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歐美老婦60 70 80 90 大掌從旗袍底下伸進去

阿達阿達 2020年05月24日 來源:互聯網 1276 次 收藏

等薛安全部好了之后又是三天后了,也已經慢慢的接受自己來到這個平行世界。既然上天給了他重生的機會,這次就會好好珍惜,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此時讓他頭疼得事情就是農忙季節,肯定得幫忙下田播種的活,但是已經換芯了,在前世薛安都許久不曾碰過這類活,已經算是半個城市人。那些什么犁田播種都是十幾年沒有碰過,十分生疏,加上這里播種方式十分粗糙,根本沒有二十一世紀的方便更是難上加難。

第一天讓他犁田,拿著鋤頭在天地里翻地,舉著鋤頭高高舉起落下,差點鋤到自己的腳,薛姆的在一旁看到他中舉動,嚇得心都快跳出來了。

“哎呦,你怎么這么鋤地的,這樣鋤到自己的腳來的。”薛姆趕緊上前制止他,手把手的重新教他怎么鋤地。薛安也是嚇了一跳,明明以前就是這樣把鋤頭高高舉起來就這樣鋤下去,泥土就翻過來了。

薛康家的用一個下午教會他鋤地,到后來才鋤有點像樣,干了一個下午,雖然這身板也是干慣農活的,但還是累得薛安夠嗆的,

第二天讓他播種,也是播的歪歪扭扭的。密的密,疏的疏,東一塊西一塊。根本就不像農家人會做的活,連七歲的薛靑干都比他好。

薛姆看了他干了兩天活,有著濃濃的擔心,真的是傷到了,不然以前小安子干活都是輕快利落的,完全不似這般模樣,他這樣不會干活有那個哥兒肯嫁他。

薛家村本來就是百來戶的小村,有什么消息也是一下子全村人都知道的,薛安傷到腦袋不記得人和事,變成一個不會干活的廢人,一下子就從村里邊傳開了,而且還越傳越壞,傷到腦子變成傻子一個。

村里心善人都替薛安可惜,本來一個好好小伙子為救人被摔倒腦子怎就變成了傻子,有些人家還特地教育自家的小孩,不要像薛安那么傻,遇到事有多遠躲多遠。有些人則幸災樂禍數落他逞英雄,看報應了吧。

不管村里邊的人傳得怎么樣,薛安干了兩天的農活就受不了。難道以后自己要過上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活干的多,吃的差,最主要還是干死干活的也就剛好餓不死而已。

想想都是醉了!

這天收完工之后薛安坐在院子前累得不想動了,心里思索著該怎么發家致富呢,不過看著村子都窮的響叮當,村里找出路還是比較難的,得到鎮上去。看來的得找個時間去鎮上看看有什么謀生。

薛家村是有著兩面環山,一面有著大片又不連著的池塘,以及小部分的耕地水田,基本上村里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既餓不死人又吃不飽的村落。

往北邊比薛家村更閉塞更窮大有存在,薛家村離鎮上只有一個多時辰的路程,靠近鎮里勤快的人都回去鎮上找工作,才有更多的賺錢機會。

“薛康,給我出來。”突然間門外傳來一陣囂張的喊聲。

這一聲喊打斷了薛安的思索,抬頭皺眉望去,是誰在喊,這么不客氣。

站起來,向外面走去,看到一個四十幾歲的男人,看服飾穿著應該是個阿姆,個子不高,青色的麻衣穿著也是穿著松松,兩邊有著斑白的頭發,小小的眼睛囧囧有神透露著精明,臉色兇惡,有著來者不善的信息。

“你是誰?”

“我是誰,我是你阿嬤啊。”這個老阿姆盯著薛安看,該不會真的成了傻子吧,連啊嬤都不記得了。

他也是這兩天聽到村里那些人說,他家二郎的兒子他的孫子變成了傻子不會干活了,于是過來瞧瞧。

看到他這種情況,薛老阿姆面上怒容叱呵道:“你阿姆呢。”

這時薛姆的也聞聲從屋里面出來,看到自己阿姆臉色不善的站在院門口,走上前去:“阿姆,你怎么來了。”

“我不來都不知道我孫子成什么樣,不要以為我康兒不在了,你就可以為所欲為。”薛老姆一上來訓斥人。“當初要不是你由著康兒去出海就不會發生海難,你是不是掃把星來的,克死康兒,現在輪到安兒都出事了,你怎么不去死。”越罵越厲害,本來薛老姆就不喜歡薛康取的這個哥兒,加上薛安出事之后,就把責任全都歸到他頭上去了。

薛姆也不頂嘴,任由他罵著。也知薛老姆也不喜歡他。

薛安皺眉,這人就是他奶奶,也不可能這樣罵他阿姆啊,再說我磕傷腦袋有好幾天了也不見有人來探望一下,看來關系也是不怎樣的。

“啊嬤,我沒事只是傷了腦袋,沒什么大礙。”薛安勸道。

“還不礙事,都不會干活了。以后我們家的農活該怎么辦”這樣家里就少了一口勞動力,雖然他們一家是分家了,但是每到農忙的季節,他家的那些農活都是他倆包了一大半的。

薛安一聽頓時不好了,感情當我是免費的勞動力,使勁的用,還以為是來關心他的身體情況的,心一下子就涼了。

本來還有愧疚畢竟自己占據了這具身體,到這里還什么都不會,看來原主也是被人欺負慣的,任由他們使喚,現在換芯了,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阿嬤,我也是好好的,不老你操心。既然你沒什么事情就可以先回去了。”薛安冷冷道。既然不是什么好親人,就不要怎么給好臉色對待。

因為前世的時候,他家也有一堆極品親戚,父母很早就車禍過世了,然后有些親戚明面上對他極好極好,但是暗地里也在謀奪他父母留給他的遺產。如果不是有外公外婆護著,那些親戚早就瓜分了他父母留給他的財產,因此對這些人他也從來都不會客氣的。

“看看,看看,以前小安子都不會這樣跟我說話。還不是你這掃把星教壞的。”一看這態度薛姆頓時氣炸了,曾何時這個孫子敢這樣跟他說話,本來這孫子也不討的他多喜歡,勝在他干活勤快,性格木納好使喚聽話。

平時對你言聽計從的人,突然有一天對你不敬重了,還開始頂撞你,能不氣翻,本身在薛老姆的性格也是潑辣之人,家里的孫子哥兒媳婦都不是被他管得服服帖帖的,除了薛老二娶了她不喜歡的薛康之后,強烈反對他家老二都是要鐵了心要娶席哥兒。

“小安子,怎么跟你啊嬤說話的。”薛康家的也是沒想到平時很孝順的沉默寡言的薛安會頂嘴,雖然在平常人眼里這也不算頂嘴了。

“誰在哪里。”薛安叫喊一聲,轉眼看到籬笆哪有個人偷偷摸摸往里邊看,又不進來。

薛康家的和薛老姆也轉過頭看過去。

看到大約十歲左右的哥兒現出身來,瘦小的個子,臉黃肌瘦,穿著衣服也是松垮垮的補丁很多,但是臉龐挺清秀的,一雙眼睛更是閃亮有神的,只是現在有著躲閃的害怕的以及愧疚?

手上拿著一條不大的鱸魚用草繩拴著,離了水還在生猛的蹦跳。

“林哥兒?”薛姆看清來人喊道。

“就是你這哥兒害的我家小安子變成廢人不會干活。你還有臉來這里。”薛老姆一步上前去扯住林哥兒的衣服。

“我……我是來看看薛安傷的怎么樣的?”林哥兒看著薛安小聲的說道,眼里更是滿滿的愧疚。如果不是他,薛安就不會變成傻子了。“我……在河里摸了魚,給薛安補補。”雙手奉上那條鱸魚。

“一條魚就像打發我們,告訴你沒門。”薛老姆伸手打掉他手里的魚,就想用一條魚打發我們,請大夫的錢都不值這個數了。“告訴你們沒有一兩銀子賠我們,就去衙門告你們。”

林哥兒看著在地上蹦跶的魚,眼睛都紅了:“對不起,我會努力掙錢治好薛安的病,好不了我會照顧他一輩子的。”他也知道自己自己做再多事都是于事無補的。

薛安看著這個小豆芽的哥兒,原來就是他害的原主掛掉的。不過就這小身板還要照顧他一輩子,自己都還需要被人照顧的,不過說明他也是有心的,不會不聞不問來推卸責任。

剛剛看他的手腕都是些傷,看來是在河里摸魚時給擦傷的,現在真是四月份天氣,初春剛開始,但是寒氣還沒消掉,他也下去摸魚就不怕凍傷自己。

“好了,阿麼,我不也是沒事嗎,不用賠償。”上前勸導薛啊嬤,一看就比我現在的家還窮,怎么可能有銀子還錢呢。

“不能就這樣算了,我去找你酒鬼爹算賬。”薛老姆知道找林哥兒是沒有用的,說著就就向外走去。趕緊去討回那一兩銀子。

“阿姆,不用了。”薛姆趕緊上前阻止。

薛姆知道這林哥兒也是苦命的娃。父親是粗暴喝酒之徒。每天一有錢就去買酒喝,喝醉之后還動手動腳的打人,林哥兒幾個都靠他阿姆拉扯大的,也不容易。

林哥兒算得上是全村最窮的一家人。經常還吃不上飯那些,有時還要靠村里的人接濟一下。因為他老爹的不爭氣,林哥兒兄弟幾個也是在村子里受傷到欺負。

這次就是原主薛安看不過村里那些以大欺小的欺負林哥兒,跟他們起來爭執,被推到河里去。

幸虧被人發的早,不然真的是掛了,事實也是掛了,都換人。

“什么叫不用了,怎么也得叫他賠錢。”薛啊嬤蠻橫的剝開他的手就往外走。

這筆賬怎么都得從他的酒鬼老爹身上討回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