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進去后找尋敏感點_媽媽的衣柜里有一層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5月21日 來源:互聯網 648 次 收藏

秦寒笙看著滿臉委屈的顏若晴,臉上沒有絲毫憐香惜玉,拉著江翩翩又要離開。

江翩翩再次無辜的看著秦寒笙,“秦寒笙,你快點放開我,你又要帶我去哪?”

秦寒笙沒有理會江翩翩,拽著她往前走。

江翩翩的另一只手忽然被另一個男人抓起,江翩翩疼得大喊:“疼疼疼,你們是要將我撕碎?然后好繼承我的財產嗎?”

那男人立馬松開了手,秦寒笙也是連忙放開了江翩翩。

江翩翩左右各瞪了他們一眼,一臉不滿的說道:“你們把我當成什么了?”說完還嘟嘟嘴。

接著看了一眼那個笑出聲的男人:“你誰啊?”

“我是你的青哥呀!”顏越青正兒八經的說:“你不記得我了?”

親哥?她還有個親哥?她怎么不知道?

江翩翩問道:“親哥?咱爸什么時候又認了個兒子了?”

顏越青哭笑不得,解釋道:“不是親哥,我是顏越青,綠水青山的青。”

江翩翩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呀,原來是我誤會了。”然后看著顏越青捧腹大笑。

秦寒笙看著嘻笑的兩人,臉已然已經成了一塊黑炭,他想掐死這女人。

“跟我走。”秦寒笙聲音極冷。

江翩翩本就很不爽,她說:“憑什么跟你走?你說,”

最后幾個“走就走”還沒說出口,就聽到江翩翩驚慌的尖叫一聲,朝顏越青那邊倒去,顏越青反應迅速,一把將她拉入懷中。

江翩翩的話在秦寒笙聽來就是“憑什么跟你走,你說?”

又看到江翩翩往顏越青懷里鉆,他頓時火冒三丈。

“夏小姐這是多缺男人?這么快就對著別的男人投懷送抱了?剛剛不是還,”秦寒笙想說,“剛剛不是還和我那么忘我的接吻,”

想到江翩翩往顏越青懷里鉆,他的心猛的抽了一下,將后面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秦寒笙拳頭緊握。

江翩翩腹誹:你妹啊!你才著急投入別人懷中呢!我明明是崴腳了好嗎?她朝自己的腳看去。

崴到的那只腳明顯已經紅腫,秦寒笙也順著她的眼神看去,才后知后覺,剛剛她是沒站穩。

秦寒笙的眉頭皺起。

秦寒笙剛想伸出手去扶著江翩翩,顏越青卻已經直接蹲了下去,給她揉搓受傷的地方了,他無處安放的手才又縮了回來。

“你走吧,我不想在看到你。”江翩翩抬頭,想起秦寒笙剛剛說的傷人的話,她委屈的噘著嘴生氣的看著秦寒笙道。

“我,”秦寒笙話還沒說完,江翩翩直接開口說道:“你別說了,你說得對,我就是著急往別的男人懷里鉆,就是急著投懷送抱。”

江翩翩想了想,又繼續道:“這些男人可以是任何人,但絕不可能是你,秦寒笙。”

絕不可能是你。

這些話,一字一句,像一陣鋒利的劍雨,直直插入他的身體,他的心臟,讓他久久不能呼吸。

顏若晴看著兩人鬧得如此不堪,她見縫插針:“寒笙,既然夏小姐不需要你,我們走吧,這里有我表弟就行了。”

她走到秦寒笙面前挽起他的手,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笑容,又回頭對顏越青說道:“越青,夏小姐就麻煩你了,我和煜祺先走咯。”

秦寒笙還沉浸在江翩翩剛剛的話語中,任由顏若晴拉著他離開。

轉彎后,秦寒笙甩開顏若晴,自己一個人離開了。

也沒理會顏若晴臉色的變化。

江翩翩只是看到手挽手離開的兩人,心莫名覺得很空洞,她隨即苦笑一聲,小聲喃喃道:“這又和我有什么關系呢!”

“你說什么?”顏越青問道,又想起她腳上的傷,對她說道:“我送你去醫院吧。”

江翩翩搖搖頭:“不用了,我回去養養就好,謝謝你。”畢竟她其實真沒記得這個男人是誰,剛剛也只是氣氣秦寒笙罷了。

可是,怎么看到他和別的女人離開,她會莫名的這么傷感?

這時候,剛好來個出租車,江翩翩和顏越青簡單道別后,上車回了家。

到了夏家別墅,這時候爺爺奶奶都已經睡下了,不然,還好,他們又該擔心了。

江翩翩費了好大勁,終于洗漱完畢,找出藥箱給傷著的腳消毒上藥以后,躺在了床上,她本來以為自己這么累,會很快睡著的。

但現實并非如此,每當江翩翩閉上眼睛,她就會想到剛剛和秦寒笙之間鬧的那些不愉快。

“夏小姐這是多缺男人?這么快就投懷送抱了?剛剛不是還,”

江翩翩想到秦寒笙說的這些話,和秦寒笙說話時候的神情,她心就莫名開始堵塞,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所以,他后面到底是想說什么?想說她水性楊花?一邊和他接吻,一邊釣著他,又去勾引別的男人?投入別的男人懷中嗎?

江翩翩想到這些秦寒笙可能說出的話,她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了出來,“原來,在你眼中的我,竟是這樣的人嗎?”

更讓江翩翩覺得奇怪的是,她為什么會突然這么在意秦寒笙說的話?

想著想著,也不知道想了多久,不知何時沉沉睡了過去。

江翩翩一直在家養傷,轉眼已過一個星期,恰逢顏若晴生日,因顏家的地位,夏家肯定要賣這個面子,所以,夏家長輩讓江翩翩代表夏家去參加。

江翩翩是很不樂意的,只是爺爺奶奶年世已高,夏啟明又要處理公司的事,所以必須由她去。

江翩翩隨便穿了一件淺色連衣裙便了出門。

生日宴會上,江翩翩本就興趣缺缺,到了宴會后便找了個角落坐下,一心等到宴會結束后離開,這樣她也算是完成了夏家長輩交代的任務了。

“夏小姐,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呢,秦寒笙在哪,你就跟到哪。”一個女聲不悅的說道。

江翩翩抬頭,是顏若晴?陰魂不散?他在哪?我跟到哪?

江翩翩只覺得她這話很好笑,想著算了,懶得理會顏若晴。

只是自顧自的品嘗著桌上盤子里的水果,跟誰過不去,也不能跟吃的過不去,這是江翩翩的原則。

“我警告你,你最好離煜祺遠點,他是我的。”顏若晴也不拐彎抹角,想起上次在她家受的委屈,她就無比憤恨。

江翩翩笑了笑,問道:“你很怕我搶走秦寒笙?”本來沒有搭理顏若晴的打算的,但看到顏若晴沒事找事,她就想逗逗她。

顏若晴拿起一杯紅酒,走到江翩翩面前走了走:“煜祺是我的,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識相的話,就離他遠點。”

江翩翩忍不住笑出了聲音,她對顏若晴說:“呵呵,我離他遠點?你應該告訴秦寒笙,讓他離我遠點。”

“你,”顏若晴氣憤的看著江翩翩,她這是在向自己炫耀秦寒笙對她的好?

“就憑你?你別以為你有了夏家,煜祺就會愛上你,我告訴你,就算灰姑娘披上白雪公主的外套,也遮掩不住,灰姑娘身上貧賤的品質。”顏若晴嘲諷一笑。

“我根本就不想要秦寒笙,所以你做這些,都很多余。”江翩翩先是看了一眼陽臺上抽煙的秦寒笙,然后又平淡無奇的看著顏若晴。

接著說道:“我如果真的有心想搶走秦寒笙,現在,秦寒笙就已經和我在一起了。”

“你敢!”顏若晴聽到江翩翩這么說,她先是很憤怒,隨后又像是聽見了什么笑話那般:“你以為你是誰啊,像你這樣的女人,他根本就看都不愿意多看你一眼,你也太把你自己當回事了。”

“要不,我們試試?”江翩翩半開玩說著,她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然后朝陽臺走去。

顏若晴下意識的一把抓住江翩翩的手腕,本來力道不大,江翩翩卻突然尖叫出聲。

陽臺上的秦寒笙聞聲回頭,便看到顏若晴抓住江翩翩的手緊緊不放的畫面。

秦寒笙大步走到兩人面前,他冰冷的眼神投向顏若晴,顏若晴顫抖著趕緊放開江翩翩的手。

“她有沒有弄疼你?”秦寒笙溫柔的看著江翩翩,關心的問道。

江翩翩面對秦寒笙突如其來的關心,她鼻子酸了酸,不自覺說道:“小祺祺,我沒事。”

秦寒笙聽到這聲“小祺祺”,像是觸電了一般,他后背傳來一陣僵硬,這是,翩翩?

“翩翩,”秦寒笙回頭看向聲源處。

顏若晴心里一慌,趕緊把江翩翩的手松開,江翩翩趕緊跑向秦寒笙,像是受了天大的驚嚇那般。

“翩翩,”秦寒笙看向江翩翩,他本能的想要把江翩翩拉進他的懷抱,可他的手伸到半空中,又不安的縮了回來。

他害怕,害怕這像他的錯覺,一碰她,她就會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寒笙。”江翩翩見他沒有反應,知道自己的目的 達到了,她又輕喚了一聲。

“翩翩,真的是你?”秦寒笙問,聲音里帶著不易察覺的哽咽和不安。

江翩翩點點頭:“嗯,是我,我回來了,小祺祺,我好想你。”她神情對他凝望。

下一秒,秦寒笙擁她入懷:“翩翩,你真的是翩翩,是我的翩翩。”

江翩翩沒想到,秦寒笙反應會這么激烈,她只是想氣氣顏若晴罷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