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美女全彩禁處受辱 難以理解的俗俗碧瑩婚

日日擼日日擼 2020年03月11日 來源:互聯網 298 次 收藏

舒疏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蹦出來,她覷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盛一廷,你會遇到更好的。”

盛一廷怔了兩秒,他似乎是沒意料到竟然有人會這樣委婉的拒絕他,他默了默,而后卻輕笑出聲,拍了拍舒疏毛茸茸的腦袋,頗有些無奈的說:“傻姑娘。”然后自然的扣好帽子,起身,風度十足的走出去。

留下舒疏繼續坐在原地。

自那次之后,盛一廷果然很少再出現在她的面前,舒疏不是沒有惦念過他的,只是她又驕傲得說不出口。

對于舒疏來說,既然已經如此了,那么迅速的從放假的狀態中調整回來,反倒比什么都要重要。

工作室又接了一個單子,是助理接洽安排的,當舒疏發現的時候已經遲了,她看著程白名字大大咧咧的擺在自己放假歸來日程表的第一項,無可奈何。

工作室是有三個攝影師的,舒疏只是合伙人之中的一個,但是不巧的是,另外兩個攝影師都在年前就安排好了工作日程,只有她,因為懶,沒有接任何年后的工作,所以,沒辦法,她只能硬著頭皮去上了。

程白的拍攝是街拍,不是雜志指定的采訪拍攝,但是以他當下的火熱程度來說,上雜志是一定的,只是不一定是單獨的欄目了。

對于前男友的前途來說,舒疏還是要上心的,畢竟她也不是偏執的前女友。

只是沒想到,拍攝那天還是出了岔子。

程白來的很晚,他的工作團隊很大牌。

當看見攝影師和拍攝對象之間幾乎零交流的時候,他的經紀人立馬就察覺出了不對勁,當場怒了,嚴厲斥責舒疏不專業,并要求換攝影師。

不是舒疏不想和程白交流,純粹是因為程白很專業,今天的天氣和環境都很照顧他,姿勢、表情、服裝、光線、妝容都不存在什么問題,并不需要她再去畫蛇添足多說些什么。

經紀人的態度不排除其他因素,但是舒疏不想去深究,她只是當做一個工作,和所有的工作都一樣,并不是說因為是程白才有了例外。

所以在所有人爭執的時候,舒疏打斷他們說道:“我是專業的攝影師,不會帶情緒到工作中,所以這些莫須有的猜忌怕是小人之心了。”

她看向經紀人的臉,目光直直的透過去,深刻的像是看到了經紀人的內心一般,利落而坦率,直白而平靜。

然后拿著包去洗手間補了個妝,她猜得到自己現在的臉色肯定不算太好。

果然鏡子里的人臉色蒼白僵硬,透著說不出的蹊蹺,一點都不像那個自信的她,反倒很收斂很謹慎。

安分的如同另一個不認識的自己。

舒疏勉強勾起嘴角笑了笑,卻無法茍同自己的笑容。

她唇膏的顏色一般不深,隨身攜帶的一支也是同樣的淺色系,只是沿著嘴唇的肌膚輕輕擦拭了一下,氣色卻看起來好很多。

用溫水洗了個手,拿抽紙擦干,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聽到洗手間里面傳來一陣陣的討論聲。

本來舒疏是不愿意聽別人私下里的閑言碎語的,可她聽見了自己的名字。

一個嬌俏柔順的聲音說:“今天的那個攝影師你看見沒?都不敢看我們程白哥,又一個被程白哥魅力折服的攝影師啊!”

舒疏本人表示這句話純屬無稽之談。

或許她沒有不敢看,只是工作之外的眼神就不必了吧。

另一個稍微強勢的聲音說:“我看根本就是不專業。一個好的攝影師是能夠根據藝人給出的看到更好的,提出更好的建議。可是你看今天那個攝影師根本就是啞巴一樣,基本都不說話。我看還是趁早換了吧。”

舒疏的授課老師,世界排行前三十的攝影師安德魯曾說,她是一個有天賦又努力的攝影師。

其實面對這樣的評價,還是回國這么久以來的第一次,平時聽到忍忍也就過去了,畢竟她比尋常人的忍耐力多一個級數,但今天突然覺得這樣只會讓說閑話的人更加猖狂。

舒疏于是拿出手包里的工具,添了添精致的妝容,尤其眼角畫的更加凌厲了些。

洗手間的人走了出來,看見舒疏一愣,默契的對視了一眼。

舒疏轉過頭去,朝她們溫和的笑了笑,勾起嘴角,伴著凌厲干練的眼角眉梢,有一種威懾的氣勢,她說:“在我這個外人看來,專業的經紀團隊該知道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不該說的也絕不多嘴。”

她笑了笑,徑直略過兩個人的身旁,轉回了工作棚。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日日擼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