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邪醫老張莫曉梅TXT_醫生叔叔不要了啊

王燕輝王燕輝 2020年04月24日 來源:互聯網 392 次 收藏

她張大一雙美眸急切地看著余一一狡黠的笑眼,一雙手不自覺攥緊了余一一的手腕。

余一一吃痛一聲,抬起手往花園的方向指了指。

“瀟瀟,你等等我。”

看著慕瀟瀟的身影倏地朝著花園的方向狂奔而去,身后的余一一急忙提起裙擺追了上去。奈何因為裙擺太大,她今天又穿了一雙高跟,最后把慕瀟瀟給跟丟了。

花園里。

踩著一雙運動鞋的慕瀟瀟飛快閃動著自己的身子,在黑夜里穿梭著。

忽的,她耳朵移動,白韻兒嬌柔的嗓音飄進了她的耳廓。她頓住腳步緩緩朝著聲源的方向走去。

“辰昂,你今天為什么要跟慕瀟瀟單獨待在一起。”

說著,背對著她的白韻兒將頭靠在了男人的懷里,男人不說話,只是抬起手像對她一樣輕輕揉了揉白韻兒的腦袋。

他說了些什么,。

只是看見白韻兒在他低頭細語一番后,突然舒展了眉頭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意,“我就知道,你是在騙她的。”

在寂靜的夜色里,白韻兒嘹亮的聲音顯得格外清晰。

然而被她靠著的男人,卻始終只是在她耳邊低語著,讓慕瀟瀟聽不真切他的聲音。

“她騙過我,我不會這么輕易放過她的。”

站在樹影后的慕瀟瀟兀自睜大了瞳孔,她清楚地聽到了屬于夜辰昂的專屬嗓音。

冷冽,寒涼,夾雜一絲恨意。

讓她的心里閃過一抹震驚,慕瀟瀟透光樹影看著郎情妾意的兩人,驀地雙拳緊握。雙肩控制不住輕顫著,她低下頭忽閃著眼睛往后退了幾步。

不可能!

周身縈繞一股陰郁氣息,她直搖晃著自己的腦袋。辰昂不可能騙她的,又站在原地看了許久。她拖著無力的身子,失魂落魄的緩緩朝著來的方向折回。

剛才兩人的對話一直回響在她的腦海里,以至于她瞳孔渙散。

連自己身前什么時候站著一個人都不知道。

“啊--,慕瀟瀟你是不是有病啊,亂跑什么。”

被她撞了一下,差點崴腳的夜芽發出一聲怒吼。有些嫌棄的看了她一眼,夜芽一臉不情愿地拉起她的手朝著宴會廳的方向走去。

剛才哥哥找了慕瀟瀟半天,沒有看見她之后召集了家里的傭人。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居然說自己才上過樓跟慕瀟瀟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她被哥哥怒吼著呵斥了一句,還被警告不找到慕瀟瀟今晚就不準她睡覺。

“我差點被你給害死。”

嘴里不滿地嘟囔著,夜芽漲紅著臉拉著慕瀟瀟“蹬蹬”往前走著。

慕瀟瀟卻像是魔怔了一般,手腕被扯得生疼愣是沒有發出了一絲叫喊,或者露出一絲不滿。

她只是木訥地任由夜芽拉著自己。

進大門前,沒有注意門檻的慕瀟瀟一個沒注意,被門檻絆倒在地。被她連累的還有拉著她的夜芽。夜芽回頭地給她一個怒視,口里不停咒罵著。

哪里還有一個豪門大小姐的樣子,“我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被夜芽的聲音刺耳地皺了皺眉頭,她呆呆地扭過頭,一雙眼睛懨懨地看了夜芽一眼小聲地說,“對不起。”

話落,她掙開夜芽的手,轉過身跑出了夜家大宅。

出了夜家大門,慕瀟瀟給顧茜茜和余一一各自發了一條短信,通知張媽照顧小寶之后,就關了機。

獨自一人走進了一家酒店。

,哭得眼睛紅腫的她站在梳妝鏡前,給自己上了一層濃濃的底妝。

她找了機會讓張媽把自己的設計稿送下樓,就直奔公司而去。

總監辦公室。

“你真的想好了。”

徐粼一雙俊逸的眸子里閃著復雜的光亮,看著眼前的辭職信和隨之而來的設計手稿,他的眼睛里閃過一抹暗芒。

瀟瀟的才能不可置疑,這次李懷借著上位的機會。清理了公司內部不少的人,特別是經他賞識的人被清理了一大半。

慕瀟瀟抬起一張憔悴的小臉,眼神黯淡,點著頭。

“想好了,剛好趁著這次機會還可以出去見見世面。”

她扯出一抹牽強的笑容,慘白的小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徐粼看著她的臉蛋,眼睛里閃過一抹心疼的眼色,嘆了口氣,“這確實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你好好把握。”

AOE的實力跟風尚之間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瀟瀟能夠去那里也算是幸運。

只是相處了這么久,他早就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妹妹,現在她要走他心里還真是有點舍不得。抬起頭,勾起一抹溫潤的笑容,他淡淡道,“一起吃頓飯吧。”

慕瀟瀟面無表情地抬起頭,看著徐粼眼睛里真摯的笑意,緩緩點頭。

“瀟瀟,你在嗎?”

辦公室外,響起了余一一的呼喚聲。

良久沒有得到回應,余一一眉頭高級,臉上帶著一絲煩躁。

昨天晚上瀟瀟給自己發了消息之后,自己就一直打不通她的手機。李懷今天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了離職人員名單,瀟瀟被列在人員名單的第一行。

看著徐粼緩緩點頭,慕瀟瀟轉過身朝著門外應了一聲。

余一一推門而進,急忙出口,“瀟瀟,你看到名單了嗎?你先別著急,說不定我們還能想想別的辦法。”

她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因為著急,冒著一層熱汗,滿臉通紅。

徐粼看著她期待的眼神,緩緩搖了搖頭道,“教授已經為瀟瀟引薦了另一家公司,比風尚要強很多。”

之前他也想過把瀟瀟偷偷放到風尚旗下的一個分公司,等她韜光養晦。

可是沒有料到,教授已經提前為瀟瀟選好了后路。

余一一驚訝地張大了櫻桃小嘴,忽的松了一口氣,心有余悸地拍著自己的胸口對著慕瀟瀟道,“那你為什么臉色這么難看。”

徐粼的眼睛自余一一進門開始,就一直放在她嬌小的身子上。

他低斂著腦袋將眼睛里暗藏的情緒,全都收進了眼底。不知道這個女孩會不會因為瀟瀟的事情,離開公司。

慕瀟瀟看著余一一打量的眼光,閃了閃眸子轉移著她的注意力,“對了,待會徐總監跟我去吃飯,一一你也一起吧。”

這件事情,最好不要引起太大的關注。

否則要是讓辰昂找到了她,她該怎么面對他。是和平常一樣笑臉相迎還是一臉頹廢地哭訴他為什么要騙自己。

余一一看著她不太對勁的臉色,對剛才的疑問閉嘴不言。

瀟瀟現在很傷心,既然她不想說那自己就先不問。等她心情平復了再問也不遲。

“那我們去吃飯吧。”

臉上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余一一挽著慕瀟瀟的胳膊一臉等不及地朝著門外走去,被兩人遺忘在沙發上的徐粼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就一點存在感都沒有嗎?

徐粼選的是在公司附近了一家火鍋店,老板熱情洋溢地帶著三人走到了座位上,徐粼則是熟稔地跟老板打了聲招呼。

“你經常來這里吃飯嗎?”

拉著慕瀟瀟的手坐在座位上,坐在徐粼對面的余一一兩眼放光地盯著菜單,低頭發出了一聲疑問。

慕瀟瀟扯了扯嘴角,同樣笑意盈盈地看著徐粼道,“師哥,看不出來你居然也喜歡吃火鍋。”

一一明顯就是在挑起話題,氣氛也確實有點沉悶。

,師哥的口味向來清淡,剛到公司她特意注意了師哥的餐盤。清一色的清淡系菜色,看不到一絲重口味的東西。

“慕瀟瀟,你居然還有臉來公司?”

忽的,從大門口傳來白玲尖銳的諷刺聲,她的腿地跟在白韻兒身后一臉怯弱。

慕瀟瀟抬起一雙黯淡的眸子看著春風得意,臉色紅潤的白韻兒。

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在花園里看到的那一幕的,她的心止不住地抽痛起來。那些貶低惡毒的詞匯,就像是魔咒一樣縈繞在她的腦海。

她眉頭緊皺,心里升起一抹不適應,“師兄,你還有別的地方能吃飯嗎?”

她冷淡開口,緩緩把眼眸挪到了一臉疑惑的徐粼臉上,徐粼聞聲定住一雙漆黑的眸子看著她,“有是有,只是可能吃不上飯了。”

他低頭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勞力士,沉聲出口。

瀟瀟這是怎么了?平日里他從來沒有看見她在白韻兒面前露過怯,今天怎么感覺她有點不對勁。

,凝思了片刻才輕聲道,“那就算了。”

她現在不想看見白韻兒,連帶著對欺騙自己的夜辰昂,心里也涌現了淡淡的抗拒。曾幾何時,她是那么相信他。

他卻因為白韻兒的三言兩語,相信了自己是個惡毒的女人。甚至還配合白韻兒跟她演戲。

這次他跟白韻兒訂婚,表面上看是迫不得已。實際上呢,他們大概早就已經計劃好了一切。腦子里的混亂和對夜辰昂的信任,讓慕瀟瀟驀地咬緊了下嘴唇。

白韻兒趾高氣揚地揚起頭瞟了臉色蒼白的慕瀟瀟一眼,心里涌起一股得意,“慕瀟瀟,辰昂昨天已經跟我求婚了,我們的訂婚典禮就在下個月,到時候你可一定要來。”

說著,白韻兒樂呵呵笑出了聲,一雙露出精光的眼睛里藏著深深的諷刺和輕蔑。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王燕輝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