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很黃很黃的細節小說 潮濕txt 春日負暄全文百度云

王燕輝王燕輝 2020年06月12日 來源:互聯網 504 次 收藏

那天實在是太晚了,終究沒有去成。

這次是兩人分開最長的一次,但是對于分離的事情,誰也絕口不提,只當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楊耀輝和楊麗穎還以為這倆貨還在冷戰中,特地湊了個局,把兩人都叫上,打算勸一下,結果,倆人如膠似漆的一塊兒到場了,楊耀輝直喊上當了。

唐非那丫的一個暑假也不知道干什么,等問了楊麗穎才知道,今年楊立樺小升初,那貨帶著楊立樺去香港玩兒了。

梁肖友簡直無法相信,有一天自己竟然會給自己準備避孕套和潤滑劑。但是如果沒有,受罪的還是自己,梁肖友無奈地拿起東西,跟小偷一樣探頭探腦地往收銀臺走,生怕碰到熟人。

事情總是怕什么來什么。

就在梁肖友結賬的時候,他還就碰見了一個熟人——遲重陽。

遲重陽瞥了眼梁肖友迅速藏到后面的手,淡淡說道“別藏了,我都看見了,正好我也要買,一起結啊。”他大大方方地把東西癱在結賬桌上,引來一堆人側目。

梁肖友心里默念著“我不認識他,不認識他,不認識。”給自己打氣。

但是事與愿違,遲重陽偏偏一個勁兒的往他跟前湊“小朋友,你買來給誰用的?你和張逸文修成正果了?”

梁肖友紅著臉不說話。

“唉,你們倆這都雙宿雙飛,跑B大了,真是讓人羨慕啊。”

“你呢?”梁肖友問。

“我?我去X大。”

“X大也不錯啊。”

“恩,主要是X大的人不錯。”他笑嘻嘻地說。

“你是不是和你們班的那個學霸吳俟......”

“哎,我跟你們可不一樣,我還有漫漫長路呢。”

“那你哥?”

“這你都知道?我哥,現在跟那個姓盛的正耗著呢。聽說那個姓盛的是你家張逸文的便宜親戚啊。”

“有一點關系吧,那是阿文他妹的小舅。”

“哦。”兩人聊著天付了帳,一起走出了超市。

“那東西,你買給自己用的吧,沒想到,小朋友,你還挺open的啊”

“額。”梁肖友尷尬道“那啥,彼此彼此,祝你和你的小學霸幸福吧。”

梁肖友拿著那袋子東西走到張逸文家門口的時候,心里還有些忐忑,這東西可別讓阿文看見了,不然多難為情啊。

他小心翼翼地開門進去,結果事與愿違,剛巧碰到張逸文從樓上下來。

“過來啦。”張逸文興奮地奔下樓梯,朝著梁肖友沖過來。

梁肖友慌忙將袋子往身后一藏。

“你拿的什么?”張逸文問道。

“沒,沒什么”梁肖友表情不大自然地說。

張逸文一把抱住梁肖友“一晚上沒有見到你了,好想你啊。”一邊說著,張逸文的手繞道梁肖友身后,將袋子一把搶了過去。

“不要看。”梁肖友著急地想要搶過來,然而并沒有成功。

張逸文已經打開了,這是.......“杜蕾斯和KY......還買了這么多。”

梁肖友臉紅得跟蘋果一樣,越過張逸文就想跑走,結果被張逸文一把拽住了。

張逸文從背后抱住梁肖友,湊到他耳邊說道“那我們爭取在開學之前爭取把它們用完好不好啊。”

梁肖友紅著臉轉身,輕輕環住張逸文的脖子,抬頭輕輕吻上張逸文的唇,用行動回答了張逸文的問題。

自此,春宵苦短,日日笙歌。

從今,顛倒鸞鳳,盡得風流。

很快就開學了,開學那天,張逸文開車到梁肖友家,幫他拿行禮,梁媽媽正在屋里囑咐梁肖友。梁肖友眼眶發紅,盡管張逸文已經托人照顧媽媽了,但是把媽媽一個人留在這兒,他還是覺得難過。

梁媽媽總覺得,兒子出息了,考上了B大,只是自己沒有本事,別人家的兒子,考上大學了,都擺什么謝師宴,慶功宴,她只給兒子包了次餃子就算慶祝過了,別人家的父母都是要把孩子送到學校的,但是她什么也不懂,連火車票都不會買,現在只能讓兒子一個人走了。幸好,還有張家那小子......

“阿姨,您別擔心,我會照顧好小友的,下次他回來,少一兩肉,您就打我一巴掌行吧。”

“你這孩子。”梁媽媽被張逸文逗笑了,笑了兩聲后卻正色說道“你們兩個在外面要好好的,要互相照顧。”然后說到“阿文,阿姨要謝謝你。”

“阿姨,您這是說哪里話,我們是互相照顧,小友在學校多照顧我您是不知道呢,我們會經常打電話過來的。您就放心吧。”

兩人上了車,順帶接上了楊麗穎,那丫頭今天開學,知道他們明天開學今天走,非要把火車票延后了一天,跟他們今天一起出發。

楊耀輝9月份才開學,跟著去車站送他們三個。

楊耀輝可憐巴巴地看著楊麗穎叮囑道“影子,你到了B市,沒有我在你身邊照顧你,你可得好好的,不能和別的男生太親信。”

楊麗穎頗為英武地摸了摸楊耀輝的頭說道“好啦,知道了,你在家好好等我昂,我安定下來,會回來看你的。”

人家兩個在這兒依依惜別,張逸文走過來,在楊耀輝胸口錘了一下說道“哎呀,不就隔著一個省而已么,高鐵一個小時到了,都不是事兒昂,別在這兒哭哭唧唧的。”

“草”楊耀輝也給了張逸文一拳“你丫是和小朋友雙宿雙飛了,能在這兒說風涼話了,那會兒報志愿之前,是誰擔心的吃不好睡不好,巴巴跑過來跟我說害怕的?是誰可憐兮兮地跟我說,怕小朋友不跟你報一個學校的,現在......”

張逸文果斷捂住了楊耀輝的嘴,給他拖到一邊去了。

“你丫的啥也往外說啊。”

“有什么不能說的,你和小朋友都是那種關系了。”

“啥關系了,我倆現在還是正常的兄弟情。”

“兄弟個屁。”楊耀輝鄙視道。

“我們那事兒你沒跟影子說吧。”

“沒有,你知道我瞞著我家影子承受了多大的心里壓力唄?”

“好啦好啦,我會幫你看著你們家影子的,你放心吧。”

三人上了火車,楊耀輝那傻叉,還真的學瓊瑤劇,跟著火車跑,跑了好長一段,才停下,看著火車離開了。

張逸文和梁肖友看著火車外慢慢停下來的楊耀輝和火車里抹眼淚的楊麗穎,都有些難過,也有些慶幸,還好,還好他們考到一個學校了。

三人下了火車,張逸文和梁肖友一起幫楊麗穎找到政法大學接待新生的地方,和楊麗穎揮手告別了。

他們兩個這次倒是沒有去張逸文家住,而是直接打車,去了上次張爸爸交給他們兩個的那套房。

這套房子是新房,兩室一廳,裝修考據溫馨,重點是地理位置好的嚇人。

這房子家具物品齊全,兩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能入住了。

明明有兩個房間,晚上,張逸文偏偏要跟梁肖友擠在一個房間里。張逸文心滿意足地抱著梁肖友躺著,搖了搖梁肖友的腰說道“你看,這兒多清靜,住著多舒服,我們兩個直接搬出來住不好么?”

前幾天,張逸文說讓他老爸給學校打個招呼,到學校,就能直接辦理出去住的手續了,結果,梁肖友不同意,說什么不能一到學校就搞特殊,說是得先住住宿舍體驗下一下,也和同學搞好關系,等過一段時間,慢慢把手續辦下來了,再出去住也不遲。

但其實他不想出去住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張逸文從兩人做過之后,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食髓知味,見到他就像餓狼一樣,恨不得將他吞了。這要是兩人出去住,那不得天天......

張逸文在這些小事上,根本舍不得和梁肖友對著干,小友說啥是啥,他也答應了過些日子再出來,只不過現在一下過上這樣溫馨的二人生活,實在舍不得結束,這才想再次說服梁肖友。

梁肖友見張逸文這么說,便說道“你嫌宿舍吵的話......”

“我不是嫌宿舍吵,我是嫌不能和你單獨呆在一起。”

張逸文說著,翻身把梁肖友壓在了身下,低下頭附上了梁肖友的唇。

梁肖友微微仰頭回應,張逸文的手鉆進梁肖友的睡衣里撫摸。

小友,小友,張逸文囈語一般地喊著。從床頭柜摸索一番,摸出安全套和潤滑劑來。

“這里怎么會有這個?”梁肖友問。

張逸文喘著氣說“我讓收拾衛生的阿姨特地買來的。”

“你個流氓,讓人家阿姨買這個.......”

“流氓?還沒有讓你見識什么才是真的流氓呢。”

大概是覺得,到了學校后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做,這天晚上張逸文做了好幾次,才放過梁肖友。致使第二天去辦理入學手續的時候,梁肖友全程都是站著的,所有的程序都由張逸文跑來跑去辦理好了。

張逸文拿著梁肖友的行禮把梁肖友送到了他的宿舍.B大的宿舍是四人間,又個獨立陽臺,看起來差強人意。梁肖友被分到了2樓206,張逸文是4樓408.等他們到206的時候,宿舍這時已經有兩個人在了。見到張逸文和梁肖友進來,都打招呼道“又來了兩位兄弟啊。”

“你們好,我不是這個宿舍的,他是。”張逸文說道“我是張逸文,金融專業的,宿舍在四樓,他叫梁肖友,我是他哥們兒。”

“你們好,你們好,我叫常封,從小學三年級起大家都叫我眼鏡,你們也可以這么叫。你們兩個還挺幸運,最好的哥們還能考進一個大學。”左邊上鋪一個戴著眼鏡的文弱男生笑嘻嘻地說道。

“是啊,能上一個大學不容易啊,我叫梁軒,河北來的,你們好。”

“你好你好。”張逸文頗為正式地過去和常封、梁軒握了個手,“張逸文,S市的,小友也是,以后我們小友還有望大家多多照顧了。”

“客氣客氣。”

“你在那邊上鋪,行不?不行我去找人,幫你換個下鋪?”

“不用不用。”梁肖友說道“上鋪挺好的。”

“那好,你在這兒坐會兒,我幫你鋪床。”

“不用,我去就行。”

“聽話”張逸文不容置喙地說了句,利索地上去鋪床去了。”

那兩個哥們在一旁看得頗為羨慕,紛紛表示“看看人家的哥們,我那些哥們都可以絕交了。”

給梁肖友收拾好了,張逸文又去自己的宿舍收拾,等全部處理完畢,天色已經黑下來了。但是,梁肖友這邊,另一個床鋪的哥們也不見過來,張逸文跟那兩個哥們說“走啊,第一次見面,出去喝點,我請客。”

四人出去吃了一頓,胡天海地的一頓瞎侃,迅速化解了陌生,一頓飯結束,四人已經稱兄道弟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王燕輝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