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的小說閱讀網 一覺醒來我成校花系統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15日 來源:互聯網 643 次 收藏

丞相府,自相爺成親后,新上任的夫人接過了管家的權利。

以往過于寧靜的相府開始有些喧鬧人氣,來往的拜帖也多了起來。所幸剛成親不久,倒也沒人不識相的硬要拜會。

多是借這個名頭向丞相府示好的,因此,三朝回門后才是久久該在宗婦面前正式露臉的時候。

現在只需管管重大的事務,其余的流程自然有人會去做。

十分悠閑的久久便又開始鼓搗藥經了,一時丞相府私底下議論紛紛。

下人們也就知道了夫人這一特殊的愛好,可惜還有一個更特殊的愛好他們是無緣得見了。

皆以為夫人如此愛重相爺,頓時傳為佳話。但,到底誰也沒當真夫人的醫術能有起死回生之效。畢竟連慧遠大師已然斷言相爺歲不過三十。

鼓搗時,久久就在想怎么就沒人發現自己和宋玨從未圓房呢。隨即又拋到腦后連想都不再想,還是莫探究的好。

說實在的和宋玨相處還是挺輕松的,不會的問他,想要的問他。簡直就是有事找宋玨準沒錯,和某個機器貓的功能挺像的。

無所不能的相爺在久久的心里豎起了高大的形象,雖然與自己心中的盤算相差無幾。但一不小心弄過頭了,雖是睿智如相爺也是頗為苦惱。

經過幾日細細的思量,久久還是覺得自己該做些什么。也許不知什么時候宋玨便隨著大軍出征,自己到時候就算想挽救挽救也是鞭長莫及了。

如此這般想著,待三朝回門后便再也沒有出過丞相府。其他的宗婦即便是想見上一見也沒有機會得以見上這位相爺夫人是何種風華氣度,偏偏宋玨私下多有縱容。

下人們看到夫人毫不理會邀約的做派相爺也依舊縱容,便明白夫人在相府中的重量。因此,做事行為舉止越發尊重謹慎與諂媚。

在相府只要聽從夫人的指令便可,夫人說上哪就上哪,夫人不愛吃的食物絕對不讓它出現在廚房。心里達成這樣的一致。

當時正在書房批閱宗卷的宋相爺聽聞,眉頭輕挑,眸中的笑意浮動。只回了宋青一句∶“準了。”

此話一出,當真是莫敢不從。

也讓相府眾人明白相爺對夫人的縱容可謂是毫無底線,每每在外聽到哪家哪家又出現什么妻妾紛爭的時候,默默地在心說了一句∶“相爺英明。”

這個真是可喜可賀呀!!!

在某次,英明神武的相爺大人再次接受夫人愛的調養后。久久提出請求,希望能開辟出單獨的藥房。

在相爺再次喜聞樂見且矜持的迷之微笑中,鼓勵的眼神中,久久更是信心大漲。將自己最近幾日研制出的藥拿出來,喜悅的表達了希望尊貴的相爺大人能夠施舍幾個人讓自己試藥,并且再三保證絕對沒有危害。

然后…然后大方的相爺十分愉悅的同意了。在久久歡快的聲音,在暗衛被出賣的小憂傷的眼神中。相爺大人神情很是淡定氣若,連同嘴角的一抹微笑也未偏離弧度,甚是君子風度,翩翩爾雅。

不出幾天,備受折磨的暗衛們已經對久久懷著深深的敬意。在外兇狠毒辣如狼的暗衛,一到久久面前乖巧的似綿羊般不像樣。

這日,丞相府一如往常。相爺一下早朝便回到書房辦公,夫人繼續窩在新開辟的藥房中研究藥物。

府中只有兩位主子需侍候,下人們倒也十分清閑。

如此平靜非凡的日子,在晚膳時卻突如其來的爆發了。

一如平常,夫妻二人享受著寧靜的晚膳,相爺大人時不時夾夫人愛吃的菜,而夫人則對著相爺一笑。

要多和諧有多和諧,要多恩愛有多恩愛!!!

雖然剛開始時,看到相爺主動夾菜給夫人時驚掉了一堆伺候的人下巴。而因夫人一笑導致夾的菜中途掉落,相爺也能夠在夫人驚詫的表情中鎮定自若的表示這是一個意外。

只見,相爺又給夫人夾著愛吃的菜。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面色也略顯氣色。隨后,微笑道∶“夫人,最近邊境八百里急報言明圖梁、晉成蠢蠢欲動,頗有結盟之勢意圖吞并我禹國。過幾日想來便會有傳聞進京都,為夫順勢便向陛下請旨前去邊境。”

這個消息真可謂是太糟糕了,兩國圍攻一國,多半危矣。即便是險中求勝,也并不能保證會損失多少。更何況相爺還打算親臨戰場,恐怕…

服侍在一旁的下人紛紛蒼白著臉,皆小心翼翼的望向夫人所在的位置。

相爺與夫人新婚燕爾,正是濃情蜜意之時。卻要受夫妻分離之痛,換做旁人卻是難以忍受。

久久聽聞倒是十分的淡定自然,反問道∶“什么時候走,我幫你收拾好行李。”

(づ‖ ̄Δ ̄)づ這反應怎么有點不對勁吶。不是應該大吵大鬧,為何如此平靜,平靜的讓人恍然無措呢。

不管大家是信也不信,久久是真的很淡定的享受著滿桌的美食。

倒是斯文俊秀的相爺大人眸色深深,臉上的笑意說不出的風流清雅。清風送朗的眉間多了幾分認真。

手上夾菜的動作不落,久久的面前多了一堆小山般的食物。嗓音閑逸舒緩道∶“待我離開后,那些宴會若無必要便不參加了。若是在府中呆得無趣,也可以回顏府玩玩。想來岳父岳母也是十分記掛你。”

優雅愉快享用美食中,久久也不忘仔細聽著他的告誡。發間精致瀅美的步搖映襯著她白皙粉嫩的皮膚,滿是緊致美好。

宋玨突然好想將這樣的她好好的藏起來,但到底是冷靜自持的人。

傾身輕聲∶“好好的在京都等我回來。”抬手拂下粘在她臉頰上的晶瑩糕,似有所眷戀般。

如此伺候孩童的動作,讓久久極其不好意思。憋得兩頰緋紅,水潤的杏眸更似淚眼婆娑。很是羞意的垂下頭,發釵搖動間清越作響。

看著主子極其自然嫻熟的調戲夫人,而夫人害羞的模樣。眾暗衛心口愣是哽著一口老血,憋得內傷。為啥平時夫人看起來極是天真爛漫的小女孩,然而一碰到試藥卻手段無情呢。

那備受拋棄受傷的心碎成一片一片的,再也補不回去了。

暗衛們當然不會理解久久對試藥的狂熱態度,這可是以后保命的東西,怎么能就這么白白錯過。

所以當久久與蒲柳先生這一老一少的相遇后,藥癡的屬性便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轉眼之間,時光匆匆。而果然如同宋玨所說,邊關傳來兩國結盟陳兵禹國邊境的消息。一時,京都風聲鶴唳。

在這樣人人自危的氛圍中,天子下達了出征的旨意。樓玄任兵馬大元帥,宋玨任監軍之職,四十萬大軍隨征。三日后即刻啟程。

此消息一出,便幾家歡喜,幾家憂。

可,無論京都各世家的反應如何,也無法阻止這場戰爭的開始。

無數的念頭飄過心間,眾人只盼著宋相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不負第一才子的名頭。又想著戰場刀劍無眼,宋玨一向體弱,可謂是前途未卜啊。頓時,感嘆連連。

而這些日日夜夜不論是忠臣奸臣皆一致的徹夜難眠,亡國可不是說說那么簡單的事。家破人亡,民不聊生。仰仗他國鼻息生存,茍延殘喘。

任外面如何紛紛擾擾,丞相府一概如平常般安靜,無形之間倒也安撫住浮躁的人心。

主臥里,久久讓綠芽將一平凡的盒子端出來。伸手將其推到桌子另一頭宋玨所在之處。

很顯然當綠芽抱著盒子出來的時候,宋青的身體有那么一刻僵硬。宋玨一眼便瞧出,遂將目光投注在這個普通盒子上。

絲毫沒有立刻打開的模樣,倒是十分閑適微笑的問道∶“夫人這是?”

久久彎著杏眸,雙手寶貝的撫摸著,甚是歡喜道∶“這是我與蒲柳先生一同研制出來的藥丸對劇毒、刀傷、箭傷、暗傷有十分顯著的效果。其中一青蘭瓶止血尤為有效,想來你應該用的上。”

宋玨了然,道∶“夫人果真厲害非凡,為夫不及啊。能有夫人為妻,當三生有幸。”雙手遞上一盞清雅幽香的梅花茶,當真心服的誠意十足。

久久動作十分嫻熟的接過茶杯,悠閑自在的品嘗起。二人之間默契非凡,一個遞的嫻熟,一個接的安心。

輕眨眼睛,好似有些歡喜。眼底一片晶亮晶亮的光芒,有些小脾氣的自豪∶“當然。”說著自己都逗樂了,歡快的笑聲飛揚肆意,鈴鐺清脆。

笑而不語真君子,宋玨嚴格貫徹這一宗旨。只需接下了夫人的好意便可,修長白皙的手指拂過盒子,凸現的紋理清晰可感。

宋青被如此理直氣壯地一句話笑得身體發顫。

綠芽見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姐說的有什么錯,相爺的病都是小姐治好的呢。

為此,綠芽很是佩服自家小姐,小姐說什么就是什么。

成親未多久的宋相便隨著大軍赴往邊關,因男主人不在丞相府都少了往日幾分活躍。

久久也多了幾分倦怠,連平日最喜歡的藥經都不能引起注意。整日無所事事的逛著花園里的景致,很快也厭倦了。

一日清晨,睜開迷蒙的眼睛,久久呆呆的望著床榻上雕刻精細的花紋。

趴伏在柔軟的錦緞綢面,無意識的磨蹭著。整個人窩在鋪滿綿軟被面翻滾,精致美好的錦繡被□□的滿是褶皺。

正帶著其他丫鬟進來的綠芽說道∶“小姐,您醒了。讓奴婢們伺候您洗漱吧。”

床榻上的人影緩緩起身,一陣空靈清越帶著惱怒的嬌嗔傳來∶“都走了那么多天了,宋玨怎么一點消息都沒傳回來,實在可惡。”

這…問題實在是不好回答,候在房間里的侍女們皆低垂著頭,不敢回答主子的問題。

綠芽伸手將床紗撥開分別掛到環上,笑容滿面的回答∶“興許相爺被戰事耽誤呢,小姐若是無聊的話,不如出去走走。”

思索片刻,久久才道∶∶“許久未見娘了,怪是想念。今日咱們便回一趟顏府吧。”

聽聞夫人要回顏府,相府管家立刻著人去準備。

當久久坐在前廳用膳時,一切準備齊全只待主人一聲令下出發。

舒舒服服的用完膳,相府一眾在久久的命令下出發了。顏宋二府之間的距離格外的遠,自嫁到相府后久久才發現原來不止和顏府,與其他世家同樣遙遠。此方唯獨宋家佇立,若非久久熟知詳情也當真被蒙蔽了。

所謂帝王給予的最高尊榮不過是虛妄,謀財害命才是真相。可惜,世人皆看不清著權勢滔天的背后是怎樣令人顫栗的深淵。

也不知宋玨怎么樣了?

久久趴在車轅里的檀木小臺上,聞著檀木的清香味。眼神迷蒙,胡思亂想著。

一個時辰,馬車穿過繁華熱鬧的大街,安靜祥和的官道。平穩的來到顏府門口,一排大理石石獅英武雄姿的站立。望著親切熟悉的大門,跟隨久久出嫁的奴仆臉上難以掩飾的喜悅。

看門的守衛老遠便看見相府的車轅悠悠的駛來,便明白是大小姐回來了。一個守在門口,一個急匆匆的跑進府去。

走進府的久久便與急切的顏母相遇,久久帶著女兒家的依賴,極其歡快的喊道∶“娘。”綠芽緊跟著喊夫人。

母女二人激動的快要落淚,在一眾仆人的勸慰下才止住,雙雙前往后院。

聞訊,在書房的顏氏父子急忙趕來相見。

大小姐回來了,顏府上下又是喜悅又是一陣忙碌。

當顏氏父子趕到時,久久正和母親聊得開懷時候。時常講相府中的趣事好以寬慰慈母的一片疼惜。

抬首看見趕來的顏氏父子,當即站起身微笑地喊道∶“父親,阿弟。”

顏崇大方邁步走進,爽朗笑道∶“看來,即便是少卿不在,咱們也不用擔心女兒了。”

身后的顏堯之稚嫩的臉上滿是認真的神色,語氣親切∶“阿姐。”

久久微微一笑,讓綠芽將準備的禮物拿來。

“母親,這是九品紫參和燕窩,您要時常讓下人做著吃。父親,這是王道章篆刻的刻章想來您是十分喜歡的。聽聞阿弟要下場試考,這套七墨文房四寶便送予阿弟,望阿弟‘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顏堯之認真回道∶“定竭盡全力。”

顏氏夫婦欣慰的看著姐弟二人感情深厚,待他們百年身后,也好相互依靠。

一時,相談甚歡。

突然,一護院走進恭敬道∶“老爺,外面有一人說要見小姐。”

顏崇皺著眉頭,緩緩出聲∶“那人做何種裝扮?”

又道∶“衣著并無甚特別,只是,衣擺上似有一只鷹。”

顏崇大概如何想破腦袋也不會明白的,久久與綠芽卻是一驚。這不是相府中的暗衛嗎?

久久與綠芽對視一眼,相處的默契使得綠芽立刻明白小姐眼神里含意。

當下綠芽站出道∶“小姐,這人,便讓奴婢去會會吧。”

久久點頭示意同意。

不過幾息,綠芽便回轉,臉色異常。側身俯在久久耳邊密語,主仆二人的臉色如出一轍。隨后,久久起身笑著說道∶“女兒今日還有要事未處理,便回了,改日女兒再回顏府看望與父親母親、阿弟。”

走之前認真的對顏氏父子道∶“父親,阿弟。如今京都的風便要變了,你們要小心。”風馬牛不及的一句話,卻是讓顏父的臉色一正。多年從政的敏感使得顏府立刻想到朝堂上的局勢,只是一時還未想到更深處。

待久久離去,便攜同顏堯之進了書房。想來一時半會是出不來的。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