命占領凡間的第三圣女清瑤回來了。

“清刀大人!”看著清刀臉色蒼白的模樣,清瑤有些擔憂。

清刀卻毫不在意,命令道:“現在立刻帶兵攻打江岳城,給我活捉歲夜!”

清瑤立刻領命而去。

四下無人,清刀的表情立刻變得扭曲起來,她想:“真他娘的疼!”

清瑤此人并不完全可靠她是知道的。雖說她和清榕一樣,聽命于自己,可清榕效忠自己,而清瑤效忠魔族真君。

想到這里,清刀不禁露出鄙夷的神色。那魔族真君對自己猜忌太重,還力排眾議讓清瑤成為三圣女之一,專門擾亂自己的決定,真是愚不可及!

清榕若是不敵,定會奉自己的命令血戰至死。而清瑤若是不敵,逃命定比誰都快!

她露出一個冰冷且勢在必得的笑,清瑤就是個廢物,比清榕那對自己言聽計從的東西好不了多少。

這樣的廢物,注定只能成為自己的墊腳石。

事實證明,清刀是對的。

清瑤一上陣便對上了長明和陌蒔。

見來者不是清刀,陌蒔悄悄松了口氣,卻被長明看在眼里。

她什么也沒說,八角玲瓏劍直出,一個旋身飛到清瑤頭頂,當頭便打過去!

清瑤險險避開,吹起了一直拿在手中的玉笛。

尖銳的笛聲響徹戰場,長明晃神了一瞬間,立刻封閉五感,靠著靈力的感知使出九寒劍法最后一式,朝清瑤刺去!

秩序到沒有被這魔笛的聲音干擾,掌風凝聚,驚鴻掌一出,便把清瑤打了個翻轉使她趴在地上。

清瑤猛地吐出一口血來。

魔族第三圣女,實力遠遠比不上清刀,如何能敵得過命運秩序雙神合擊?

她心下快速思慮了一番,終于明白這就是個局。

布局的人,便是那位早看她不慣一直想除掉她的清刀大人!

“去你娘的清刀!”她低低地咒罵,眼神飛轉,化作黑霧欲走。

長明哪容得她逃?八角玲瓏劍化燈,燈焰的柔和光芒卻如同尖刀,所有的黑暗在這樣的光芒下都無處遁形。

清瑤很快現出了身形,秩序眼疾手快地一把掐住她的后頸。

“清刀我□□奶奶!”清瑤在心里罵道,可惜清刀連個父親都沒有,哪來的奶奶?

長明看著清瑤帶來的魔兵,掌上火竄出,成燎原之勢追得魔兵四散奔逃。

“走吧。”她御劍離去。

秩序抓著清瑤,把她帶回了江岳城。

歲夜剛好布完陣法,累得癱坐在地上,提著水壺生猛地灌水。

送完姜曄和玨央再趕回來的玉良實在看不下去,奪過他的水壺:“喝不死你是吧?”

歲夜抬起袖子擦了擦,咧嘴一笑:“你別說,還真喝不死。”

“你那陣法,真的有用嗎?”玉良不禁有些擔憂。

歲夜自信地點頭笑道:“相信我,我可是六界陣法第一人!”

玉良嫌棄地看了他一眼,“這么自信?小心到時候攔不住清刀他們,你這六界陣法第一人的名號可就保不住了。”

“嘖,”歲夜搖了搖頭站起來,頗有世外高人風度地背著手向前走了兩步,下巴很是倨傲地抬起,眼神里滿滿的滄桑感。

“無知小輩,陣法的高深莫測你怎會懂?陣法的世界里,稍有不對便會產生巨大的變數。我歲夜學了這么多年陣法,你清楚還是我清楚?”

他這高人的風度裝得實在做作,玉良真想上去給他腦袋開瓢。

長明他們回來了,玉良暫且忍了揍歲夜一頓的沖動。

“命運大人,秩序大人”歲夜立刻從超凡脫俗啥也瞧不起的世外高人變成乖巧的晚輩。

“秩序大人,”玉良先對陌蒔行禮,然后沖長明眨了眨眼:“長明。”

對于她這樣沒大沒小的態度,長明也算習慣了,并不多計較。

歲夜則像看稀奇一樣,驚愕地盯著玉良,后者回了他一個挑釁的眼神。

歲夜恨得牙癢癢,面對玉良的挑釁他似乎總是沉不住氣。礙于在命運秩序大人面前不好發作,他只得眼神攻擊玉良。

長明沒注意他們的小動作,讓秩序控制著清瑤,開始問話。

“魔族第三圣女,真君座下最忠心的狗,你怕不怕死呢?”長明聲音可以說是輕柔了,仿佛情人間的低喃,卻讓清瑤渾身發冷,輕微地顫抖起來。

他們果然還是小看了八大古上神。

“既然怕死,就說說吧,你們的內應是誰?”長明見此反應,步步緊逼。

清瑤突然不抖了,眼里浮現出濃濃的恐懼,似乎有什么東西控制著她的動作,讓她吐不出半個字。

長明皺眉,與陌蒔對視一眼,陌蒔立刻會意,一絲靈力順著清瑤的后頸鉆進去。清瑤似乎擺脫了什么控制,松了口氣。

“你身體內有東西,讓你無法說出那人的名字。”長明肯定道,“那么告訴我,那個人在神界,是何地位?”

她換了個問法,陌蒔手又捏緊了些,讓清瑤清晰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清瑤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她似乎明白了清刀的意思——她要攪得這六界不得安寧!

卻是以自己性命為代價。

那一刻,應該是清瑤人生中最清醒的一刻。恨意在心底瘋狂滋長,終究模糊了她的理智。

“我再問一次,那人在神界的地位?”長明面無表情地看著清瑤,碧眸深邃如潭水。

長明長得其實很漂亮,說是神界第一美女也不為過。雖比不上玨央的明艷,可那眉眼生得極是細致,碧眸似翡翠一般。

可她慣于板著臉,威嚴的氣勢隨身攜帶了多年,再怎么笑也有一股子不倫不類的感覺在里面。

她眸中似有刀光劍影閃過,屬于命運之神的威壓展開,清瑤只覺得面前的女子是一座無法跨越的高山。這座山只需要靜靜地立在那里,就可以令所有人膽寒。

她再次劇烈地掙扎起來,秩序牢牢地鉗住她的后頸,長明的威壓步步緊逼。

體內傳來翻涌的疼痛,清瑤眼前一陣陣發黑。

后頸出的靈力和體內的那股力量相碰撞,撞得她肝膽俱裂。

遠處的清刀似感應到了什么,眸中閃爍著興奮的光。

只要再給清瑤加一點力,她就會因為對自己的恨意把所有事都說出去。

清瑤這個人,對真君忠心,卻絕對不會放過任何打壓自己的機會。

只要讓她意識到這件事說出來對自己只有壞處沒有好處,清瑤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說出內應的身份。

到時候,事情就完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舊的時代終將過去,她清刀會用這雙沾滿了鮮血的手開創新的世界,所有的規則都將由她來制訂。

神界就像一個常年平靜的湖,湖下暗流涌動。而終將有一個人出現,親手將湖水攪渾,掀起萬丈波濤!

長明再問了一遍:“那個人,在神界的地位是什么?”

威嚴減輕,似乎在誘惑著清瑤說出那個答案。

體內的力量似乎加劇了暴動,卻并未傷及她的性命。

你這是要讓我明白,即使我身在曹營,心仍在你的控制之中么?

你不讓我說,你威脅我。

只要我不說出那個人的身份,你就會一直高高在上,你就永遠不會失敗。

不,清刀,我不會讓你如愿的。

在清瑤徹底失去意識之前,長明聽到了她的回答:

“在神界......至高無上!”

一石激起千層浪。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