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潔全文1-3 家翁的粗長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3月23日 來源:互聯網 119 次 收藏

直到站在百花樓的門口時,金瑜心里都還有一種不真實感。

竟然真被他誤打誤撞的找到了?

“金韶亭,你可以啊,不是說沒來過百花樓嗎?那你怎么找到這里的。”耳邊是范簡的調侃聲。

金瑜撇撇嘴,眼角眉梢卻飛揚起來,“呵,小爺我是誰,就算沒來過,也能找到路。”睜著眼睛說瞎話誰不會?

范簡心里自然也很清楚他這只是嘴硬而已,不過,他倒是對接下來的事開始期待起來,這小子沒來過花樓,肯定會出糗的,他倒要看看,他那臉上的面具啥時候會自己摘下來。

兩人心里各自都揣著面明鏡,只是,當兩人一同踏入百花樓一樓正廳時,很快,有一人的目光便被吸引了過來。

“呵,這小子居然也來這種地方了。”飲下一杯酒,尹辭隨手將酒杯給扔到了桌上,瞬時,瓷器碰撞聲響起,而他冷冽的目光卻一瞬不瞬的緊盯著下面的那人,刀削般的俊顏在燭火的映照下讓人看不清真實反映,尹辭垂首看了半晌,竟似笑非笑起來,只是,眼里卻飛快的閃過一絲冷意。

他視線又轉到了跟在金瑜身旁的那位手拿折扇的藍衣公子身上,單看面相也不難看出,此人絕對是那種風流公子,他的身上有常留在風月場所里的氣息,尤其是他的那雙桃花眼,看似多情實卻無情。

“大人,金公子也來百花樓了,您看,要不要叫他上來?”段陽早在尹辭說這話的同時便已經發現了金瑜的到來,只是,他揣摩不出,自家大人對這小子究竟是個什么想法。畢竟,他跟著尹辭這么多年了,實在也沒有聽說過,他有斷袖之癖。

尹辭擺手:“不必,倒是你,我見你最近似乎是有什么心事,有什么事,不防說出來聽聽。”

段陽遲疑了一瞬,到底還是問了出來:“大人似乎對那位金公子很感興趣。”

尹辭一愣,倒是沒有想到段陽居然會這么說,“非也,只是覺得他很有趣罷了,不過,你別忘了,我們來齊淮城的初心,而金瑜,你應該知道,趙顯對他的關注,并不比我對他的少。”

說起趙顯段陽瞬間不說話了,趙顯是西蜀宰相,而能被他關注的人實在是不多,但是,段陽還真看不出,金瑜身上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能引來趙顯的注意,畢竟,一個遠在上京,一個遠在漢中,怎么看,這兩人都不像是有任何交集的人。

“屬下明白了。”

尹辭放在膝上的左手手指開始有節奏的緩緩敲打起來,右手卻是以肘撐在桌上,單手支起下顎,隨即目送著金瑜和范簡上了樓來。他的目光灼灼,或許,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到,他的眼里竟漸漸升起了一團熾熱的火焰。

金瑜好不容易打發走了熱情得過了頭的老鴇,才給自己順了一口氣,就被范簡拉著往一間廂房里鉆了進去。

耳邊絲竹之聲不絕于耳,待得進了房中才發現,里面已經有一粉衣美艷女子正靜靜坐于琴桌后等著他們了,見到他們進來,女子勾唇一笑,美眸輾轉間竟是萬種風情。

“范公子終于來了,您可真讓瀟瀟好等了,咦,這位公子是?”她緩緩站起身抬袖欲指金瑜,眸中閃過一絲錯愕。

金瑜臉色僵硬,略微有些尷尬,他側了側身,范簡見狀眸中帶笑,替他開口介紹道:“哦,這是我相識多年的好友,金韶亭金公子,來百花樓的路上有幸遇上了,便結伴而行了,不過,他還是初次來這里,有些不適應,實屬正常,還望瀟瀟姑娘莫要見笑了。”

金瑜在收到范簡的一個眼神示意后,很快便也反應過來連連做了一輯道:“金某見過瀟瀟姑娘,旦見姑娘國色天香風華絕代,想來定是這百花樓的花魁姑娘了吧。”

此話一出,瀟瀟很快掩嘴輕笑了出來,她從琴桌后站起身來緩緩移步走向了兩人,同時笑道:“金公子就莫要打趣奴家了,奴家這點姿色和才藝還不足以做這百花樓的花魁,您真是抬舉奴家了,若是讓莘棠姐姐知道了,指不定得怎么取笑我呢。”

范簡卻是一合折扇,出聲反駁道:“瀟瀟不必妄自菲薄,在我心里,你是千好萬好,那莘棠卻是如何也比不了的。”

瀟瀟心里一暖,但也知道,他說的也只是看似安慰的話語罷了,畢竟,在風月場所里混跡的女子,基本都很清楚,來這里的男人大多數都只是來風花雪月,尋花問柳罷了,真正能把她們這些風塵女子看在眼里的,卻是少之又少。

“公子抬愛,瀟瀟心里歡喜,只是,這話還是莫要讓莘棠姐姐聽見了,瀟瀟只是這百花樓里的一朵野花,莘棠姐姐才是這百花樓的魁首,我等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眼里不見暗淡之色,言語又很輕快,讓人聽不出,她究竟有沒有過妒忌之意。

金瑜抿唇不語,心里卻在咀嚼著莘棠這個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呢。

“好好好,莘棠最美還不行嗎?不過,那是別人的眼里,在我心里啊,還是瀟瀟你最好看了。”不得不說,范簡還真是百花叢里的一把老手,如此甜言蜜語真是信手拈來。

若是換做他金瑜,想必,是斷然說不出這種話來的。

瀟瀟:“如此,那兩位公子可愿奴家為你們彈奏一曲?”

金瑜一聽來了興致,“好,那便有勞瀟瀟姑娘了,我等定當洗耳恭。”

范簡:“……”

若說來這百花樓后對金瑜來說最感興趣的是什么呢?那便是這絲竹之聲了。風花雪月他不甚喜,但是這娟娟琴聲卻是金瑜最喜愛的了。

“段陽,你去二樓幫我把金公子給請上來,就說,尹辭有請他上來一敘。”在喝了不知是第多少杯酒后,尹辭突然便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吩咐起了身后的段陽。

段陽:“……”

方才是誰說不必請他上來的?怎么變臉變得這樣快的?

心里無數念頭閃過,尹辭那里沒有馬上得到回應卻已經是隱隱現出一絲不耐了,他眼底有冷意漸起,段陽一個激靈,哪里還敢遲疑,忙應了聲便抬腿往二樓而去。

目送著段陽離開,尹辭轉手又將酒杯給拿了回來,他替自己斟了一杯酒,想了想,又拿起桌上放著的另外一個酒杯,復又將其滿上,待將酒杯放到自己對面時,他卻突然一時恍惚了,只得拿著酒杯開始在手里把玩起來,但是思緒卻已經飛了老遠。

尹辭想著想著,不禁開始揣測起金瑜來百花樓的目的了,他只是單純的來尋花問柳嗎?他和那個穿藍衣服的男人進去了都干了些什么?

尹辭越想心里越煩悶,而這煩悶又不知是因何而起,他神色一凝,持起手中的酒杯隨即一飲而盡,一杯下肚,心里卻絲毫不見回暖,他正欲再替自己倒一杯酒,就忽聽門外響起了金瑜那不耐的詢問聲。

“你家大人有什么事找我說的?是案情有了什么發展了嗎?還有啊,原來你家大人也喜歡來逛花樓啊。”

尹辭持杯的手一抖,剛準備倒酒的手繼而一個不穩,那將要倒入杯中的酒眼看就要灑落在他深紫色的衣襟上,他忙收回思緒,將酒壺給放回了桌上,然后一整衣襟,端正坐于桌案前,但是為了避免金瑜看出些什么,他想了想只好又將酒杯拿在手中把玩著。

他垂下眸子,一副認真品酒的模樣,只是,眼角眉梢卻無時無刻不在注意著門口的動靜。

“你來了。”等金瑜終于踏進房時,尹辭這才狀似無意的淡然開口道。

說著,他抬起頭來看向門口,只見那青衫少年掛著一臉錯愕,踱步走了進來。

“大人真是瀟灑快意,有酒有美人,實在是人生快事。”金瑜揶揄著,也不客氣,竟直接走到尹辭的對首位席地而坐下來。

尹辭見他坐下,頗為意外的挑挑眉,視線在落到他面前放著的那杯酒時,眼眸里微光一閃,那是他方才替他倒上的那杯酒。

“段陽,你讓她們先退下吧。”他轉頭吩咐了一聲跟在金瑜身后走進來的段陽一聲。

段陽立刻會意,忙去招呼著那些正在吹拉彈唱的輕紗女子先離開這里。

等房內終于平靜時,尹辭這才開口道:“人生快事可不僅僅止于眼前,倒是金公子,怎么也來了這等地方,要說這煙花柳巷,可是一大金銀窟,莫金公子是來這里談生意的?又或者,這里也有金公子的產地?”

金瑜蹙眉:“我雖愛財,卻也不會靠女子賣身之錢為榮,那等金銀得來言之有愧,來此只是陪同好友罷了。”

尹辭面上不動聲色,心里卻是按按松了一口氣,他笑著替自己倒了一杯酒,隨即舉杯道:“就為金公子這一句,這杯酒本官便敬你。”

雖然金瑜在齊淮城一代的名聲說不上太好,但是單聽這一句,就可以看出,他和那些商人是不同的。

金瑜蹙眉看著尹辭,還有點沒有適應過來尹辭的舉動,他目光挪到自己面前的那杯酒上,這杯酒是一早便放在這里的,想來定是有人早就替他準備好的。

他眼眸一轉,發現段陽早已不知何時已經退了出去,此時整個房間內只剩下了他們二人,而方才,是段陽來叫的他,方才自己也沒見段陽為自己倒過酒,難道,是尹辭?

他狐疑的看了尹辭一眼,隨即才拿起桌上放著的酒杯,“即是大人敬酒,草民豈有不喝的道理,來,干。”說罷,仰頭便一口飲盡,只是,喉嚨里傳來的辛辣卻讓他蹙起了眉頭。

然而卻因為喝得猛了,嗆咳感很快便升了上來,金瑜只好皺著眉頭將那股嗆咳感給壓了下去。

他其實并不會喝酒,每次一喝酒臉都會變紅,隨即頭暈目眩,若是飲上三杯,不出半個時辰,定是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的。

只是,他怎么能在尹辭面前丟了這個臉呢?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