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廢她腳筋囚于地牢_快舔受不了

阿達阿達 2020年05月23日 來源:互聯網 930 次 收藏

她慌忙去看詹少秋,搖頭。

不過詹少秋似乎沒看他。

而詹老頭則是聽著聽著顧明月的話也笑起來,“少秋。你聽到了剛剛明月說什么了吧?”

白深深覺得詹少秋肯定會誤會自己了。

他目光在她身上轉了一圈,她都不敢去看身邊的男人。就是這時候高湛過來說了,“詹總,吃飯的地方已經安排好了。”

而詹老則是回來看顧明月說,“阿月,不如中午一起吃飯吧?剛好到飯點了。”

“好啊!我可是巴不得呢!”顧明月眨動眼睛說了,一手圈著詹老的手臂,“以后吧。我可就不定有機會陪你吃飯了。”

“怎么,你說這話什么意思?”詹老不解。

詹少秋同樣也是疑惑的看她。

顧明月倒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我啊,想出去走走吧,這個地方呆的太悶了,想去看看哪里有沒有什么好玩的。”

“你這孩子嚇唬我,我還以為你以后也不回來了呢。”詹老說,“你要是不想工作那就休息。休息夠了再回來。”

顧明月跟詹老說話。

但是詹少秋卻是在沉眉思索,她絕對不是想要出去散心那么簡單。

——

包廂里白深深坐在詹少秋的身邊。

詹老則是坐在最中間的位置,顧明月則是坐在他的一側,詹少華則是坐在另外一邊。

吃飯的時候詹老自然的就問到了詹少秋和白深深。“深深,你多吃點,看看你最近都瘦了。”

白深深摸了摸自己的臉,沒覺得自己瘦了。反倒是覺得自己胖了點。

“你肯定是看錯了……”

詹老搖頭,“我看就是瘦了,你每天跑來跑去。工作那么累,怎么會胖的起來,太瘦了,以后懷孕么時候可不好。”

“懷孕?”

——噗!

白深深差點兒就被自己的唾液哽死了,看了一眼身側的某人,他們兩個人有孩子的話那大概是對孩子最大的不負責任吧?

“是啊,懷孕,少秋年紀不小了……你們也該有孩子了。”詹老便說,目光在他的身上流轉了一圈,像是話外有話,“等到他有了孩子,才會真的安穩下來,那時候我才能把公司全部交給他啊!”

詹少秋眼眸一深,老頭子是在提醒他。

而詹少華聽聞以后,手捏著面前的水杯,心里越是氣!老頭的意思很明顯,如果白深深有了孩子,以后就會把公司全部交給詹少秋,那他這個兒子算什么?

他眼里從來都沒有他們母子!本來準備安排他進公司的,詹少秋一句話就算了。

詹少華的目光狠狠地落在白深深身上,不知道這個白深深到底是什么來頭,竟然讓老頭這么看重!

“這個事情我們已經提上議程了,只是,生孩子也得慢慢來。你每天都在說生孩子,會給人很大壓力的。”詹少秋則是出聲維護,一邊給她遞過去紙巾。

白深深接過來的時候感覺到了詹少華剃過來的目光,那幽深深的眸子光芒直勾勾的落在她的身上,平靜的目光里卻又夾著怒火。

“是嗎?”

她的思緒被詹老拉回去。

詹老便問,“深深我給你壓力了嗎??”

白深深向詹少秋求助,詹少秋則是給她到了一杯水,然后才說,“你急什么?生孩子不需要時間?你沒看到那么多女人生不出來孩子就是因為壓力太大?”

“我這不是擔心你不行了嗎?萬一你生不出來怎么辦?”詹老才說。

白深深差點又噴了,看到詹少秋那張臉很是難看,“那個……老頭,其實是我不想生啦——”

“你是在為了這個臭小子說話吧?”詹老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白深深趕緊搖頭,“不是的,其實真的是我。我現在還年輕,所以還想多花時間在工作上嘛!我想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

“是嗎?”他不信,“你是覺得沒安全感吧?你不工作,他也不是養不起你,何必每天去工作呢?那么累,你可以做點其他事情啊?”

想了想,白深深還是搖頭,“算啦,我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

“那好。那我看你們還是準備婚禮的事情吧,我的兒子結婚,當然要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才行!”

婚禮?

“不用!”白深深比詹少秋更加快,趕緊拒絕,要是被其他人知道,怎么看她?

“不要婚禮?”詹老問,“你們都結婚了,沒有婚禮怎么行?”

“我其實還沒做好準備……舉辦婚禮了不是人人都會知道我嗎?”

她咬著聲音說。

詹少秋坐在一邊卻是冷笑,她真是因為遵守承諾還是怕沈遇白知道?

“那又怎么了?”

“真的,我覺得現在還不行,最近我和詹少秋還特別忙,等過段時間再說吧!”

她趕緊搪塞過去,婚禮那種東西她不奢望,詹少秋這種好貴不可及的人物自己也高攀不起。

說完,她掩飾了自己眼底的失落,去了洗手間。

而顧明月看了看也跟著進去了,她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她開著水龍頭在發呆。

“怎么了?想什么呢?那么出神?”顧明月雙臂環在胸前,詢問她。

“沒有啊……”她搖搖頭,怕被她看出來什么。

“你還瞞著我呢?”顧明月問,“深深。你剛剛拒絕了詹叔,是因為什么?”

“不拒絕有什么辦法,明月姐,你覺得我跟他之間有那個可能嗎?我們兩個呢,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她將心里的酸楚壓了下去,淡淡的笑了起來,“我現在其實也是在給自己留下退路,我不想跟他有任何牽扯,這樣,以后我要又,我也會走的更加順暢……”

“我就知道你是抱著這個想法的。可是你卻沒想過,他怎么想的?”顧明月說。

“他肯定不喜歡我啊。”白深深根本想也沒想就和盤托出,這是根本不需要質疑的事實。

“難道你就沒想過要和他過一輩子嗎?沒想過以后?”顧明月問,“其實我覺得詹少秋……”

“明月姐,我沒想過。”她說,“因為我自己認得很清楚,我跟他之間的差距,我從來都高攀不起這種人,所以,不讓自己動心是為了自己好。我跟他就是兩條線——”

她抬手在空中比了比,“哪怕是我們現在有了交集,可是,我們之間啊……注定只是相互交替一瞬間,就再也不會有關系的!”

“你啊,就是想的這么悲觀。”顧明月說。

“因為我一直都活的很清楚啊。”

顧明月也不知道如何勸說她了。

說她可愛,說她單純,可是她卻像是看透了很多事情一樣,讓人覺得心疼。

這場飯吃的人很是無味。

白深深一直都在低頭吃東西,也不說話。詹少秋只看到她錘著頭扒拉著,也沒吃菜,主動拿了筷子給她夾菜,白深深抬頭看到自己碗里多出來的菜,迎面就被人敲了敲額頭。

這個動作是沈遇白最喜歡做的,他說,對于喜歡的人就會這樣做親密的手勢。

詹少秋……

見她還在發呆,他才開口問,“發什么呆呢?好好的吃東西!”

而詹少華坐在一邊則是望著這一幕,瞬間嘴角處凝聚著一抹淡然的冷笑,白深深則是冷不防的打了一個寒顫,總覺得這個詹少華怪怪的。

這頓飯吃的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送走了詹老爺子,站在路口白深深才跟詹少秋說:“那我先回雜志社了。”

“跑什么?我讓你走了?”剛剛走了兩步就被人揪住,白深深沒有站穩,跌進了男人的懷中,而詹少秋的手臂則是一手將她的腰肢給抱著,呈現處十分親密的姿態。

“……”

她頓時沒有說話了,而是眨動著眼睛看著詹少秋。

他則是淡漠的將她松開,而白深深的目光則是落在了不遠處詹少華的身上,不過他看了自己一眼就走了。

“看什么呢?”

“喂,詹少秋,我怎么覺得詹少華這個人奇奇怪怪的呢?”她偏頭問身邊的男人:“你不覺得嗎?”

“不用太在意他。”詹少秋的眉目一凜便說了,隨后一手牽著她的手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

白深深等到進了辦公室才明白自己是在哪里。

而詹少秋已經順手把門給關上了,抬手將外套給脫下來,一手搭在了一邊的沙發上,自己也跟著坐在了沙發里,看到一邊站著的白深深,他抬眉像是在命令似的說:“過來。”

“那個……我真的要回去上班,雖然你跟雜志社說了,我覺得我總是這樣不去,不好。”

她看了一眼門,想到了飯桌上說的話,吞了吞唾液。

“過來,我不想說第二次。”

他的氣焰實在是太囂張了,讓她根本無法反抗,所以挪動步子走了過去,白深深還沒走到詹少秋就已經等不及了,一手將她直接拉過來。

“啊……”

隨后她便穩穩地坐在了詹少秋的腿上,他一手則是將她的腰勾著,白深深下意識的去抱著他的脖子。

“你做什么?”

她是坐在他的腿上?

意識到他們的動作到底多親密之后,她頓時抬頭看他,詹少秋的嘴角處似乎是勾著一抹笑,他淡定的坐在那里問:“剛剛在飯桌上,為什么不想要婚禮?你不期待?”

“婚禮,當然期待了。”她回答:“畢竟那是每個女孩子都期待的,我怎么可能不期待啊……不過婚禮當然是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啊。”

她的心底里有些微酸,但是還是沒有頭腦的問:“你不是生氣吧?詹少秋,我們不過是假夫妻你自己說的我們不過是隱婚,以后我們是要離婚的……所以有個婚禮對我們來說是麻煩,要是你喜歡的女人看到了……”

“是怕我麻煩,還是你怕被人知道你結婚了?”他嗤笑一聲,打斷她的話問。

“你胡說什么呢……”她只是遵守之前的約定好不好?

“結不結婚,離不離婚我說了算……”他心里面有些煩躁,捏著她的下巴說:“你在我爸面前不是裝的挺好的嗎?”

“那是配合你演戲。”她認真的糾正。

她剛剛做的只是為了演戲而已。

她也不想去吃飯啊,這種鴻門宴吃多了會消化不良。

“再說了,我也不忍心讓他難過傷心,也不想讓他擔心我過得不好……”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