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小鮮肉飛機 少爺太深了要壞掉了h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6月12日 來源:互聯網 966 次 收藏

端午節熱熱鬧鬧地過去了,榮升心里好像總有個事情放不下,也許今天是時候了。他捧著一包油紙包裹得密密實實的物事來到四太太房門前。走廊窗外知了叫得一塌糊涂,榮升的汗出了一層又一層。他想要叩門可又把手放下了,轉頭向來的方向走了兩步又再折回來。看看手上的東西,他終于拿定了主意,把油紙包輕輕放在房門口,再左右摸摸,確實妥帖了。

“呦,是大少爺啊。。。”英兒開門正看見轉身欲行的榮升。

“您。。。有事兒?”英兒正待邁步迎出來,可把榮升急得彎下腰。

“英姐姐,慢著。當心碰壞了。”英兒這才發現地上的油紙包。

“這是。。。什么啊?給四太太的?”

“四姨娘。。。沒歇晌嗎?”

“已經起來了,正在繡花哪。您不進來嗎?”英兒倒不像是在問他的主意,自己拾起地上的紙包,用身子抵著門等他。榮升只好硬著頭皮走進去。

曾經是那么喜歡來這里。不僅僅因為這里有母親房里沒有的淡淡的薰衣草味,有三姨娘房里沒有的雅致色調,有最柔和美麗的姨娘和善解人意的英兒姐姐。不僅僅是因為這些,這里,有他的兄弟。他很小就聽講古的說過“打虎還得親兄弟,上陣須教父子兵”的話。雖然姐妹們都是他所愛的,但也是他將來的責任所系。他一直盼著家里能有一個跟他一樣的男孩子。一個能在十幾年后長得跟他一樣高,一樣壯,可以同游,可以傾談,可以幫他承擔責任,可以一輩子做個現成朋友的兄弟。沒有人知道阿初的降生帶給他多大的快樂。他急不可耐地常常跑來看阿初,看他是不是比上次長長了一些。阿初能坐了,能發聲了,能走路了,離他預想的目標還遠嗎?可還沒等到他真正能跟阿初說點什么,一切就都結束了。自此,這個房間就充斥著姨娘的嘆息,眼淚,和空洞的目光,再沒有那種吸引他的力量了。直到這個阿初出現在大家面前,榮升心頭那一點如豆之光又被燃起。他很想把對兄弟的愛轉移到阿初身上,他很想像以前一樣毫無顧忌地表達,但又明顯感到一切都不同了。

“大少爺來啦!快坐下,瞧熱得滿頭的汗。。。英兒去拿點冰酪來。。。”

“姨娘不麻煩了,我。。。我不吃冷的。。。”四太太這才想起來,榮家門里規矩洋洋灑灑幾十條。大到欺君忤逆,□□宿妓,上煙館,下賭場這些人倫大節,小到衣食住行,節令風習等尋常小事都有定規。其中有一條就是小孩子忌食生冷。但在熱得人發昏的盛夏時節里,只要有個節制,長輩們都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四太太見榮升如此自制,心里暗生一份不忍和佩服。不貪一時之樂,可見是個做大事的材料。她掏出絲帕給榮升擦拭著額角。

“我倒忘了。。。對了,你那包里包的是什么?”

“我。。。是件我不玩的玩意兒,今天找出來送給阿初。。。弟弟。”四太太心里一陣感動,跟著卻是一痛。感動的是情是真的,痛的是阿初消受不起。

“大少爺,我替阿初謝了。以后,你叫他阿初就好。畢竟,他以后是要跟著你的。上下尊卑,長幼有序,這個道理大少爺自然是懂的,阿初。。。我還得慢慢教他。叫順了嘴以后改口就難了,也叫下人們難做。大少爺看呢?”榮升低下頭,剛剛伸出的愛的觸角不得不收縮了。

“姨娘教訓得是。。。”四太太寬慰地笑了,畢竟是個懂事的孩子。她小心打開油紙包,里面是一個泥塑大阿福。這也是她幼時的愛物,不知道為什么今天看見那副低眉順眼的樣子心里有些不舒服。這也許就是阿初一生的寫照吧。細細一打量,這個阿福頭帶紫金冠,身披錦片金箔,做工精細,栩栩如生,竟是貢品之相。

“大少爺,這個太貴重了,阿初怎么承得起?再說他毛手毛腳的,一夕打破了,可不是辜負了大少爺這片心嗎?”

“那。。。姨娘先替阿初收著,反正我也拿來了。。。阿初,還睡著嗎?我看看他行嗎?”

榮升輕手輕腳進了內室,掀開紗帳進了拔步床,只見榻腳放著一盆冰,塌上躺著阿初。阿初小嘴微微張著,臉上一片紅暈,睡得正沉。有一瞬間,榮升有些恍惚,仿佛阿初根本沒有從這個家里消失過,他一直都在,吃飯,睡覺,淘氣,一切都沒有改變過。阿初,我不要跟班,我要一個兄弟。

正是七月流火,今年上海的夏天熱得非往年可比,一大早晨的空氣就已經是黏濕厚重,讓人窒息。外面的世界風起云涌,有人稱帝,有人建黨,□□公館大門內一切如常。榮家幾位少爺小姐課業全停,每天悶在家里畫畫的畫畫,寫字的寫字,萬般無聊。榮華看著桌上放的女紅,心里煩躁得簡直想用針扎自己。她偷偷溜出房間,腳步不停。她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大哥和表姐。

“大哥,表姐,你們別畫了,有那么好玩嗎?都快把人熱死了。。。”

“阿華,你越吵就越覺得熱。要不要我教你畫畫?保證你一會兒就覺得涼快了。”

“算了吧,大哥。你要是會點拳腳,我現在就拜你為師。”

“我的妹妹,你又不是男孩子,會拳腳干什么?”

“誰說只有男的能學?我要保護自己,保護大哥,保護全家,不會點拳腳怎么行?”

“行,你就這樣去稟告父親,他一定同意,說不定能給你請個師傅來家里教呢!”

“大哥,我知道你在取笑我。等我長大了一定行的。”

“行行行。。。你一定行。哎,你跑來干嗎?”

“我實在討厭針線。大哥,表姐,別畫了。你們陪我玩一會兒吧,太悶了。”三個人一番商量,最后決定玩捉迷藏。像榮公館這樣的深宅大屋很適合玩這樣的游戲。

“等等。。。叫阿初一起來玩吧。”榮升提議道。

“干嗎叫那個小赤佬,看見他煩都煩死了。”

“表姐,你還記仇啊!我看多個人玩也好。我們玩過那么多次了,我都知道你和大哥會藏在哪里,好沒趣。今天看這個小鬼頭有什么新鮮花樣。”二對一,麗水想想也不堅持了。

榮升再三向四姨娘保證不會跑出去曬大太陽,而且只玩一會兒才把阿初領了出來。捉迷藏阿初是懂的,他興奮得不得了,小臉上一層光。先由榮升來找人,他捂住雙眼慢慢數數,榮華和麗水瞬間不見了蹤影。阿初猶豫了一刻,那些關著的門可不敢隨便進了。他一縮身躲到沙發后面。榮升沒花時間就發現了沙發后的阿初。看見他只顧悶著頭,屁股撅得高高的一動不動的樣子,榮升差點笑出來。他繞過阿初去找麗水和榮華,幾分鐘后三人都回到客廳。榮升引麗水和榮華悄悄來看阿初,居然還沒動啊。榮華忍住笑坐到沙發上,故意大聲說話給阿初聽到。

“阿初藏得真好,誰也找不到。”麗水也來火上澆油。

“我口渴了,叫芳姐姐準備點酸梅湯,咱們坐在這里慢慢喝。”

“算了,算了,表姐,阿華,你們當真要他好看啊?阿初,別藏了,快出來吧。”麗水不屑地撇撇嘴。

“表弟,你是他嫡親姆媽呀?你對阿榮也沒這么周到吧?”看破就看破,居然還被榮華這樣大喇喇地講出來,榮升臉上有點掛不住了。

“我哪敢看人大小眼吶,姐姐妹妹我都一樣關心的。”

“大笑爺,我贏了,我贏了。”阿初高興的又蹦又跳。

第二輪該榮華來找人,沒等她開始數數,三人就跑散了。還是毫無懸念,大哥和表

姐很快就找到了,阿初不知道藏去哪里。三個人樓上樓下一通找,連小廚房的柜子都沒放過,還是沒有阿初的影子。

“這個小赤佬,死去哪里啦?別管他,過一會兒看他不自己跑出來。”榮升張張嘴沒說話。大張旗鼓地找人一定會挨罵的,只好先等等。剛才玩的時候還覺得時間過得好快,現在再看客廳墻上的西洋自鳴鐘,好像半天都不動一下。阿初到底去了哪兒呢?已經過了一頓飯功夫,三個孩子都坐不住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