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的同學吃我胸 玲玲和芳芳經常一起玩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3月27日 來源:互聯網 248 次 收藏

白華的掙扎撕裂了他的舊傷,于是宮中又好一陣忙碌,明月被晏玄教訓了一頓,但是白華知道他們只是作作表面功夫,為什么明月一定要帶他去溫泉,為什么晏長生會在那里出現。這一切也過于湊巧了。

同時白華也開始反思,過去的那段共同經歷,是否對兩人來說過于沉重了,畢竟對于晏長生來說,也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就算是白華自己,雖然得到了寶貴的感情,但是若要他選擇,會不會寧愿一切都未發生,也未可知。

晏玄和晏緋經常來看他,晏緋更是恨不得天天粘著他,白華發現他們倆之間有些若有若無的心靈感應,也許是血緣使然,明月總是能找到他在哪里,能感覺到他開心還是憂郁。

晏玄有時候帶來一些新的消息,方家的老祖母一個月以前就去世了,算起來正好是白華離開京城的時候,估計是白一卿拋開一切,孤注一擲地來劫持白華。

方棠溪確實是方小簪的后人,方小簪死于綏南合圍,彼時天下已大定,按理說不會出現如此敵我懸殊的戰役,也許真的如白華所猜測的,是晏杞桓做了手腳。因為戰敗,方家被奪爵削為平民,很快在京城消失了,許多年后,才有一個對當年一無所知的方棠溪,又攜他的曾祖母回到天啟。

那三個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已經沒有人能知道了,白一卿性情大變,也許是已經只剩一半靈魂的原因,只剩下回去的執念飄蕩在人世。白華自己也對過去的事情完全沒有記憶,所以能不能回到大海,對他來說反而沒有那么重要,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他設想自己過去的人生,只覺得一片空白。

不知不覺,冬天已經過去了,三月到來,草長鶯飛,春光明媚,白華不愿意去想自己的歸宿,只是做出了決定,心中慢慢平靜下來,只愿好好享受當下的時光。

一日晏緋纏著他,說要去郊外游玩,白華在這深宮之中,也待了很久了,不禁懷念起外面來,于是兩人坐了車,往城外的綠水青山駛去。

他們去的是一個小湖,湖岸楊柳拂風,桃花滿枝,十分美麗,侍從們在亭子三面攔上錦緞,留明月與白華坐在里面,喝茶賞景。

白華想起去年的此時,自己還是和幾名同窗,在郊外春游了一天,且歌且醉地渡過的,不禁心中感慨,他和明月說自己小時候,說求學的時候,都是明月未曾經歷過的,普通人的生活,明月聽得津津有味。

這段時間一直困擾著白華的問題,也仿佛散去了一些,白華便不知不覺地說了出來:“你看,我們是異族,離開水,在這人世間,簡直毫無作用,連路也不能走,去到哪里,都需要遮遮掩掩。我們難道就在那宮墻中了此一生了嗎?”

明月似乎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睜大了眼睛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白華明白這孩子就如同那生在樊籠里的金絲雀,他已經習以為常,并不覺得這樣的生活有什么不好,但是對白華來說,他在這大地上,用自己的雙腿行走過,和形形色色的人交流過,體會過平凡情感的可貴,他便不覺得自己能這樣過下去。

白華向明月安慰地一笑:“行了,你這孩子,晏長生在哪里,讓他出來罷。”

說完,便看見晏長生站在亭外,就那樣看著他。他今天穿著一件普通的杏色長衫,更襯得他面如白玉,眉似遠黛,不復之前總是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陰霾,他整個人沐浴在春光之中,說不出的風流模樣。

白華放下手中的骨瓷茶盞,對他微微一笑,晏長生緩步走來,他的眸子深且黑,簡直要把所有的話都寫在里面了。

有宮人進來,把明月帶走了,明月很不安似的,頻頻回頭看他們。

晏長生望著明月離開的方向,良久緩緩道:“今日帶你來這個地方,本來想著,我們可以重新開始。我是晏長生,你是白華,我們沒有那么沉重的過去,在這春日的湖邊,我們第一次相逢……”說完他自己笑了笑,看向白華,“可惜我總是比你慢一步,不是嗎?”

一瞬間,白華幾乎要后悔自己做出的決定,但是他很快穩住心神,對晏長生道:“等我回來以后,我們就能重新開始。”

“你什么時候回來?”

“也許一年,兩年,也許十年,找到我想要的答案,我就回來。”

晏長生嘆息道:“我們錯過了太多……”

白華莞爾道:“那接下來的時間里,好好珍惜罷。”

晏長生伸出手,和白華緊緊相握,在這春意盎然的三月里,相視而笑。

同年九月,一艘并不如何起眼的遠洋海船,在北海灣出發,駛向未知的海域。

洪熙二十五年,奕明帝晏長生退位,太子晏玄登基,即奕景帝,年號懷恩。上皇并未留在京城,而是去了北海灣邊的別宮之中,后時人多有回憶,上皇常于夜晚,漫步海濱,眺目明月,似是十分悵惘。

懷恩十年,有人在近海,看見一艘皇家標記的遠洋船駛入北海灣,船頭立一人,人身魚尾,容顏姝麗,其時朝霞如熾,云海蒼茫,如同太虛幻境一般美麗,從此鮫人之說在北海一帶廣為流傳,被視為吉祥如意的象征,百余年不絕。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