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瘋狂互換的經歷 我和表組瘋狂的愛

阿達阿達 2020年05月08日 來源:互聯網 738 次 收藏

話說皇后歿了,可是宮中大事。

誰能想到昨天還精氣神極好地主持百花宴的人,一個轉眼,人鬼殊途了?

無論是看盡冷暖、黑心黑肺的人,還是初入宮廷眼睛里充滿欲望的人,皆收斂起那笑得快騙過內心的真誠,畢竟誰又知道下一個是不是自己?

碧鷺小碎步上前,把一件從聞人仙島得來的紅狐貍毛披風小心翼翼給眼前的美人兒披上,看看桃花園里面徹底枯死的桃樹,到底還是沒忍住嘆了一口氣:“公主,變天了,桃樹都捱不住了呢!”

我不以為然,搖搖頭笑道:“呵,變天遭殃的何止是桃樹。”

碧鷺知道公主所說的意思是什么,故而并沒有糾結這其中的深層次意思。

次日午時。

碧鷺依舊像以前一樣,通過一些特殊的途徑,尋來做飯的食材,此時正在小廚房進行處理。然而午膳時分,碧鷺卻只是弄來兩碗稀米粥,我疑惑地看向她,她只是搖搖頭,不說一句。

半刻鐘不到,新帝身邊的走狗,小路子總管帶著一票人來到已經被后宮冷落了半年的馨姝殿。

突然熱鬧著,碧鷺和我有些不適應。

小路子總管晃晃手里的圣旨,笑容可掬地說:“康寧公主接旨吧。”

似是才聽清小路子所說的話,慌忙地跪拜接旨。

旨意完了,小路子總管把婢子和小廝全留下來,說是給馨姝殿的標配,看來新帝還真是下了一個大決心。

走前瞥見石桌子上的兩只盛放白米粥的小碗,神色還是變了變。

圣旨的內容是說淳國皇后陰宜然歿了,后宮沒有可以用的人來撐起來,康寧公主身體經過半年的靜養,想必也是恢復了,故而下旨讓康寧公主暫代掌管后宮的職務。

說句人話就是皇后死了,后宮妃子都有嫌疑,皇后死得不明不白,養的兩個帝子實在是可憐,我是新帝的妹妹,又之前在靜養,所以得出來料理皇后的喪事,給皇后陰家一個交代,最后考察一下哪一位妃子適合撫養大帝子和五帝子。

呵,說得冠冕堂皇,實際上還不是因為沅國派的人一來,椅子還沒有坐熱乎呢,淳國的國母就不明不白死了,實在是丟臉。新帝也不敢想這里面有沒有沅國之人的手筆,但是為了維護帝王尊嚴,不得不把我放出來,表面上替他趕走宮里的魑魅魍魎,背地里估計是要大行動了。

根據上一世的劇情,這會兒新帝離自己“重病昏迷”不遠了,就算因為我和雪麗珍的出現,破壞了原有的故事情節,但是有一些輔助性的細節還是會出現的,而我和雪麗珍要想保持優勢,就得利用一些穿越者和重生者的便利條件。

碧鷺見康寧公主還跪在青石板上,眼睛盯著圣旨出神,一開始還沒有打擾她,但是看看周圍戰戰兢兢匍匐跪在地上的婢子和小廝,還是出言打破了冷澀的場面:“公主,地上涼。”

康寧恍惚一瞬間而已,剛剛跪在地上實際上也在觀察新帝送來的“可心人”,之前禁足新帝直接把我身邊的婢子和小廝都下令帶走,這會兒換上的都是新人,哦不,還有一個之前看門的二等丫頭在里面,似乎是叫紫杏。

小丫頭年紀不大,辦事低調沉穩,更重要的是紫杏那張臉很普通,但是也不會讓人反感。呵呵,這可是一張絕無僅有的細作的臉啊。

碧鷺扶著康寧起身,坐在之前坐的石凳子上。

余光瞥見依舊瑟縮的婢子、小廝們,哂笑不語。

碧鷺也知道康寧不過是要立威,也就不多言。

一個時辰過后,終于有一個婢子大膽進言:“公主殿下吉安,婢子、小廝們皆是陛下賜給公主殿下的,婢子斗膽相問,不知公主殿下如何安排婢子們?”

康寧終于抬起來頭,看著眼前這位小丫頭,眉清目秀,臉型也是標準的鵝蛋兒臉,額前可能是因為年幼,還有些許小絨毛,話里話外卻帶了一些老成,即使小丫頭故意壓低了聲線,顯得自己是因為畏懼上位者的威嚴。

碧鷺見康寧不語,上前一步告罪道:“瞧婢子這記性,竟然忘記還有這么多弟弟妹妹們在這兒候著呢。真是該打該打。求公主殿下恕罪。”

公主殿下莞爾一笑,扶起跪坐的碧鷺:“碧鷺何錯之有?本公主靜養許久,竟已經習慣和碧鷺兩個人默默不語,要是碧鷺你不說話,我還不知道陛下對本公主這般好,賞賜這般多的婢子們。待會兒給陛下送一份謝禮才好。碧鷺你去安排吧。”

碧鷺順力起身,輕輕拍了一下不沾一絲一毫灰塵的衣裙,歡快回道:“喏。”說完帶著一群礙眼的婢子小廝去了馨姝殿的婢子閣和小廝館。

見眾人走了,快跑進了臥室,一屁股攤在軟塌上,焦急得喚出炎目。

然后當然是迫不及待倒苦水:“炎目啊,咋辦啊,新帝那個坑貨要我攪混水,到時候我就這樣掛了咋辦啊?”

炎目不以為然,戲謔道:“剛剛不是挺能的嗎?還學會下馬威了!雖然水平不咋地,但是對付一群奴性十足的小丫鬟還是夠了。”

不要以為我聽不出來,就是損我能力只夠對付小丫鬟,雖然他說得是事實,可是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好不?

“是是是,你說得都對,我們咱咋辦啊?”你是老大,當然得聽你的。反正平時已經被他打擊地夠多了。

炎目的俊臉正對著我,看得我真哆嗦,雖然他轉了話題:“雪麗珍的婚事咋樣啦?”

這個好答:“雪麗珍不是昨天要選婿嗎?婚事自然是推遲了。就算她屬意賢王也沒有用,皇后死亡,這可是國喪,三年之內不能進行嫁娶。”

炎目點點頭:“那皇后死了,誰最有利?”

這個袁子玉和他老爹丞相大人說過,排除德貴妃和靜妃,那只有茹妃了:“茹妃!”

炎目再次點頭:“那茹妃會殺皇后嗎?”

這個...這個...

“自然是不能的。皇后死了,茹妃想要明哲保身就不可以了,再說她可是沅國的二公主,新帝的心是有多大,會把一個明晃晃的敵對國家的女人放在皇后國母的位置上?還有皇后養著兩位帝子,靜妃有雙胎帝女、帝子,德貴妃有一位癡兒還有肚子里面的那位,茹妃雖然也得新帝喜歡,可是新帝早就下了絕子藥,怎么會有子嗣?為了子嗣謀奪后位不成立。平日里茹妃和皇后還是客客氣氣的,并未有什么沖突。至于德貴妃和皇后可是死對頭了,她下手最有可能。但是新帝也會覺得德貴妃這么明顯的動機可能是有人想要陷害,掩人耳目。自然是有所遲疑。靜妃是振國將軍之女,背后勢力強大,一對兒龍鳳胎順利生產下來,福氣不用多說。她有沒有動機我不深究,但是雪麗珍因為皇后死了,婚事三年后再議,又因太后會對此有一些愧疚,自然會厚待雪麗珍,怎么看怎么看都是她比較可以吧。”

按照我僅有的了解,還是對她們的動機進行了粗略的分析。

炎目卻皺眉說道:“朵朵,偏見會一葉障目,使人看不見真相。”

我歪著頭看著眼前依舊一襲紅袍,慵懶得靠著軟塌的一邊,伸手自斟自飲葡萄汁的家伙,疑惑道為什么今天他沒有給我倒?

用腳踢了踢他的胳膊:“葡萄汁!”

炎目拂開我的小腳,鄙視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我:“......”那你之前給我倒葡萄汁那般自然是要怎樣?那可不是我求著你的!

炎目似是妥協,小聲嘀咕道:“懶得死!”

哼.....要你管!

一杯溫熱的葡萄汁下肚,整個人身子都暖起來了。

剛想再來一杯,炎目不贊同地撿走了杯子,然后說了一句:“你該去辦正事了!”

我點點頭,是該辦正事了。

碧鷺帶著人把石桌子上面的碗收走,進來請我出去用午膳。

桌子前面站著之前的那個進言的丫頭還有紫杏,見我靠近,行禮之后就去一邊候著。

菜色還是比之前豐富了,至少是恢復到沒被禁足之前的伙食,碧鷺朝我眨眨眼睛,我瞬間明白過來,這是新帝收到小路子總管的回信,順便隆恩浩蕩,賞賜一桌佳肴。

用完午膳,去太后宮里消消食,畢竟女兒身體靜養好了,怎么說也得給母親大人報個平安不是?

太后此時假寐,旁邊的老婢子嘉榮給太后捶腿,雪麗珍穿著素衣在做刺繡,見著我來了,先是行禮,然后在太后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

太后這才睜開眼睛,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片刻眼神柔和下來,略帶關懷問道:“阿朵,來母后這兒坐。”

我去,你們做給誰看啊,明明我進來之前有派守門的婢子傳話,就不相信她會不知道,這雪麗珍作為女主還真是抱大腿上癮了,比我這個正牌女兒還上心太后的事情。假模假樣行禮,不要以為沒聽見你的心里多么高傲地玩弄人心。

我拒絕道:“不用了,太后。陛下命我暫時掌管后宮,康寧這是來取皇后的授印的,陰家人還得有個交代不是,所以康寧不能多待。太后見諒!”

“阿朵,你是要和母后生分啊!”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