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跟兒子在玉米地做愛—男鴨子舔富婆到吐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23日 來源:互聯網 1482 次 收藏

顧淵坐在縣衙后宅獨屬于他自己的屋子里翻看著林思遠交給他的冊子,外面不知何時下起了雨,濕冷的風吹得人頭疼。

他放下手里的冊子,閉眼揉著眉心,忽然,動作一頓。

還不等他有所反應,頭頂上已經落下了一道清冷的聲音:“嘖嘖,這還是我見過的顧淵顧司隸嗎?我記得顧司隸生得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啊,怎么許久不見,顧司隸這臉就變成這樣了?”

帶著調笑的話語并沒有讓顧淵惱羞成怒,雖然這種情況若是放在平常,他早就讓人動手教訓了。

顧淵笑了笑,起身走到一旁擱置盛了清水的銅盆架子前,嘩啦幾聲水響過后,就露出了他本來的容顏。

然后他抬頭看向坐在房梁上的池魚,微微一笑問道:“現在呢?”

池魚被那笑容晃了神,整個人也差點狼狽從房梁上摔下來。

她是真沒想到顧淵會是這樣一個人,不是都說顧淵平素最討厭別人說他的容貌嗎?

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那剛才又是怎么回事?

她總不能是找錯了地方吧?

池魚有點懷疑人生。

“池小姐不妨先下來,那上面危險,萬一池小姐又像上次一樣,忽然從上面掉下來落到我面前,那豈不是很掉面子?”顧淵道,“畢竟這里的光線可比坑底明亮多了。”

池魚身形一晃,這次是真的從房梁上掉下來了。

顧淵就在近前,但他非但沒有伸手去接,還往后退了幾步。

池魚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這點應變能力還是有的,只是先前太過驚訝,沒有及時反應過來。

只見她身形在空中一扭,旋即對著地面打出一掌,掌風與地面相碰又彈了回來,讓池魚下墜的身體微頓,然后就安然無恙的落到了地面上,沒有絲毫狼狽。

顧淵含笑拍了拍手掌,“好!不愧是春風樓第一殺手!”

池魚也笑,笑意并未達眼底,“果然是臥虎的老大,當今陛下手里最鋒利的一把刀,居然這么快就查出了我的真實身份,早知道這樣,我就換副模樣來見你了。”

“現在換也是一樣。”

顧淵可不認為眼下展露在自己面前的是殺手十六的真正樣貌。

哪怕它看起來的確像是真的。

“現在就算了,天色太晚了,地方也不合適,等下次吧。”池魚擺擺手,一屁股坐到了顧淵先前坐的地方,“顧司隸還是先把我的東西拿出來吧。”

她拎起手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碗茶,視線卻落在了顧淵沒來得及收起的冊子上,“咿,這冊子做得還真是不錯啊,上面還有畫像...是林大人的主意吧?”

顧淵倒也不介意她看,反正她看了就只是看了,不會出去亂說,也不會去想這些東西到底是用來做什么的,畢竟這些事都和她沒有什么關系。

沒有關系的人事,十六是不會在意的。

這些,臥虎早就調查得一清二楚了。

雖然那些人還并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十六其實是個女孩子。

顧淵見池魚一副宛若在自己家的自在模樣挑了挑眉,隨即也抬腳走過去在筵席上落坐,道:“池小姐可真是自在,不知道是對自己太過自信還是對我沒有半點放在眼里?”

“你看。”池魚忽地湊近顧淵,兩人的鼻尖差點挨到一起,“看我的眼睛,在里面看到你自己的影子了嗎?”

顧淵一愣,等到反應過來池魚是什么意思之后,耳尖就悄然紅了起來。

原來顧淵還是個單純的孩子啊,池魚眨眨眼,覺得這樣的顧淵看起來很是有趣,捉弄的心思便這樣毫無預兆的鉆了出來。

她往后稍稍退開些許,張嘴就道:“顧淵,你看我,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喝什么嗎?”

“..最想呵護你。”

“..你的眼睛真漂亮,里面只適合裝我。”

“..我想你的本質一定是一本書,不然我怎么越看越想睡啊。”

“..你看我腿是不是有點毛病,怎么我一看到你就走不動道兒了啊?”

“……”

池魚一口氣說了好些土味情話,直聽得顧淵臉紅到了脖子根,眼瞪圓,唇微張,手指指著池魚你了半晌,都沒能說出來一句完整的話。

這個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女孩子?

或者說她還算是女孩子嗎?

怎么能..怎么能對著一個初次見面的陌生男人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么露骨的話?

顧淵腦中不合時宜的想起了那時在坑底,面前的女孩子喃喃念出的詩句,這個人,真的對他沒有抱著別的心思嗎?

就算沒有抱著別的心思,肯定也是一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吧,不然怎么能在那種時候精準無誤的把自己的名字寫在詩里念出來?

對于顧淵腦海里轉過的種種想法,池魚全然不知,她只是覺得這樣的顧淵很有趣,也深覺傳言不可信。

但她只是拄著下巴彎著嘴角盯著面紅耳赤的顧淵看了片刻,就做起了正事。

她可沒忘記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拿回她的兵器。

在顧淵面頰火燒火燎的感覺終于消退幾分的時候,顧淵又陡然聞到了一股馨香,垂眸一看,便看到一顆毛茸茸的腦袋不斷往自己懷里鉆..他五指握拳攥緊,渾身僵硬不動。

那人卻像是把他當成了木頭樁子般,上下其手。

等到那只手碰到顧淵的腰帶時,顧淵打了個激靈,從女孩子開始對著他說那些露骨話,就頭重腳輕飄飄然的他終于回過了神。

原來這一切都是她的計謀啊,果然是第一殺手啊,擅于利用自己以及身邊的一切來迷惑敵人,擾亂敵人心神,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

可惜了,軟劍并不在他的身上。

“池小姐,摸夠了嗎?”

“還沒”沒字才剛出口,池魚就察覺出了不對,她幾乎是立即跳離了顧淵的懷抱,摸著鼻頭干笑解釋,“就是那什么,我只是..看顧司隸挺瘦的,有點好奇是不是真的這么瘦,所以..”

“所以就動手了?”

顧淵似笑非笑的抱臂著絞盡腦汁說謊的池魚。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