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大雞巴 迷霧森林高真源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3月29日 來源:互聯網 393 次 收藏

喬凝也不意外,大方一笑:“嘿,那我這是徹底沒希望了唄。”

俞毅柏打圓場:“喬凝你別聽他瞎說,李祺對他那個夢中情人到了一種癡迷的地步。我們就覺得你挺好的,彭沛,你說是不是?”

彭沛豈能放過這個拍馬屁的機會,跟在旁邊一個勁兒點頭夸贊,差點沒把喬凝給吹到天上去。

李祺情商可算回歸到了大腦里,歉意地對喬凝笑笑,不再說話。

那邊陳亮燁跟姚欣看他們聊了半天,過來詢問:“咱們走吧?”

于是一行人分別攔了兩輛車去那個酒吧。

坐在出租車里,后排的彭沛拉著李祺問:“李祺,你什么時候有了個‘愛人’的?毅柏知道我都不知道,藏的夠深的啊?”

俞毅柏說:“我不知道。我剛才是順著李祺的話往下說的,總不好讓人家一個姑娘太尷尬。”

李祺笑笑沒說話。

彭沛接著說:“你說你也是,人家是個妹子,你怎么說話那么不客氣?平常看你也不像這樣沒腦子的人啊?”

李祺再次很直接地開口:“因為他就是比喬凝優秀的多,我不能在這種事上撒謊。”

他當年可吃過這樣的虧。

酒吧方程門口。

曲安安一早就等在了這里,不時的往群聊消息里發著什么,又一會兒一看時間。

她再次抬起頭,可算等到了人。

曲安安皺著眉埋怨道:“老大你可算來了。之前咱們的活動你不來就算了,今天怎么還遲到?”

何凈揉揉右邊肚子胯骨的位置:“就這么一會兒你就等不及了?不是開會的時候我等你們十分鐘了。”

他出了圖書館后吃了倆冰棍被弄得胃疼,臨時在家里找了兩片止痛藥吃了才趕著時間過來的,能到已經很了不起了,居然還嫌他慢?

要不是這學期開學來他就沒怎么參加過文學院的聚會,他今天一定會鴿。

曲安安一邊領著他進去一邊諂媚道:“此一時彼一時嘛。誰不知道你高風亮節每次出來活動都必須讓我們十點之前散場回去休息,這不是晚一分鐘就少一分鐘嘛!”

何凈推開門,一股要刺透人靈魂的動感席卷而來,他不自在地蹙眉,語氣還是平淡:“那你先進去跟他們一起玩不行嗎?”

曲安安大吼:“那不行,里面太吵了,怕你找不到我們!”

何凈看了眼昏暗的大廳,只有跟著強烈音樂節奏而四射舞臺燈光不斷隨機照撫著里面,何凈被音樂跟燈光晃地頭暈,迷迷糊糊地想自己一個人進來也許真的找不到人呢。

之后曲安安帶著他七拐八拐地通過了無數座位。

好吧。

何凈覺得憑借自己的努力,一定,一定找不到路。

這酒吧座位是按照八卦陣分布的吧?

曲安安帶著何凈回歸組織,陸欽招呼服務生拿著酒水單過來,十分熟練地曲安安點了杯酒飲,又向何凈推薦著這里的主打。

“老大你嘗嘗這個‘一元二次’,挺不錯的。”

“什么?”好好的為什么要提方程式?

陸欽指著圖片,是一杯冰藍色的飲料,一共分了五層,自上而下由深藍到透明的一個過渡分層。

上面用二十四黑色楷體加粗的字色字號寫著“一元二次方程”。

不止如此,何凈粗略地瞅了眼酒水單,也都是各種方程式。

都什么破玩意,欺負數學零分是不是?

何凈拂開酒水單:“有熱牛奶嗎?”

年紀大了,得學會自己照顧自己。

陸欽看了看有些傻眼的服務生:“老大你能不能尊重一下這家酒吧?你起碼點個果汁果茶什么的啊?”

何凈對服務生說:“那就檸檬水吧。”又親切地問陸欽,“這下應該有了吧?”

陸欽趕緊點頭哈腰坐好,看著對面沙發上趴在曲安安肩上偷笑的白雨晴佯怒道:“笑什么笑,不知道咱老大老干部作風?少見多怪!”

白雨晴看著陸欽的狗腿子樣笑了個夠,也沒理他。

曲安安正色:“就是,咱們老大重視養生,雨晴你不懂事!”

又是新一輪的炮轟白雨晴。

白雨晴求饒:“養生好養生好。一會兒你倆也都別喝了,點的那一箱酒也給退了吧,追隨老大的腳步。”

“那不行。”曲安安跟陸欽異口同聲。

何凈這才注意到桌幾旁邊還放著一箱酒,要不是白雨晴說了,就這么暗的燈光他估計一時半會兒還發現不了。

何凈無聲地嘆息:“年輕人真是身體好。”

陸欽說:“老大你也就比我們大一歲,干嘛說的真跟七老八十了一樣。”

曲安安瞪他:“你懂什么,老大是成熟,愛護自己的身體,你個小毛孩子別亂說話。”

“嘿,行了唄,合著我在老大面前就黯然失色了唄?”陸欽作捧心狀。

白雨晴補刀:“你得多想不開才能想到跟老大對比?這不是找罪受。”

何凈任著他們鬧,向送來飲料的服務生道了謝,清了清嗓子舉起自己在這酒吧里有些不成體統的飲料,試探著問:“碰一個?”

陸欽舉起杯子:“碰碰碰!”

曲安安提議:“那我們祝老大一個什么吧!”

何凈有些想收回手:“祝什么祝,隨便碰個杯而已。”

白雨晴說:“祝老大早日脫單?”

何凈愣了一秒。

陸欽跟曲安安炸開了鍋:“脫單脫單!來這個學校第二年了,都沒見老大談過戀愛!必須趕緊脫!”

“不是……”

何凈想說自己醉心學習無意脫不脫單這種事而且你們這一口一個“必須脫”聽起來有些不成體統。

可他并沒有得到這樣的機會,曲安安第一個把杯沿磕了過來,帶動著大家一起。

算了。

何凈看他們高興,就把話吞進了肚子里。

“我一直好奇,為什么今天要來這兒玩?”何凈終于問出了這個在他心里徘徊了很久的問題。

在他看來,酒吧又吵又雜,實在不符合當代老干部的做事風格,他剛來沒有半個小時就已經開始頭疼了。

陸欽指著舞臺上扭動著身軀的鶯鶯燕燕:“來放松啊。”

何凈驚了,這有什么可放松的呢?

難道看著大亮片子超短裙扭來扭去晃瞎眼是一種放松?

他在思想上可能是個遠古智人,成天只想著吃睡的那種。

但他對這種方式表示了尊重,因為看曲安安跟白雨晴也頗為著迷地看著那些亮片裙子。

道理他都懂,可是,為什么你們兩個女孩子看得比陸欽還要癡迷?

何·遠古智人·凈覺得自己要找個地方吸根煙洗把臉靜一靜,站起身來就跟著酒吧里衛生間的標識走。

認路他不會,但是地標他看的可是一個比一個準。

陳亮燁帶著姚欣去吧臺了,卡座這里彭沛一個勁兒跟喬凝說著抖機靈的騷話,俞毅柏則刷著手機新聞。

李祺沒在意他們在干什么,獨自盯著桌子上的“一元二次”看得出神,今天看見的何凈穿的襯衫也是最上面這種深藍色的。

當時怎么不跟他多說兩句話呢?抖個機靈說個騷話也行啊。

李祺暗戳戳的后悔。

估計喬凝也是嫌彭沛話多了,聽的時候一直心不在焉,最后來了一句:“你們看,那邊有個穿深藍色襯衫的帥哥長得還不錯。”

李祺饒有興趣地回頭,他不信有人穿何凈同款色襯衫能好看過何凈的。

除非。

那個人是何凈。

李祺目瞪口呆.jpg。

咋回事?何凈不是說自己要回家睡覺嗎?

雖然李祺跟他的距離遠隔半個場地的人山人海,但他還是能一眼認出來那人就是何凈。

那種立于喧鬧浮世中還能讓人感到莫名心靜的氣質,是一般人所沒有的。

最重要的是。

何凈沒換衣服,所以好認。

等等,沒換衣服?

下午的時候天氣不涼他穿襯衫短袖就算了,這大晚上的,出去之后夜風吹一吹那不得感冒?

李祺仿佛已經看到了何凈感冒發燒打噴嚏的場景,瞬間想上前去把自己的外套披他身上。

早知道能見到何凈就弄個發型換身衣服了,失策啊失策。

李祺就這么糾結著,再一看,何凈正被兩個穿的清涼性感的女生圍著。

何凈說:“不好意思,請問這里是男士衛生間吧?”

兩個女生面面相覷,遲疑著點了點頭。

何凈也驚訝了:“那你們攔著我做什么?我又沒有看錯性別。”

其實這兩個女生完全不是擔心何凈會犯道德錯誤,只是想搭訕著來個艷遇要個聯系方式。

其中一個涂著紅唇的女生眨了眨自己畫了濃妝的杏眼,眼線簡直要翹到太陽穴去。她嬌滴地開口:“小哥哥,可以要個聯系方式嗎?”

何凈郎心似鐵:“不可以。”

那個女生臉上的笑有些崩不住了,努力平復了一下心情,最初一副純良的樣子:“就加個微信什么的,我平時是不會騷擾你的。”

何凈第二句拒絕還沒開口,就被后面的人一下子摟進了懷,后背貼上一個溫熱挺拔的胸膛。

“不好意思啊兩位美女,你們這樣做實在很不道德呢。”

熟悉的調笑從何凈頭頂傳來,何凈回頭看去,李祺正笑得極其吊兒郎當地看著面前兩個女生,目光里有種說不出的危險。

那兩個女生自以為看出了何凈跟李祺的關系,說了句“打擾了”就趕緊跑開。

見他們走后,何凈推開李祺圈著他的胳膊,整了整并不糟亂的衣領。

李祺說:“你不用謝謝我嗎?”

何凈看著他,感覺像在看弱智。

李祺說:“我剛才可是幫你借了圍吧?”

呵。

何凈扭頭進衛生間,背對著他沖他揮揮手:“那可真是多謝你了。”

進去后在洗手池的位置迅速摸了根煙叼在嘴里點燃,猛吸一大口。

怎么哪兒都有李祺?他之前不是還在圖書館呢嗎?

一會兒出去之后就趕緊回家吧。

又開始胃疼了……

何凈緩緩蹲下身子,以便減輕點自己的痛楚。

他夾著煙的指尖有些微微顫抖,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掉到了地上自動熄滅煙灰也碎了一地,而他全然不知,豆大的汗珠從額角一滴滴留下。

止痛藥的藥效過去了嗎?

怎么一下子這么疼……

他想走出去,找到一起來的同伴,然而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從右側胯骨二寸的地方席卷而來,讓他不能動作。

他咬住下嘴唇,手顫顫巍巍地從褲兜里摸出手機,他眼前已經有些發黑了,在屏幕上哆哆嗦嗦地點了幾下才找到聯系人頁面,趕緊給陸欽打了個電話。

嘟嘟嘟……

您所撥打的電話暫無法接通……

何凈只感到腦門上不斷傳來一陣陣刺激的短暫熱流,緊接著眼前一黑,遁入黑暗。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