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裂濕潤狹窄的花瓣口 乖讓我給你那里上藥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6月18日 來源:互聯網 472 次 收藏

飛機順利降落穎市,齊恒予拿著行李,和廖峰一起往出口走去。

穎市機場的粉絲比寅城機場多得多,齊恒予感覺又受到了新一輪的轟炸。幸好畢珺派了幾個保鏢來接機,不然等走到停車場,劇都拍完一半了。

二人先被送到了公司,廖峰一下車就去找畢珺,齊恒予則回辦公室和秦婷打聲招呼。

看著畢珺臉色不太好,廖峰主動地承認錯誤:“畢姐,這次是我不對,要是我沒想多在寅城待一天,也不會有這種事。”

畢珺放下手中的咖啡,靠回椅背,雙手揉著太陽穴:“我現在生氣還是因為公司內部的事,和你無關。”

廖峰不了解公司內部的事,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他見畢珺狀態不好,有些擔心:“畢姐,公司再忙,您也要注意身體啊。人垮了,可就什么都沒了。”

畢珺很少見到廖峰那么嚴肅地跟自己講話,而且還是在關心自己,她心里感覺到溫暖,但是語氣上沒有表現出來:“你多放心思在劇本上面吧,我這不用你操心。”

廖峰跟著畢珺那么多年,知道畢珺這是聽進去了,他笑著問道:“那我進劇組您還跟著嗎?”

“剛剛還讓我注意身體,我要是跟你過去,早晚要猝死。”畢珺白了他一眼。

“畢姐您可不能這么說自己,快呸幾聲。”

畢珺這會兒心情好了些,她又挺直了背,語氣很認真:“我就不去了,你從來都讓我放心,有秦婷和小齊在問題不大,如果有需要我再過去。秦婷從你出道就跟著你,這幾年我看著她很有長進,等再磨礪磨礪我準備讓她也當個經紀人帶帶公司新藝人。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先跟她商量。”

廖峰看的出畢珺一直對秦婷比較看重,因為兩個人身上有很多相似的特質。不過當時張全的離職讓廖峰心里一直心存疑慮。

幾周前,廖峰大量私照被泄露,對方打電話給公司要錢,不然會拿這些照片做文章。雖然照片沒什么問題,但是架不住營銷號會編。為了不影響演唱會,公司出了這個錢。

事后畢珺查出這些照片是張全賣出去的。張全極力否認,稱自己并沒有賣過照片。不過從匯款記錄來看,錢確實是打到了張全賬戶上。對此,張全稱自己并不知道卡里多了錢,不認識匯款的人,也不知道為什么要給自己匯款。

這種說法不能讓人信服,最后看在往日情分上,公司并沒有報警,只是開了張全。

廖峰覺得很奇怪,在他看來,張全這個人應該是忠厚老實型的,雖然平時話不多,但交給他的任務都能被完成得很好。就算這都是他裝出來的,那他也應該知道畢珺的門路很多,拿自己的賬戶收錢這種事未免顯得太傻。

不過當時所有矛頭都指向他,張全又沒有那個口才幫自己辯護,所以就算廖峰有所懷疑,也改變不了什么。

但是,他總是隱隱約約的覺得,這事兒和秦婷有關。

畢珺看廖峰站在一邊不說話,皺了皺眉:“怎么?對我這個安排不滿意?”

廖峰回過神,連忙解釋:“沒有沒有,我剛剛又去想劇本了。那我先回去了,我把齊恒予帶走幫我收拾東西。”

“好,明天早上有車去你家接你。”畢珺又埋頭看起了文件。

廖峰“嗯”了一聲,出了辦公室去找齊恒予。

齊恒予此時正在看陳彥P廖峰演唱會的圖片。

電腦屏幕上的廖峰唱跳時帶起了衣服下擺,露出了性感的人魚線和一點點緊實的腹肌。齊恒予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陳彥邊調著對比度,邊指著屏幕問道:“嘖嘖嘖,看到這張照片有什么想法嗎?”

齊恒予聞言差點咬到舌頭,他把視線從廖峰腹肌上拽開:“我一男的,能,能有什么想法?”

陳彥不用回頭都知道齊恒予臉一定紅了:“男的就不能有想法了嗎?我看到這張圖就很有想法~”

齊恒予難以置信地瞪著陳彥后腦勺,這貨難道也一直喜歡廖峰?

“我也要練成這種身材,才能有那么多妹子喜歡,嘿嘿。”陳彥把話補全。

齊恒予松開了被他捏扁的一次性水杯,提醒道:“你和廖峰差的不是身材,是臉。”

陳彥聽到這話沒生氣,反而轉過身來不懷好意地打量著齊恒予:“唉我說,你怎么就那么向著廖峰呢?”

“我這話哪里向著他了?”

陳彥轉過身繼續修圖:“嘖,你自己清楚。”

齊恒予又看向屏幕,沒有說話。

廖峰來的時候,陳彥正跟齊恒予講著怎么修面部。看著被放大得撐滿整個屏幕的臉,廖峰有點尷尬。

陳彥和齊恒予都沒注意到身后來了人,陳彥還在滔滔不絕:“你看看廖峰這張臉,你覺得哪里要修?”

齊恒予仔細地看了一會兒,認真答道:“我覺得這張臉很完美啊,哪里要修?”

廖峰聽到這句話,想一把把齊恒予抱懷里,讓他好好看個夠。

陳彥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這就是助理眼里出潘安嗎?你看看這個光線,把皮膚打的有點黃,膚色肯定要調。你看看這個嘴唇,寅城天氣干燥,就算上了唇膏,還是起了點皮,可以修的更潤一點。”

齊恒予反駁:“膚色太白顯得不健康,嘴唇這樣我看著就挺自然。”

陳彥一拍鼠標,轉過頭來想看看廖峰到底給齊恒予灌了什么迷魂藥,結果就看到廖峰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

到嘴邊的話直接拐了個彎:“我覺得你說的對!廖峰怎么都好看!”

齊恒予見陳彥反應不正常,也轉過頭,看到了身后的廖峰。

廖峰看著低下頭去手足無措地齊恒予,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快走吧,下次再跟陳彥討論修圖。你不是要先把風鈴接回來,再送到你前同事那嗎?晚上還要收拾東西。”

齊恒予往后退了一步:“哦哦對,我拿東西,這就走。”

陳彥看著這倆人的互動,給了廖峰一個眼神:他喜歡你啊,還不表白?

廖峰也回了他一個眼神:不急。

陳彥搞不懂這些人在想什么,轉過身去繼續修圖。

去寵物醫院的車上,王雯雯給齊恒予發了消息。

“你們回來了嗎?什么時候把貓給我呀?”

齊恒予回道:“在去寵物醫院的路上,晚上請你吃飯吧,然后把貓和他的生活用品給你送過去。”

“好的啊!廖峰來不來?!!!!!!”

齊恒予轉過頭想問廖峰,不過不知道怎么開口。畢竟廖峰和王雯雯不認識,廖峰也沒有理由和齊恒予一起去。

廖峰余光感受到齊恒予幾次轉過頭來想說話都沒說,問道:“怎么?有事兒要問?”

齊恒予被識破,磕磕巴巴地說:“就是,就是,那個,我不是讓王雯雯幫我養貓嗎?就上次我跟你提到的那個前同事。我晚上請她吃飯,把貓給她。她問你去不去。你要是覺得為難就不去,本來她也是幫我忙,你沒有非要去的理由。”

“我還以為啥事兒呢讓你那么糾結。去唄,我訂餐廳。雖然和風鈴待了沒幾天,但是我很喜歡他,要是我出賣一下色相可以讓王雯雯好好對風鈴也是可以的。”廖峰正經不過三秒。

齊恒予的不好意思被廖峰這話清的一干二凈,他控制著自己不翻白眼:“那我可真的要謝謝您做出那么大的犧牲了。”

“小事兒小事兒,不用客氣。”廖峰轉過頭給了齊恒予一個甜膩的笑容。

齊恒予紅著臉低下頭給王雯雯回消息。

“廖峰說他去。”

本以為王雯雯會秒回,結果等了三分鐘,消息才進來。

“啊啊啊啊啊我要瘋了!!!!!”

“我剛剛尖叫著跑下樓去讓我媽打我兩巴掌看我是不是在做夢!我爸在一旁差點打了120!”

“我的媽呀!”

“廖峰喜歡什么顏色?”

“廖峰喜歡什么風格?”

“我晚上穿什么?”

“你覺得我妝淡一點好還是濃一點好?”

“我噴什么類型的香水好一點?”

齊恒予被這“唰唰唰”的消息驚到了,他心想隨你怎么折騰,廖峰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不過這一點他知道不能暴露。

“我也不知道廖峰喜歡什么風格。你自己決定吧。記得這事保密!別讓別人知道!”

“好好好,保證不讓別人知道,我爸媽都不給說。”

“還沒問你住哪。”

王雯雯發了個定位過來。

齊恒予一句“臥槽”脫口而出。

廖峰開著車偏頭看了過來:“怎么了?”

齊恒予意識到自己爆了粗口,立馬捂住嘴。

廖峰笑了笑:“說句臥槽怎么了?至于嗎?”

“剛剛我問王雯雯住哪,她給我發了定位,你猜是在哪?”

“看你這反應,是和我們一個小區?”

齊恒予打了個響指:“對!是不是很巧!”

“她住哪一棟啊?”

齊恒予看了眼手機:“她說八棟。這樣就可以先送貓,再一起去吃飯了。”

“那家里很有錢啊。”

“嗯?”齊恒予沒聽明白。

廖峰解釋道:“我們那個小區一共十棟,前六棟是我們家那樣的,后四棟是大的復式,最小的戶型也二百四十多平。其中八棟后面風景最好,房價最高。”

想想穎市的房價,這一套房至少一千多萬,齊恒予倒吸了一口涼氣,忽略了廖峰說的是“我們家”。

不過想一想,王雯雯之前在公司穿的就不錯,她逛街能逛到高檔餐廳附近看到李成和主管約會,就說明她本身消費等級就不低。

齊恒予有點擔心,萬一風鈴這只皮貓到王雯雯家里,把人家的真皮沙發撓壞了,古董花瓶打碎了,自己怎么賠得起?

到了寵物醫院,廖峰在車上不方便下去,齊恒予一個人去接貓。

一看到齊恒予,風鈴就興奮了起來,雖然這豪華單間條件也不錯,但畢竟沒家里舒服,況且貓是害怕陌生環境的生物。

領完貓回到家已經五點多,齊恒予放置好行李,拎著剛回到家還沒來得及撒歡的風鈴去找王雯雯。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