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者無疆小說 同桌往我的腿中放震動器

小蠻兔小蠻兔 2020年06月01日 來源:互聯網 922 次 收藏

第二天早晨起來,含櫻看塞雪收拾好了地上的鋪蓋,就吩咐塞雪叫顧媽來給自己梳妝:“今天不能散著頭發,梳一個正式一點的發髻吧。”

塞雪有些驚訝的看著她:“姨娘要出去走走嗎?會不會再碰上……”沒等她說出八姨娘朱樂珊的名字,腦子中忽然靈光一現:“姨娘是要去求見大帥?!”

含櫻笑一笑:“不是,是一會兒會有人來請咱們出去的。”

塞雪想再問,看含櫻只是抿著嘴,一幅打算買個關子的樣子,只好打消追問的念頭,轉身準備去叫顧媽。

“塞雪——”看她走到門口,含櫻突然喚了一聲。

塞雪應聲轉身:“姨娘還有什么吩咐?”

含櫻認真的看著她:“記住咱們昨晚說的話,一定不要去對八姨娘那邊動什么心思;另外……這幾天約束我們院子里的人,盡量都少出門。”

“是,知道了。”塞雪心中一動,卻又沒想明白具體是什么,但是臉上卻不自覺多了幾分正色,退出去叫了顧媽來服侍含櫻梳洗后,自己就去下人房,囑咐丫鬟婆子們謹言慎行。

果然不出含櫻所料,顧媽給含櫻梳好頭發,換好一身比較正式的旗袍。廚房里的婆子剛剛送過早飯來,塞雪才接過來擺到含櫻面前,惜春軒的大門就突然響了起來。

含櫻看一眼正望向門口的塞雪,微微一笑:“來了。”說著,自顧自喝了兩口稀粥。

“稟姨娘,昭陽樓馮媽媽奉梅夫人之命,求見姨娘。”守門的婆子稟報一聲。

塞雪看看含櫻的臉色,剛剛叫了一聲“請進來”,門口湘妃竹簾掀處,一個五十歲上下、打扮體面、干凈利落的仆婦就滿臉是笑的走了進來。

“給三姨娘請安。”那馮媽媽笑著福了福,就開口道:“今天我們府里有大喜事,我們夫人特意讓我來請姨娘一塊過去聽聽,一起歡喜歡喜。”

“哦?”含櫻拿細布毛巾輕輕擦著口:“什么喜事?”

“天大的喜事呢!”那馮媽媽似乎揀著金子一樣,笑得嘴都合不攏:“不是奴婢膽子大,要在姨娘跟前賣關子,實在是我們夫人歡喜極了,一定要親自宣布這個好消息。”

說著,馮媽媽看看外面的天色:“這會兒各位姨娘應該都已經過去了,連四姨娘都被從陸府里接回來了,奴婢伺候三姨娘趕緊過去吧。”

含櫻也不再多問,微微笑著洗了手,站起來略攏攏頭發,就示意塞雪推過輪椅來。

塞雪在一邊咕嘟著嘴,看含櫻和馮媽媽的做派,已經大概猜出是什么喜事,這會兒一邊推著輪椅,一邊忍不住挖苦馮媽媽:“陸府離咱們錦秋湖官邸可真近!連四姨娘從陸府都趕回來了,媽媽才走到我們惜春軒來請我們姨娘——知道的,是媽媽年紀大了走不動路,這幾步路要走上半天;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姨娘故意拿喬,不早過去呢!”

馮媽媽臉上一僵,看了依舊微笑的含櫻一眼,忙笑道:“這是我們夫人體恤三姨娘,知道三姨娘身子骨弱,所以等日頭出來,地氣暖和點了,才讓姨娘走動,要不然,早晨風涼,吹著三姨娘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媽好口才。”含櫻一早起來似乎就心情不錯,這會兒聽了馮媽媽的話,忍不住又微微一笑:“塞雪,拿把碎錢給馮媽媽喝茶,謝她跑這一趟,我們過去吧。”

馮媽媽忙笑著謝了賞,和塞雪一起推著輪椅上的含櫻去了梅夫人的昭陽樓。

剛進昭陽樓的院子,就已經聽到里面一片歡聲笑語,六姨娘林飛仙嬌媚的笑聲格外響亮:“樂珊妹妹,我比你還大一歲呢!真是嫉妒死我!”

“有本事找大帥去,嫉妒別人算什么本事!”五姨娘汪嘉惠的聲音又尖又酸,帶著壓制不住的醋意。

“樂珊妹妹床上可還鋪著涼席?一會兒我讓人把那蘇州織造的‘仲夏石榴’織錦鋪褥送過去,妹妹換一換吧。”七姨娘謝琳曦的聲音依舊柔和溫雅。

“石榴多子,倒是好兆頭。”連一向不多話的四姨娘陸靜雅,也帶著淡淡的喜悅插話。

坐在輪椅上的含櫻,只當沒看見馮媽媽悄悄打量自己的目光,在心里自語著微微一笑:“只怕這些人里,只有四姨娘陸靜雅是說的真話——她生了女兒,如今年齡也大了幾歲,早絕了再生一個孩子的想法,也不指望女兒念斐將來爭權奪勢,心境放開了,倒是可以真正平和的看一些事情。”

“三姨娘給夫人請安!”昭陽樓守門的婆子看馮媽媽一個眼色遞過來,知道已經讓含櫻聽的差不多了,忙拔高了聲音向里面通傳。

“快讓三姨娘進來吧!”多日不見,梅夫人的聲音端莊平和,似乎前些日子在惜春軒的怨怒都已經蕩然無存。只是那聲稱呼上,已經不再故作親熱的喊含櫻“櫻妹妹”,而是拉開了距離,喚一聲“三姨娘”。

含櫻扶著塞雪的手走下輪椅,進了門,環視一圈客廳——一向坐在最下首的八姨娘朱樂珊,這會兒卻被梅夫人拉著手,坐在正中沙發上,看到含櫻進來,她抬頭看了含櫻一眼,神色里有驕傲,有怨恨,不過很快低下頭去,一臉乖順的側坐著,聽梅夫人低聲囑咐什么。

其他幾位姨娘按位分依次坐下來,其中四姨娘陸靜雅還穿著一身家常的月白色寬腰旗袍,顯然是沒什么準備下,直接給叫過來的。

“給梅姐姐請安。”含櫻扶著塞雪微微蹲身,行了一個福禮,又直起身來看看廳中諸人:“含櫻前些日子偶染微恙,蒙諸位姐姐妹妹掛念,送人送物,實在感激不盡。”

這話一出,在場諸人臉色都有些僵,即使四姨娘陸靜雅,也是有些訝異的看了含櫻一眼,低頭喝茶。

五姨娘汪嘉惠似乎要開口諷刺幾句,被六姨娘林飛仙悄悄瞪了一眼,又抿了抿嘴角忍住了。

“是真病了,那自然得養著,”梅夫人略等了一刻,看都沒有出頭說話的,不得不自己開口,有意咬重了“真病”兩個字:“便是大帥,也是體諒的,這不這些日子,大帥擔心你身子弱,怕你服侍起來辛苦,才少去惜春軒院子里,三姨娘是聰明人,不要多想就好。”

扶著含櫻的塞雪忍不住臉皮抽了抽:梅夫人這席話夾槍帶棒,先是諷刺含櫻裝病、恃寵生嬌不理眾人的好意,繼而笑話含櫻如今失了寵,又來跟眾人賠禮道歉,可算損人損的解氣的很。

“不知姐姐剛剛讓人召喚妹妹急著過來,有什么喜事要宣布?”含櫻只當沒聽到梅夫人方才說的一番話,自顧自在五姨娘汪嘉惠上首的椅子上坐下,笑著開口。

聽含櫻說出“剛剛讓人召喚”的話,四姨娘陸靜雅和八姨娘朱樂珊看了她一眼,臉色倒是好看了一些。

“今日叫眾位姐妹過來,是因為一個天大的喜事,”梅夫人也不再和含櫻斗嘴皮子,握著身邊八姨娘朱樂珊的手,換上滿臉的笑容:“三姨娘來晚了還不知道——樂珊妹妹,懷孕了!”

“哦?”含櫻笑著看向朱樂珊,朱樂珊臉上劃過一絲一閃即逝的懊惱——果然,朱樂珊原本應該是想先瞞著自己懷孕的消息的,畢竟女人頭三個月,胎像不穩,最容易出問題,何況即使要宣布,那親口告訴大帥百里稼軒,也遠比讓梅夫人轉話上去,要好太多——只可惜,含櫻嘴角淡淡一笑——八姨娘朱樂珊昨天一時激憤之下,在自己面前漏了底,只怕是知道瞞不住了,今天才主動來找梅夫人,透露這個喜訊。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蠻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