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吸奶 王爺的替嫁王妃千慕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02日 來源:互聯網 311 次 收藏

江楓橋感覺自己快要燒著了,血是熱的,心里被鼓噪的愛意貫滿。

夢中一次次轉身離開的人現在正依偎在他懷里,貼近到密不可分。不止,她像株藤蔓攀上他,糾纏,環抱,手臂搭在他的肩,指尖隨意玩著他的發。

靠近,再靠近。

長發傾泄,和他的糾結在一起。

再無距離,近到能感受到她柔柔的呼吸,感受到她專注的目光。

空氣中浮動著香氣,是屬于她的胭脂味。

三月桃花枝頭被雨露打濕的細蕊和初冬新雪同埋,經歷了三載春秋,才釀制成這種清冽又曖昧,純凈又誘人的香味。

浮動暗香中,江楓橋閉上了眼。

期望中的吻并沒有來,說不失望是騙自己的。

全身的血液,都隨著這句話被凍結。

心卻被投入烈火中熬煎。

見他沒有動作,她還體貼地替他解扣子,一個一個,動作慢條斯理,小指借機卻曖昧的在他胸口摩挲。

“你把我當成什么人?”江楓橋一把抓住她不規矩的手,攥住,不自覺地用力。

什么人?兩千兩啊!

顧沉予當然不會這么沒職業素養。她嘴角的笑容都沒有一絲減退:“爺是東泱國的大將軍,全帝京女子的春閨夢里人呢!”

見他還不滿意,又絞盡腦汁道:“爺是大英雄啊,當年北驅金人三千里,收回了前朝丟的十二座城池,還未及冠就被封將,又協助圣上捉拿了妄圖逼宮篡位前太子,被圣上親封鎮……”

“夠了,”江楓橋打斷她,聲音低沉,目光也沉沉如水,似有痛色轉瞬即逝,輕嘆道:“你最會叫我傷心。”

叫你傷心?

嗯?有毒吧!顧沉予問號臉,夸你還有意見了?

服務行業,笑臉對人。

作為百花樓金牌業務員,顧沉予冷靜冷靜,想了想兩千兩,又掛上了笑臉:“奴家最會叫人開心了。”

手被攥著,指尖都青白的失了血色。她也不在意,只嬌笑著靠近,再靠近,直到呼吸都交纏。

不待下一步動作,顧沉予就被一把扯開。

“阿沉……你怎么變成這樣了……”江楓橋脫身起來,站在對面俯視她,目光傷痛。

顧沉予已經習慣了男人的口是心非,啊不,口是心非這種情趣,用來形容他江楓橋,簡直是辱沒了他。

應該是虛偽才對。

逼良為娼,把她拖入黑暗的人是他,現在,控訴她自甘墮落的也是他,這算什么?裝圣父上癮了嗎!

她也是要臉的。

沒必要這么讓人羞辱自己。

顧沉予干脆也不說話了,仰視讓人脖子疼,她最不喜歡仰視別人,身子往后一倒,躺平了。

又嫌棄他的目光擾人,扯過被子鉆進去,一翻身背朝著他。

沒想到躺著躺著,竟真睡了過去。

天都黑了,這一覺睡得真舒服。

好久沒有像這樣睡個好覺了。

她現在的身體極其糟糕,估計是那些藥的副作用,晚上失眠白天嗜睡,坐著靠著,有時候洗著澡都能睡過去。

白天還好,最難熬是晚上。

那時身體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渾身發熱,發癢,被子輕輕的摩擦也能讓她控制不住戰栗。

意識卻清醒,仿佛脫離了身體看著自己掙扎,掙扎卻沒有一絲反抗能力,只能像團爛泥一樣軟啪啪的融化。

初級修復液早在前幾天就用完了,安神香也沒法用。她可不想再被扣個毒害大將軍的帽子。

帳號的積分不足,就是買只抑制劑的積分也沒有了。

顧沉予歪頭看向窗外的月亮。

夜涼如水,清輝灑了滿窗,照的屋內都清晰可見。

她一掀被子,站在了窗邊。

窗子打開著,涼風習習,可她還是好熱,燥熱,快被熱化了。

…………

午夜,江楓橋的房門被從外打開。

他是警覺的人,在來人跨進房間的那一剎就醒了。

床邊站著出乎他意料的人。

“阿沉……做噩夢了嗎?”

顧沉予披散著及腰長發,只穿著單薄的寢衣,她的臉逆著月光,藏在黑暗里,看不出喜悲。

嗓音是微啞的。

“今晚的月色真美。”她說。

江楓橋呼吸一緊,“出去賞月?”

說著話,坐起身來,匆匆套好了衣服。又拿過披風給她圍上。

面對著,系領口的系帶。

顧沉予的手摸上他的,制止他,她的手是熱的,眉眼卻籠著冰涼的清輝。

反正都是要脫的,現在穿不穿又有什么關系。

…………

日上三竿,顧沉予還窩在被子里。

一雙手輕輕撥開她額頭的碎發,靜靜凝視她,好像在看件不世珍寶。

看著她,江楓橋就感覺心中一片安寧。從眉眼,到嘴唇,他用指尖描摹,一遍一遍,怎么也不覺厭煩。

直到把人惹煩了,鉆進被子里,才失笑作罷。

然后自己起床,打理好,再幫半夢半醒還迷迷糊糊的顧沉予換好衣服。這時候的她是最乖的,不會用那些惱人的稱謂,不說敬語,也不會話里有話,指桑罵槐……依稀可見些從前的影子。

好像所有的一切都還沒發生,平平常常的早晨,他叫醒自己貪睡的妻子,可以為她穿衣,為她畫眉,抱著她,親上她,耳鬢廝磨,再說些膩人的情話。

江楓橋為她系上最后一顆扣子,把所有肌膚都遮的嚴嚴實實才作罷。

然后吩咐丫鬟進來,他自己去花廳等著一起吃早飯,等著她妝扮好,戴上溫柔面具,變回那個對誰都笑盈盈的花魁娘子。

早餐清淡,如常的清粥蝦餃,吃的人懷疑自己失去了味覺。

顧沉予只覺味如嚼蠟,可她一點也不想通過喝藥來證明自己的味覺還健在。

自從來到這兒,每天早上她都會得到屬于自己的特供,不是啥啥湯,就是啥啥藥,從不間斷,只看一眼,就叫人舌尖發苦。

她看了看濃稠的藥汁,又擱回桌上。

因為昨晚才和他進行了深入交流,她覺得自己還能再搶救一下。

“百花樓里出來的姑娘,都不需要這個的。”

她準備跟江楓橋擺事實講道理。

“您完全不用擔心,未雨綢繆什么的我們樓做的最徹底,”顧沉予保證道:“絕對不會給您帶來任何后顧之憂。”

剛起個頭,就看見對面男人臉已經黑了,嘴抿著,眉皺著,雙手被桌子擋著看不見,但身體像張被拉滿的弓,分分鐘就能暴起那種。

好嘛,喝就喝吧。

在府里的日子每天都過的很慢。有上英語課時的感覺,又無聊,又枯燥,還要應付嚴厲的英語老師。

現在,要服侍比英語老師還要煩人百倍的兩千兩。相看兩相厭,還要配他演戲,偽裝成你情我愿郎情妾意的樣子。

心累,就是英語課也不是每天都上的啊!

顧沉予深刻的覺得,錢真不是好賺的,這一個月,她估計得折壽三年。

既不想聽他說話,自己又不想說話,于是,顧沉予的日常就變成了陪某人喂魚溜鳥,伴隨著尷尬的沉默。

什么?你問為什么不彈琴唱曲?

那是另外的價錢。

這日,江府罕見的來了客人。

江楓橋的熟人,顧沉予的熟客。

顧沉予正歪在圍欄上看魚,一抬頭就望見了湖對岸正繞過花叢往水榭來的某位熟人――許久未見的黃老爺。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