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記玩小嫩草 老爺爺操孫女

小蠻兔小蠻兔 2020年06月24日 來源:互聯網 436 次 收藏

夜幕降臨,四下寂靜。

小野鹿坐在窗邊,傾聽著今日闖入的仰慕者絮絮叨叨的述說。從他出道以來拍過好看的照片,到僅有出席過的幾場公益活動,事無巨細,好些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

他知道鐘黎的年紀其實很小,化形時間比他出道的年份還要晚很多。大概是真的很喜歡,早些年的事他都特地做過了解。小野鹿的心中也很感動,他拿出從未有過的耐心,努力跟隨對方的語速,傾聽一個崇拜者的心路歷程。

鐘黎的心情自然也很好,本來無比狼狽的一天,竟然以這樣美好的氛圍收場。窗前月下,氣氛正好,偏生有人這時候打擾。

一眾少女被定在門外,罰站了半個小時。小野也不是什么心狠的人,隨即收回符咒放任她們離去。

小姑娘們吃了癟,不敢再挑戰權威,想撒氣也只好挑軟柿子捏。這些人一開始就是被方征攛掇,正趕上鐘黎到日本開演唱會,方征仗著手中的符紙,一路上被人供養著免費吃喝。此時沒了符紙依仗,塑料隊友們棄她逃跑,方征捏著口袋里的五百日元,面露絕望。

方征雖然學習廢、技術渣,但是好在臉皮夠厚,索性賴在博物館門前,求收留。

她被阻隔在博物館正門之外,同小野的茶室之間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方征姑娘青春年少,嗓門全開之后的聲波極具穿透力。茶室內剛醞釀出一些粉紅色的泡泡,便被這聲波化為的利劍盡數戳破。

“鐘寶,男神,老公開門啊!我漂洋過海來看你,如今身無分文了,又冷又餓,求收留……”

“可憐可憐我吧,小白菜兒哎,地里黃唉,水靈靈的,就要涼唉……”

“黎黎,鐘寶,鐘小受!快放我進去!不然我報警了,說你強【奸我!”

“嗚嗚嗚,偶像我就是開個玩笑,真的好餓,給個饅頭也行啊……”

小野先生不愧是修禪的,定力十足,數著佛珠八風不動,目光一直停留在對面之人的身上,從未離開。鐘黎卻沒有他這份耐性,男神如此和藹,沒有架子,卻總有這種人不懂事。

“要不,把人放進來吧,”鐘黎看了一眼小野鹿的臉色,商量著問,“讓一個小姑娘在門外這么嚎,的確不好。”

小野鹿以為他是心善,正要夸兩句,就聽對方接著說:“實在是聒噪,拉進來直接打暈,就沒有人打擾我們說話了。”

小野鹿笑了,心想你難道沒發現自己也很聒噪嗎?他施法收了禁制,點頭示意鐘黎:“去吧,報你的仇。”

得到男神的首肯,鐘黎像是要趕火箭,單手撐著桌子要竄起來。結果確是雙腿綿軟,側向栽倒,一天內第三次撞進偶像懷里。

饒是鐘寶臉皮本厚,這次面上也有些繃不住了。他紅著臉,推著對方的胳膊想要離遠。雙腿麻麻的針刺感襲來,正想起身的鐘黎,再次不爭氣地摔進偶像的懷里。

“我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啊!”鐘黎捂臉悲泣。

似乎習慣了他的冒失,小野先生并沒有生氣,甚至在他的背上輕輕拍了幾下,以示安撫。“不舒服嗎?”他輕聲問。

“沒有……”鐘黎更不好意思了,小聲解釋了一句,“就是……腿麻了。”

方征是被小野鹿親自放進來的,這位館靈不茍言笑,身手又好,小姑娘老實地跟在身后,不敢多話。

這小魔王很少像現在這樣乖得不行,然后她就被關禁閉了。

小野鹿將少女引進一間客房,勒令她給家里打了個電話,隨后就鎖住了房間。室內有食物有水,也有獨立衛生間,少女方征得到無情的指令:“老實呆著,有事沒事都不要找我。”

天色也晚了,小野鹿給鐘黎找出一身衣服,安排他洗漱休息。

博物館畢竟不是私人住宅,不存在客居于別人家,共用公共空間的那種曖昧的場景。小野鹿給鐘黎安排的是一間員工宿舍,空間不大,但是自帶臥室,物品俱全。

清涼的流水沖洗掉汗水和塵垢,鐘黎覺得渾身舒爽,心情也飄了幾分。浴室中的鏡子本就是自帶美顏功能的神器,鐘黎透過鏡子看著水霧中的自己,更是感覺這鏡中之人靈光水潤、貌比天仙。

他將換下的臟衣服丟進洗衣機,低頭就看見靜止于墻角的洗衣液。這房間還真是什么都不缺,鐘黎失落地倒好洗衣液,又設置了一下洗衣機,準備躺下休息。

一套藏藍色的男士禪服被疊好放在床頭,是小野鹿自己的衣服,男模身材,對鐘黎來說略微有點大。上衣十分寬松,鐘黎套在身上,堪堪遮住了臀部。

將套裝的長褲丟回床上,鐘黎深吸了一口氣,開門走了出去。

博物館的工作區采用的是單層庭院的格局,南部用于待客和辦公,西側是輔助用房,東、北這半邊則并列著幾間小宿舍。小野鹿住在館長的房間里,是兩向相交角落處的一個套間。

鐘黎醞釀著情緒,沿著回廊向小野的住處走去。月光打在他的身上,將裸露的小臂和大腿襯得瑩白發亮。

偶像的經歷,使鐘黎感覺敏銳,他發現身側似乎有一道灼人的目光正在注視著自己。他回過頭,就見隔壁漆黑的客房內,將頭緊貼在玻璃上流口水的方征。

“刷”,窗簾強制關閉,少女方征被布料大力抽打到地上。小野鹿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這么晚了,你找她做什么?”

鐘黎被嚇了一跳,循聲轉身,卻沒看到偶像的影子。對了,他是這博物館的館靈,可以操控建筑中的一切,那自己剛才的行為豈不是都被對方看在眼里?

眼見男神誤會,鐘黎想要解釋,可看此時自身的形容,直接進去,目的也太過明顯了。他尷尬地站在原地,進退兩難。

“進來。”對面的房門被人從內側推開,小野鹿的聲音再度傳來。

男神的話不敢不聽,鐘黎跟在小野身后,同手同腳地走了進去。

房間就像主人一樣,簡單整潔,只有茶幾上的水杯和沙發上的毛毯,顯示出了一點生活痕跡。

小野鹿讓鐘黎坐在沙發上,揮手招來水杯,里面裝的是牛奶。鐘黎局促地坐了下來,不敢有太大幅度的動作,還將衣擺向下扯了扯,蓋住大腿根部,卻更加顯得欲蓋彌彰。反應過來后,他觸電般縮回手,卻發現小野鹿正盯著自己的腿,眼中含笑。

鐘黎訕訕地接過牛奶,道謝后喝了一口,溫的。

“這么晚了,你找隔壁的小姑娘做什么?”小野鹿問,“我記得,有準備褲子給你。”

“和她沒關系,我是來找你!”鐘黎連忙表明清白,他將牛奶放到茶幾上,就要站起,卻感受到雙腿的涼意,跌坐了回去。

“找我什么事?”小野鹿注意到對方嘴唇上方沾染了半邊奶沫,強迫癥發作,想要幫他擦干凈。

鐘黎沒發覺男神的目光,還沉浸在自證清白的理由中,再度犯蠢說了句:“我……太熱了,您能不能把溫度調低一些。”

小野鹿被他焦急的表情逗笑,拉過手邊的薄毯,蓋在了鐘黎的腿上。

館內的溫度由小野鹿親自控制,因為室外炎熱,客廳內此時只有十五六度。鐘黎在回廊中,就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乍一進室內,凍了一個激靈,隨后心情幾次變化,身上也是忽冷忽熱。

裹住薄毯后,溫暖沖擊到皮膚上的雞皮疙瘩,鐘黎的兩條腿不受控制地抖了幾下。

小野鹿弓著身體,雙手撐在鐘黎的大腿外側,隔著薄毯,向內接觸到他的臀部。

鐘黎向后仰倒,靠在沙發背上,他看見男神抬起了一只手,緩緩靠近。小野鹿將手指撫上對方的唇,擦去那一層白霜。

鐘黎有些羞赧,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大眼睛上抬,無辜地瞪視小野。一個無意的動作,卻被對方當成了邀請,鬼使神差地,小野鹿竟將手指放到唇邊,舔了一下。

小野鹿男模出身,本就是個行走的荷爾蒙,更別說現在這副樣子,根本不是鐘黎一個小菜雞承受得住的。鐘黎覺得自己全身的熱血都沸騰了,從脖子到耳根都燒了起來,人卻依舊慫得不行,甚至不敢伸出手去抱對面的人。

小野鹿覺得對方的反應有些可愛,用潮濕的手指輕輕撫過他的臉頰和耳根,卻突然頓住了。

“怎么了?”鐘黎小聲詢問,有些想要催促又不敢的意思,、嘴唇和下頜一濕,嘗到了鐵銹的味道。

“抬頭,”小野鹿拉起他的右手舉高,“我給你拿紙巾。”

止血后,鐘黎堵著鼻孔,拒絕了男神的擁抱,悶悶地側躺在沙發上。就算騷到光大腿,他也是要面子的好嗎!

太丟人了,被摸了一下臉就耐不住,男神得以為自己多饑渴啊!衣服都被自己弄臟了,定制款,看起來很貴的樣子。

白色衣料上淋落幾點梅花,小野鹿無端想到了漢語詞“落紅”。也許這個用法錯誤,但他是外國人,就覺得很應景。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蠻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