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閱讀h 一想下面就有很多水

日日擼日日擼 2020年05月03日 來源:互聯網 1625 次 收藏

葉栗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里下著雨。

她見到了那個人。

還是那樣的優秀耀眼。不同的是他更俊美了,褪去了少年時的青澀,自信而優雅,氣場籠罩之處仿佛只有他一人,余者盡皆黯然褪色。

他目光掃過她所在之處卻毫無所覺地轉身走開,灰色的水泥路上她只看得到他的背影,一如從前無數次地仰望,葉栗不由自主地邁動腳步跟上他。

你要去哪里?你......還好嗎?按著胸口,感受到胸腔中那顆心牽扯著的久違的熟悉悸動,她似哭似笑,幾乎忘記了自己身在何方。

不知跟著那人走了多久,葉栗忽然看到一個兩三歲的可愛小女孩跑過來,投入了那人懷中,親昵地叫著什么。那人笑容燦爛俯身抱起了小女孩,眼底明亮。

心臟停頓,她無聲無息地看著這一幕,似乎早有所料,卻又似乎不肯放棄,似乎是釋然,又似乎是不甘。她太熟悉他,輕易看出那笑容是真心不假。她是你的什么人?過去終于是過去了嗎......

那一大一小漸漸遠去的身影是如此和諧,葉栗攥緊手指,她不知道應不應該再跟上去,或許,她該安心了。

她心里嘆息。就算此刻已然感覺到痛,但她還是想看到一切,她要一個答案,她已經死了,有些事,該有個結束。

抬起腳追上去,她覺得眼前有些模糊,是雨水流進了眼里。哪怕多看一眼也好......

她看著他抱著小女孩走進一家家店面精心挑選禮品,看著小女孩抱住毛絨娃娃聲音清脆:“謝謝爸爸!”看著他失笑搖頭,拍了拍小家伙的額頭。

葉栗渾身僵硬。猜到是一回事,親耳聽到又是另一回事,痛得不想再繼續下去了......她只覺得關于他的一切都在崩裂,連同一直想要守護他的信念,連同想要守護他的自己一起......就要就此碎滅成灰。

她看到他抱著小女孩敲開了一道房門,看到門內走出的少婦看到他喜悅的神色,看到他微笑著自然地走進去,反手關住了門。

雨下得更大了,葉栗低頭看著地上雨水中自己的倒影,黑色武士服手按刀柄面容蒼白,黑眸透出一股死氣,早已不是人類的姿態,就連雨水都只能穿過她的身體。

不想再走下去了.......好辛苦啊......她仰頭望天,想要保持住一份幻想卻瞞不過自己那顆清醒的心。

結束吧......有股力量堅定地催促著。

她在那家樓下站了許久,緩緩地浮上半空,停在他窗外。還有什么更讓她心痛與悲傷?都一起來吧,她葉栗,接下了。

她看著他將小女孩遞給少婦,看著他們和諧的樣子,看著小女孩甜甜地叫媽媽爸爸,卻被少婦一掌拍在頭上教訓孩子應該叫他叔叔,看著少婦如母親般囑咐他早些找個女朋友帶回家來看看,看著他敷衍過少婦逃一般地關上房間的門坐到書桌前,葉栗整個人都空白,思維停滯之下,剛剛升起的一點希望如風中燭火搖搖欲滅。對啊,她恍惚地想,他已經不是那個少年了,他遲早要成家的,便是他不想,他的家人也會替他操持一切,而她已經死了,他和她,已經沒有未來,或許不久之后他身邊會出現一個妻子。

她似乎看到他在笑,只覺得刺眼。她卻也不肯就此離去,不知在堅持著什么。

他的手帶著溫暖伸過來,指尖拂過她眼前額發,她微微一怔,卻見他收回握著窗上握柄的手,在這大雨中反而將窗子打開,絲毫不在意撲面而來的雨水與風。

那轉瞬即逝的溫暖,令她心頭一酸,強烈的不舍甚至就要讓她伸手將它挽留。

喂......我該祝你早日成家的,不是嗎?不自覺地牽起唇角苦笑,她的手死死握住了刀柄。九夜啊九夜,只有你陪著我了......

她逼著自己抬頭看著他的笑,把每一個細節都記在心里,仿佛是逼著自己從一個虛幻的夢中醒來。

他...和她......只不過是在過去的某個時間交錯而過,終究無法并肩而行。

葉栗忽然覺得自己從頭冷到了腳,種種情緒都在淡去,最終無情。

是不是,從頭到尾,這只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畢竟,他們之間,也未曾有過任何承諾與確認,羈絆這種東西,只是她的幻想么?

到底.....

葉栗抬頭看向那人,覺得自己的勇氣在漸漸消失。

他低頭從抽屜底層取出一張照片,修長的手拂過它的表面,按在心口,分明是如見情人般地傻笑。她從那笑容中,看懂了許多東西,諸如甜蜜,諸如思念,諸如心動。

趁著她還有直視那張照片的勇氣,就讓她去看一看那人心上之人,也好就此死心,總好過不明不白地結束。

她的目光穿透雨絲,穿透這不長也不短的距離,落到了那張照片上。在這一瞬間她的目光穿透了膠背,看到了那照片的內容。

那是......

無盡的不可置信最終匯成驚駭與恨意,打破了她的平靜與冷淡,她忽然覺得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手無力地滑下刀柄,身子不受控制地墜落于地。

書桌后那人閉著眼自言自語:“本來就沒想過找女朋友......你不在了,也好,這樣就沒有人能阻止我和你在一起了。”他凝視照片許久,珍惜地將其收起,放在了抽屜的底層。

葉栗如敗絮般墜落在地,地面積起的雨水漫過了她的身軀,有種虛幻的溫暖。淚水混著雨水已然分不清,她聽到左胸內那一聲清脆的破裂聲,因他而起,為他而碎。

在這一刻,她前所未有清晰地看清了自己的心。

為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還要記得她,為什么不肯忘了她......

那人的心如此純凈動人,如此......令她動容,可越是感動便越恨,恨陰陽相隔,恨不能與他相守,恨不能共白頭.....

幸福、滿足、遺憾、悲涼、感動與無奈交織,葉栗只覺得心中情緒如同浪潮,就要將她淹沒。最痛的原來不是那人忘了她另尋新歡,而是她只能眼睜睜看著他為她一世孤獨。

她眼中光彩漸漸寂滅,意識模糊,氣息不斷衰弱,黑色武士服也漸漸在雨中褪色,仿佛迎來了真正的死亡。

是......該歸去了吧?她從死亡中歸來,最后的愿望不就是看他一眼么,現在愿望達成,沒有再留下的理由,若還有意識,便要看那人無望等待著不可能的人。

葉栗感覺一直以來支撐自己的信念正在崩塌,消解成混沌。是真的要死了吧,很快她就會再次失去全部意識,與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不會再有執念支撐她從無盡黑暗中醒來......這一去,或許就是永恒。

空洞死寂的眼神深處驟然一變,葉栗臉上驟然浮起一絲桀驁的笑意。喲呵,這是什么情況?明明她并無消亡的打算,此刻心神之中卻充滿了絕望與灰暗,只想一死了之,這可不對勁吶。

這,絕對,不是她本身的意愿!

是誰,是誰通過這轉折的一幕在操控著她的情緒,想要她承受不住大喜大悲,引導她在絕望中自毀信念,從此滅亡?

葉栗冷笑,她可不認為自己的心防會脆弱到隨便來一個人就能突破。

能將那人的音容笑貌都幻化得與記憶中一毫不差,又深知她所介意之事......究竟是誰?

意識在這個世界中橫掃,尋找著那股惡意的源頭。

瞳孔猛然一縮,葉栗看著那個白衣身影,一字一頓道:“是你?”

白色武士服,腰佩淺打,黑底白眸的雙眼,仿佛感覺到她的到來,對方抬起頭看了過來,嘴角扯出一個大大的笑。

若不是對方身上散發出暴虐與不安定的毀滅氣息,她幾乎都要以為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自己。可是這個感覺......是虛?

“誒,可惜了。”詭異的雙眼中確實流露出遺憾,虛的聲音帶著隱隱的回音與嘶聲,在空間中回蕩,“可惜了,那么好的機會。”

“找死。”葉栗聲音沒有半點波動,似乎很是平靜,但是如果這里有熟知她的人,就會知道她已經真的發怒。

膽敢窺視那人,膽敢利用那人......即便那只是記憶中的虛影,即便是自己,也絕對不能原諒!更何況,這只伴生的虛已經存了想要吞噬她的念頭,若不是她在最后關頭清醒過來,此刻恐怕早已成為這只虛的食物。

人在出生之前若是父母被虛襲擊過,那虛的力量便會存留在孩子的體內,這就是為什么她體內會有伴生虛存在的緣故。可是,這只虛究竟是何時變得如此強大,竟然凝聚出了形體?要知道,在她身為人類的時候,可是從來沒有感覺到這虛的存在。

調動所有意識向著白衣身影狠狠鎮壓而去,意識界中掀起了一陣狂風,地面也在不停的顫抖。

嗤笑一聲,虛的身軀不動,那些狂風和震動穿過它的身軀,卻沒有對它造成絲毫損傷。

嘲諷地向天空咧了咧嘴,虛身子扭曲,驟然消失不見,連氣息也不可再尋。

不見了么?葉栗皺起眉頭,這只完全虛不受她的控制...實在是,很危險。

沉思片刻,她忽然抬頭,那個方向......又出現了!

追著虛的氣息,葉栗的意識降臨在金□□域之外,‘看’到了虛執刀威脅著不知何時出現的紅衣妖女和一旁利爪微伸,時刻準備著出手攻擊的殺生丸。

葉栗掃視四周,在察覺到那紅衣妖女殘留的妖力波動之后,再不明白對方是不懷好意,葉栗就真的是傻瓜了。

不過,看那只虛的姿態,是在幫忙驅逐那女妖么?葉栗挑了挑眉。這算是虛的好心么?

感覺到葉栗的詫異,詭異的眸子抬起,虛側眼看著葉栗,黑白分明的眼中透露出信息——不論是兩敗俱傷還是同歸于盡,這只能是她和它的自相殘殺,若有外人想要插手,便放下恩怨,與我共擊之!

葉栗不語,默認了這種看法。畢竟,這只虛,從出生起就陪伴在她身邊某處的,從某個意義上來說,甚至可以算是她的一部分,即便死在它的手中,也不過是換一種方式繼續存在下去罷了,哪怕到了那時她已經沒有自己的意識。

心底猛然激起戾氣,葉栗看著狐妖,眼色冰冷。自己忽然進入意識世界,還被虛算計了一把險些丟了性命,看來都是拜這狐妖所賜,若不好好報答一番,她心里怎么能過得去?

在她就要爆發之時,仿佛感應到她的情緒,那只虛翻手壓下刀刃,在狐妖潔白的脖頸上割出了一道血口,勒索著狐妖身上的寶物。

看著那只虛在把狐女和殺生丸弄出心內虛空,留下三件勒索來的寶物作為賠禮,再度消失得無影無蹤,葉栗伸出手將寶物收進了懷里。這伴生的虛,只真真是一個不□□......竟然,大意的讓它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鑒于對方目前居住在她體內并且她拿對方毫無辦法,葉栗很快就拋開這個煩惱,收斂心神,意識返回身軀之中。

夜空之下的某片草地上,光門再度出現,一點紅光沖天而起,銀發犬妖隨后邁步而出,點點光屑聚集一處,凝聚出葉栗的身影,漸漸由虛化實。

葉栗猛然睜眼,入目是一雙金色的眸子和妖紋艷麗的俊臉:“...殺生丸?”那雙金眸在看到她醒來之后迅速遠離,卻也染上了一絲不易覺察的溫度:“邪見,走了。”

綠皮小妖怪連忙應下,牽著阿哞的韁繩,載著她跟在了銀發犬妖身后。

曠野中夜空廣闊深邃,星辰遍布,她以手按胸,感覺到心臟不息的跳動,雖然精神一陣陣疲憊,但是心中敞亮,仿佛掃去了心中所有的迷茫,只剩下最單純的意念,守護那人的心,也越發堅定。

那種種經歷還在眼前,是夢,又非夢......終究,還是要靠自己,去看那真實的樣子。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日日擼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