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紫腫脹龍根直直進入白熱 妾跪著伺候請安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3月20日 來源:互聯網 484 次 收藏

千石清純不愧是全國級別的選手,實力確實很強,撇去對他的偏見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對手,不過桃城的實力也不弱,而且他才二年級,越是強勁的對手越能夠激發他的爆發力和潛力。手冢在部活的時候也是不止一次親自與他對決來以此提升他的實力。

而千石就像一只狐貍,不讓人知道他內心的想法,卻總能在不經意間給予對方致命的打擊。和他們那坂田教練教練一樣,看起來無害,其實陰死人不償命。當然后面這句話是龍騎教練說的。

兩人來來回回不分上下,倒是把觀眾們弄的提心吊膽的。只不過桃城那家伙早就不是大家看到的那種實力了,在他反擊的時候。手冢破天荒夸獎了一句:“做的不錯嘛,隱藏實力的家伙。”表情甚是欣慰。

七月偷笑不已,你這種哦多桑的即視感是怎么回事啊。

最后桃城贏了,歡呼!

“伴田,我輸掉了,抱歉。”千石清純走到教練面前報告。

“在決賽前遇到他可能是好事呢。”

“恩,他的確很強。”

“幸運千石君,不愧是我們學校的王牌呢,不過...對啊,那家伙是二年級,而且左腳還抽筋呢。對啊,抽筋啊?”伴田瞇著笑的一臉和善。

“所以說伴爺,我不是道歉了嗎!”千石一臉尷尬。

桃城抽筋了還堅持贏下了比賽,七月獎勵了他十張m記的優惠券。真是給她長臉了啊,阿桃。

贏了比賽的桃城一臉大爺:“我有點口渴了呢,學姐。”

“啊,這樣啊,乾這里有改良版特別黃金超強混合新型乾式果汁。請用...”七月瞇著眼亮出一口白牙并從乾手里接過一個不透明的杯子。

“惡,還是算了吧!”桃城立馬一臉反胃。

下一場是越前龍馬對亞久津仁的第二單打對決。

“上吧,龍馬,讓他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七月眼里是熊熊烈火,幾天前的屈辱歷歷在目。

“就算輸了,下一場是手冢,放開去打吧。”乾的聲音也冷冷的。

手冢用信任的目光注視著越前:“交給你了。”

“老頭子,只要我贏了我這一場就行了吧。”

“對。”

“網球這種東西,是絕對不能讓我打起精神來的。”亞久津面無表情的上場了。

看著場中對峙著的兩人,眾人還是非常擔心,畢竟那家伙比龍馬壯實太多了。看樣子估計是經常打架練出來的,暴力啊,暴力分子。

河村告訴龍馬不要上網前去,以亞久津的性子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來,可是龍馬偏偏第一局就開始發球上網。

沒辦法,龍馬就是這么任性,亞久津倒是沒有做出什么暴力的舉動,不過下一秒,伴隨著龍馬的一聲“抽擊球a。”

“啊0.0...”眾人就看見網球正正的砸中了亞久津的臉部,這是砸中鼻子了吧...那么近的距離打出抽擊球,一定很有力吧...

而另一邊偷看的越前南次郎則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哈...”

是的,南次郎聽說有人打傷了他的兒媳婦?氣的大呼小叫。是哪個家伙這么不尊重網球,竟然還用石頭來打美少女。于是他穿著一身奇裝異服偷偷溜進了比賽場地。看見自家兒子狠狠地一擊,自然是歡欣鼓舞。

“哦,抱歉抱歉,不過...”嘴上這么說著實際上一點都沒有抱歉的樣子的龍馬用球拍指著亞久津。“這就是你輕視網球的下場,剛才那沒什么大不了的一球是報荒井前輩的份,接下來還有學姐的。”

亞久津怒極反笑:“哈哈哈...”

他站起身,居高臨下的望著龍馬,眼神兇惡的猶如惡魔:“你已經,死定了,小鬼!”

龍馬笑的挑釁:“這句話奉還給你。”

河村在一旁緊張的注視著亞久津的一舉一動,此時見亞久津擺出了一種奇怪的姿勢。他道:“亞久津他,開始認真了。”

果然,輕松接下了龍馬的外旋發球,雖然姿勢很奇怪,但是攻勢凌厲。反應和力量都變得超強,像野獸一樣。

龍馬也不是省油的燈,你追我趕,到最后變成了兩人盡情的享受比賽的表情,放下了所有對決的初衷和理由,只是享受著打球的快樂。亞久津的執著,越前的勇氣,年少時的爭強好勝,是多么美好的青春啊。

他們用盡了所有招式,褪去了所有鉛華,憑借著燃燒斗志在拼搏。

“是我贏了。”就算被亞久津提著領子,越前也絲毫沒有懼怕,他仿佛天生不知道怕字怎么寫。“不過你也打了場漂亮的比賽呢。”

“哈哈哈...”對視良久,亞久津大笑著放開了他。轉身道:“網球也不是那么無趣。”

最后,在圍觀同伴下的歡呼中,青學獲得了準決賽的冠軍。亞軍是山吹,季軍是銀華,第四名是不動峰,第五名是在附加賽勝出的冰帝。圣魯道夫則是輸給了冰帝的那一支隊伍。

哦,跡部大爺終于有機會露臉了。

激動的圍觀群眾:“啊,不愧是冰帝,好厲害。”看來冰帝很有人氣。

他華麗俊美的面容在紗織小姐的鏡頭下閃閃發光,低沉迷人的聲線說著:“那是當然的,對吧樺地?”

“恭喜了,跡部君。”經過上次的失利,她想冰帝應該已經意識到輕敵的后果不會再大意失荊州,如果與全力以赴的冰帝對上,恐怕會打的非常艱難。

“你好,跡部君。我是幸村柔,跡部君果然如傳聞中一樣華麗呢。”幸村柔露出可愛的笑容眼神閃亮的看著跡部。

“啊嗯,本大爺當然是最華麗的。”贏了比賽的跡部大爺看得出來心情還是不錯的。

“你們青學什么時候又多了一個經理了,我們也缺個經理呢!不如七月轉來冰帝好了。”向日岳人和七月因為經常光顧同一家蛋糕店而熟識,兩人經常互相分享優惠券和推薦新口味。久而久之岳人就產生了七月如果和自己同校就好了的想法。

今天剛好看到多了一個幸村柔在殷勤的端茶遞水,頓時覺得這個想法很好。而且七月也不會像那些花癡女生一樣惹的跡部不高興,做他們經理最適合不過了有沒有!最重要的是不用再拉著忍足陪他去買蛋糕了,那家伙只會和美女搭訕,慈郎又只會睡覺,除了吃東西的時候。

“呀嘞呀嘞,岳人,挖人墻腳可不好哦,不過如果是七月醬,我是很樂意哦。”忍足郁士在一旁助攻的朝七月這邊拋了個媚眼,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樣子。

桃城和菊丸頓時不滿了:“什么啊,經理絕對不要理他們!”

“就是啊,七月醬是我們的喵!”少年你這話有點曖昧。

“好了,他只是開玩笑的。”這個節骨眼上你還真當真了,不過誰又知道以后竟會一語成箴。

“七月七月,跟我們一塊去吃飯吧!”向日岳人擠開扒著七月左手臂的七月,邊說邊挑釁的看了菊丸一眼,氣的菊丸跟他橫眉豎眼。看來這兩個團寵級別的家伙不怎么對盤。。

“誰要跟你一起去吃飯啊!”

被兩個紅發少年的斗嘴逗的哭笑不得,“跡部君不介意的話就一起吧。”

“啊恩,本大爺沒意見,走吧。”于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烤肉店出發。扎眼的引起無數路人的目光,好在烤肉店離此地不遠不一會兒就到了。

幸村柔一路上都在和冰帝一群人聊天,眼神時不時飄向跡部,那個華麗如驕陽的少年。確實有著非常吸引人的魅力,不論是家世還是什么,光看臉就能夠俘獲一大批少女心了。不得不說幸村柔眼光挺好,畢竟她哥哥也是超級帥的。

烤肉店的老板很熱情,大概是被這群青春洋溢的少年給感染了,臉上一直帶著爽朗的笑容,七月看著嬉鬧的朋友們,不禁想起了自己以前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的時候,那時候的她,臉上大概也是那種笑容吧。

她托著腮看著幸村柔美好的笑臉,她好像總是能很快和別人熟悉起來。不像自己,總感覺沒有融入這里。怎么這么熱鬧的氣氛,反而有些惆悵呢。

“發什么呆呢,再不吃就沒了。”腦袋被人輕輕敲了一下,跡部景吾手里拖著一盤剛考好的牛肉。“這可是本大爺特意訂的英國空運的特級牛肉。”

“啊,謝謝,味道很棒呢。”夾起一塊嘗了一口,很美味。聽說跡部小時候是在英國長大的,這吃東西也這么講究,反正對于她來說牛肉就是牛肉。

“本大爺的選擇當然是最華麗的。別動,你臉上沾到油了。”

“在哪里?”七月想伸手抹掉,卻被愛干凈的某人嫌棄的制止了,用濕巾代替她擦了擦。兩人一時間距離有些近,第一次發現原來跡部不只是霸道囂張,還是很紳士的。而且...“跡部君,你的皮膚真好。有什么保養秘訣嗎?”

本來有些粉紅地氣氛瞬間被這句話打破了。“本大爺天生麗質,你是羨慕不來的!”跡部翻了個華麗的白眼,一時間有些沒好氣道。這話倒是真的,畢竟是從小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大少爺,從小錦衣玉食。也的確對得起天生麗質這個詞。

這句話讓一旁的忍足侑士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這樣的跡部實在有趣。旁邊的空氣突然變得有些冷冽,他回頭看了看,接著又神秘兮兮的在兩邊來回打量,弄得向日岳人一頭霧水。

聚餐結束,眾人也各自回家。跡部家有車接送,于是眾人提出兩位女生由跡部一塊送回家。

“不用了,我家離這里又不遠,自己回去就行了。剛好消消食。”七月擺擺手拒絕,倒是幸村柔住的有點遠。于是她笑道:“那就麻煩跡部君了。”

跡部對于七月的不識相很是不滿,于是傲嬌的手一揮就載著幸村柔和冰帝隊員走了。

青學的也在分岔路口告別,不二則搭了他姐姐的順風車回去。話說不二姐姐真是個大美人呢,同伴們看見車窗搖下來的時候都驚訝無比。

一天也在黃昏的余韻中過去了。接下來也不能放松,后面的對手會越來越厲害。但是還是得囑咐大家好好休息,不要過度訓練。回到家之后繼續向柳生發郵件請教一些醫書上的問題,讓柳生直呼要是他們隊也有個這么勤勞的經理就好了。

是啊,她也覺得自己很勤勞,不過從幸村柔來了之后自己倒是好像從經理變成隊醫了,好像只有這樣不停的忙碌著,才覺得自己還好好的活著啊。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