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上的奶水 省委書記夫人按摩之后

阿達阿達 2020年03月19日 來源:互聯網 1680 次 收藏

手上拿著新鮮的蔬菜沙拉,梅疏影推開書房的門:“淺淺,你還在做什么?吃了沙拉就快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水清淺陰沉著臉抬頭:“你看不見啊?”

梅疏影笑:“你是被林川打擊了決心要發憤圖強了?”

水清淺鄙視地看著他:“今天是誰一口一個林導再一口一個趙老師的?怎么現在就變成林川了?”

“你不是想讓他們看看你的實力,不愿意仗著別人的勢爬上去嗎?不過,若是你想的話,我可以明天就讓他對你點頭哈腰……”

“不用了,”水清淺立馬拒絕,“我想要幫助的話早就找刑焱了,還等你做什么。”

看著又開始拿著毛筆比劃的水清淺,梅疏影將手中的沙拉放在一邊,抬手抽過書桌上攤開著的書,梅疏影戲謔地盯著水清淺:“《毛筆初級入門》,5到7歲兒童強力推薦?”

水清淺劈手奪過梅疏影手上的小小書本,冰冷的面容上是掩飾不住的紅暈:“怎么樣,有意見啊?”

“一點都沒有,”梅疏影答得坦蕩,“只是你對著這個練了有一段時間了吧,還不會拿毛筆嗎?”

“不會很正常好不好,”水清淺白他一眼,“我們是用著鋼筆長大的新世紀青年,毛筆什么的,本來就不必要啊……”

“沒想到能從你的嘴里聽到這樣的話。”畢竟以前你可是那樣的……

“怎么就不能從我的嘴里聽到這樣的話了?”水清淺終于對著書上擺出了一個別扭的造型,“你幫我看看,是不是這樣的?”

梅疏影肯定地點頭,溫和的笑容里卻寫滿了“我現在忍笑忍得很辛苦”:“你的姿勢很標準。”就是莫名其妙的別扭……

“是嗎?”水清淺很是滿意梅疏影的回答,眉眼也舒緩了些許,一手扯開擺在桌子上的書,他將就著這個姿勢沾了點墨瓶里的墨水便提筆往宣紙上寫去。

額,這個……

水清淺恨不得能將整個身子全趴在桌子上,眉眼凌厲地對梅疏影吼道:“不許看!”

梅疏影笑得溫和:“我已經看到了。”

你怎么不去死一死啊?!水清淺漠然地再度掃了一眼自己的墨寶,毛筆一扔宣紙一揉:“毛筆字這種東西,也不好也沒關系的,反正拍戲拍出來的字也不是我寫的……沙拉好了啊?你跟我說一聲我就出去吃了,何必再端進來呢?我們出去吧……你怎么還不走?快出去快出去!”

“淺淺,”梅疏影抓住從他的身邊走過假裝坦然的水清淺的手臂,“字寫得不好可以練,輕言放棄是不對的。”

“我才沒有輕言放棄好不好!”水清淺狠狠地瞪了梅疏影一眼,“而且我的鋼筆字寫得很好的!”

“但是你的毛筆字寫得不好啊。”梅疏影笑著說。

水清淺嘴硬道:“反正到時候只會拍我寫字的樣子而不會拍我寫的字,丑一點也沒什么啊……”

“你現在都寫不好字,那在攝影機面前還怎么寫?明眼人一看就看出來了。”梅疏影不留余地地打擊著水清淺的自信心。

“可是這又不是一天就能練出來的。”水清淺反駁到。

“你演的可是皇上,就算字寫不好,大家風范總是不能少的吧?你寫不好字,姿勢的原因也要占一部分——皇上的姿勢,怎么能不好呢?我來教你吧。”梅疏影說。

水清淺開啟□□的懷疑模式:“你?”

“我,”梅疏影指指自己,“別忘了我可是活了至少有兩千年的老妖怪,這點小事還難不倒我。”

水清淺的回答要多敷衍有多敷衍:“那么麻煩你了,老妖怪。”

“看我的吧。”梅疏影很有自信地微笑。

“喂,”水清淺兇猛地拍上梅疏影放在自己腰間的手,“把你的臟手拿開!”

梅疏影相當坦然地不退步:“這是學習的必要,你不能拒絕。”

水清淺青筋一起:“那我不要學了。”

“這可不行,”梅疏影將他困在自己的雙臂之間,“做人要有始有終。”

“你這樣叫我有始有終?”水清淺相當不高興。

“我怎么樣了?”梅疏影看看自己現在的狀態,“我覺得很好啊。”

“這哪里好了?”水清淺反駁道,“你自己看看!”

“這都是學書法必要的接觸,并沒有不對的地方。還是你覺得,”梅疏影湊近水清淺的耳朵,氣息淺淺,“被我這樣近距離的接觸,你心跳加快得受不了呢?”

水清淺被自己耳朵上暖暖的呼息激得汗毛倒豎,嘴上卻死都不松口:“你說什么呢!……那就這樣吧,快點教完快點睡覺。”

梅疏影笑得溫和無害:“好的。”

水清淺的掙扎不是沒有原因的。某位恬不知恥的老妖怪仗著自己比別人多活了一點時日肚子里的黑墨水比別人多真的是可勁地占便宜了:先是讓水清淺站到書桌前,然后握著他的手一面扳動他的手指教他自然地握毛筆的姿勢,一面默不作聲地吃著豆腐;接著另一只手直接搭在水清淺的腰上,美其名曰為方便感受水清淺肌肉的運動,好對水清淺的姿勢做細微的調整;最后用手完美地將水清淺的手包覆,靠近他的耳朵細細地講解,于是輕緩的呼吸就帶著冬日的白梅香氣淡淡暖暖地撲在了水清淺的耳畔……

水清淺全身都起滿了雞皮疙瘩,耳朵更是紅得跟燙過的一樣,咬緊牙關忍著心里莫名的悸動,在梅疏影的帶領下寫下了兩句詩。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清瘦的字跡,凌厲的筆鋒。

水清淺望著紙上含有兩人名字的詩句發愣,兩只眼睛莫名地在紙上挪都挪不開。

梅疏影淺笑。

“淺淺,你要不要自己試試?”

“啊?……嗯。”水清淺在梅疏影的提醒下回過神來,沾了點墨汁,鬼使神差地落筆。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這是……”水清淺望著自己的手,臉上是驚懼,是迷惑……

梅疏影握住他的手:“想要表揚嗎?寫的很好哦,淺淺。”

“你給我放開!”水清淺抽回自己的手,把梅疏影推開就往門外走,“睡覺了!”

梅疏影趕忙叫住他:“沙拉你還沒吃呢……”

“吃吃吃吃吃,一天就知道吃!”水清淺回頭瞪他一眼,“你自己吃你的吧!”

“他想起來了嗎?”如絲般的黑線迅速纏繞,月黃昏出現在梅疏影的身后。

“誰知道呢……”梅疏影溫柔地撫摸著宣紙上的字跡,眼中滿是濃郁得化不開的懷念,“他若是想起來了,怕也只會怪我吧……”

月黃昏木著臉開口:“我覺得他要是想起來了,你最應該先懷疑的是孟老頭在煮湯的時候是不是偷工減料了吧。”

梅疏影向月黃昏伸出手:“那這就是閻王該擔心的問題了。”

月黃昏抓住他的手,身體化成一團黑氣,將梅疏影吞沒……

被吃了豆腐的水清淺木著臉心潮澎湃得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那種莫名其妙的心情將他折騰到兩點半才睡,一睡就直接就睡死了,躺在床上跟豬一樣,任憑梅疏影的手冷到冰點了,他還是閉著眼蜷著身子裹在被子里奮力掙扎,整個人完全是昏昏沉沉的,起都起不來。

梅疏影很無奈地皺眉:“淺淺,你真的不起來?”

回答他的是無聲沉緩的寂靜。

于是跺跺腳地球都要抖三抖的老妖怪很干脆很愉悅地向現實妥協了。

將水清淺從床上拖起來,梅疏影一面溫柔地給水清淺穿上衣服,一面默默而不著痕跡地吃著豆腐,然后又用公主抱的姿勢將水清淺抱到了洗漱間,一手環著他的腰,一手將電動牙刷塞進他的嘴巴。

至于怎么漱口這件事么……老妖怪有小法寶,不用擔心。

用手試了試溫度,梅疏影將溫熱的洗臉帕覆上水清淺的臉,溫柔地擦拭著。

雖然做好了早飯,但是看了看時間,再想了想人類緩慢的移動速度的梅疏影果斷地裝上兩份三明治,扛著水清淺就往外沖了。

將水清淺輕柔地放到副駕駛上,梅疏影細心地為他系上安全帶,油門一踩,時速瞬間飆到120,笨拙的保姆車開始了它今生第一次的風馳電掣……

至于嚴重超速行駛對人民群眾造成了不可忽視的安全隱患之類的事,老妖怪淡定地表示他有很多認識的在上面當高官的除妖師,這一點完全不用擔心!

半途上水清淺終于醒了過來,梅疏影瞬間將車速降至60,手上摸出個樂扣飯盒來:“淺淺,早飯。”

好不容易緩過來發現自己身處何方的水清淺猶豫了一下開口:“關于洗臉刷牙什么的……”

梅疏影答得很快:“我幫你搞定的。”

水清淺愣愣地看了自己的衣服一會兒:“那我的衣服……”

梅疏影笑容暖暖,如同冬日陽光下盛放的白梅:“我幫你換的。”

水清淺的臉黑了一半。

梅疏影就跟沒看見一樣,開始明目張膽的調戲:“淺淺不愧是做模特的,身材真的是很好呢!還有,你的皮膚好白啊,不像……”

“夠了你給我閉嘴!”水清淺的臉全黑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