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翁亂婦蕩翁癮婦全集 百花深處第二書包

阿達阿達 2020年06月25日 來源:互聯網 1610 次 收藏

葉相安沒想到這個問題居然是從何之洲嘴里出來的,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說有么?萬一待會輸了要問人是誰怎么辦?說沒有呢?說沒有吧,保險一點吧

“……有”但不知為何,看見何之洲的眼睛時,那個“沒有”硬生生的變成了“有”,也不怕會不會被逼問是誰的問題,就是單純的……不想對他撒謊,尤其是他。

后來又進行了幾局,葉相安運氣滿值,都沒有再輸過一次。

中秋就這樣歡歡鬧鬧的過完了,把拼在一起的桌子分開,各歸各位,繼續查孫佳琪的下落。

一個晚上很快就過去了,最后定位出孫佳琪地點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羅曉一邊贊賞對面的黑客一邊打著呵欠,而技術高超的孫奕早就不勝酒力睡死了,可憐陳澤旭還得把他背到醫務室的小破床上。

……

秋轉東的風有點寒,池唐打了個噴嚏,懷念了一下S市較為柔和的風,緊了緊衣服,走過一家沒什么特色的小飯館。走過飯館沒多遠,他感到身后有了些不對的地方,好像有人盯住了他,就等著當頭一棒把自己打暈。

憑著多年的打架經驗,池唐下意識往旁邊閃了一下,只聽見“當”一聲,一根木棍從中折斷,清脆幾聲落地,滾向遠處。池唐和身邊的人對視了一眼,二話不說抬腿就照著腦袋踹過去,他這才看見,身后的人簡直就是三人成虎五人成群,一人拿著根棍子,看架勢也不像什么好鳥,他想到楊子朝死的那天,也是這樣一群人,幾棍子下去楊子朝就沒了生氣。

看來是偽裝成混混們的打手了,池唐舔了舔牙齒,四處瞟了瞟,這條小路上的飯店都關緊了門,不是怕了就是被他們警告過了,跑進店里那個板凳當武器這條路是走不通了,那跑呢?這不是S市,人生地不熟,萬一跑進死胡同了就死定了。

既然走為上策這計謀也不行,那就只能打了。

池唐畢竟是從小打架打到大的,反抗了許久,才不注意被暗棍偷襲。一棍子掄到腦袋,池唐感覺眼前冒出了一個個小星星,不等他把星星散去,又一棍子下來打在了肚子上。好在他沒吃東西,什么也吐不出來,只是感覺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難受,還很疼。

又一棍子朝著后背打來,這次這棍子卻沒落在身上。

不知道從哪來了救援,在棍子打下去前在那人背后踹了一腳,池唐順勢抱著那人小腿,把那人扔了出來。這么一折騰他反倒好些了,身邊又是幾個人落地的聲音,池唐瞇著眼睛看了看,看清后大吃一驚:“木槿?”

不僅有木槿,還有羅曉。

“嘿池大哥,光看得見丫頭看不見侄子啊!”羅曉打趣了一下,一腳踹在地上要爬起來的人身上,看了看其他幾個掙扎著要起身的人,喊道,“回去再說,先走。”

木槿憶拉了池唐就跑,后面幾個人踉踉蹌蹌站起來,撿起棍子就要來追,可惜羅曉他們腳程快得很,后面的人追都沒追上他們,他們就幾步爬上小貨車。羅曉排了排車頂,說:“齊洛哥,走吧。”

眼看那群人遠遠的被甩在后面,池唐重重的松了口氣,活動了活動被打的生疼的地方,揉了揉肚子,這才問道:“你們怎么來了?”

羅曉說:“孫佳琪要通過殺了你們削弱齊洛哥的勢力,子朝哥已經被他們處理了,徐叔要放到最后解決,羽書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是誰,只剩下你一個是他們知道的了,我們又查到你定位在那么個窮街破巷,當然得趕緊來啊。”

“這樣啊,那倒是謝謝你們了。”池唐心倒也大,也沒打剛才的事放在心上。

“爸”木槿憶說,“你先去四合院住一陣吧,孫佳琪不敢跟齊爺爺囂張,而且那里人也多,我也放心。”

一輩子沒被女兒關心過的池唐突然感受到了“天倫之樂”,欣喜之余居然還忘不了他的本職工作,猶豫了一下,說:“那我也不能把大哥一個人扔這啊,多危險,沒事兒,我們這見誰打誰的都習慣了。”

齊洛開車到了家里,一進門就喝了杯熱水,給三個人都倒了杯熱水后整個人就癱軟在沙發上了,池唐見狀,以為他們老大中毒了,趕緊問:“怎么了?他怎么了?”

“沒事”羅曉說,“熬了一晚上夜,累了。”

這個時候,池唐才意識到,齊洛已經不是那個19歲的齊洛了,不是那個意氣風發帶著他們走南闖北馳騁黑道的齊洛了,他年齡已經到了熬一晚上夜就開始疲憊的人了。

“池大哥。”齊洛坐起來,少有的鄭重其事的叫他的名字,池唐不由自主的站直身子,他還記得,上次齊洛這么叫他,是他準備跟方源同歸于盡的時候。齊洛沉默了許久,像是思考了很久終于有了答案:“去四合院吧。”

“不行!”池唐想都不想就開口,“小三好不會干架,徐佳也經常脫不開身,洛林也不在,你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不行!”

“我不是一個人。”齊洛說。

“他們更不行啊!”池唐又指向木槿憶他們,“他們還小呢。”

“我身邊真有人,真的,不是他們,沒騙你,你都信了我這么多年了,怎么眼下不信了呢。”

齊洛的笑沒有安慰到池唐,也沒讓他放心,反倒讓他更堅定的認為齊洛在說謊這個念頭。

軟的不行,就來硬的,齊洛板起臉,威脅道:“你再這樣我就生氣了啊。”

“你生氣也不行!”

軟硬不吃,齊洛被池唐氣的笑了出來,笑得無奈,一口氣嘆出來,齊洛說:“方源在我身邊呢,現在你相信了吧。”

“……”這下可不是信不信的事兒了,方源的名字一出來,池唐就莫名放心了一下,腦回路也開始七轉八拐起來,“老大你……跟著方源呢啊?”

“……”一句話差點沒讓齊洛一口水噴出來,“你覺得是就是吧,我也不知道我倆現在算什么。”

“那……那我就……真……去四合院了?”

“去吧,再不去你閨女就該給你來一棍子了。”

夏相濡來接走池唐以后,齊洛就準備去睡覺了,拍了拍羅曉和木槿憶的肩膀,指了指兩間臥房,說:“一人一間,我睡沙發,衛生間里有一次性洗漱用品,今天晚上在我這湊合一晚上得了。”

兩個人也不介意,只是羅曉在睡前又跑了出來,看著齊洛還在忙,給他杯里滿上了水,輕輕叫了聲:“齊洛哥?”

“嗯?什么事?”

“你……跟方源叔真的……”

齊洛的手停了下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羅曉在齊洛的臉上看到了悲傷。沉默了很久,久到羅曉以為自己觸犯了齊洛的禁忌,正準備道歉時,齊洛才說:“我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曉曉,你會在什么情況下,為了另一個人去挑戰一整個黑道勢力?”

“……”這個問題羅曉從沒想過,從齊洛的眼神里,他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對他的指引性,仔細斟酌后,小心說,“大概是,把她捧在心尖的時候”

“……”齊洛又沉默了下來,眼里的神情又讓羅曉看不懂了,他盯著發著光的屏幕,不自知的喃喃自語:“那他……又是在什么情況下為我挑戰孫佳琪的……”

午夜1點,齊笙伸著懶腰把報告交給何之洲,說:“我能分析的都分析出來了,他們的下一個目標我也猜了一下,等相安醒了我再跟他對對,完后再給你報告。”

何之洲接過報告,說:“嗯,趕緊休息去吧,這幾天熬夜辛苦你了。”

“嗨,這有什么可客氣的,拍戲那會都沒日沒夜的,這還算不了什么呢,我再陪你們待會。”

一邊的方于往后挪了挪椅子,生無可戀的說:“大寶貝兒,幫我泡杯咖啡,今兒晚上不一定能睡啊。”

齊笙依言,乖乖的跑到咖啡機旁邊,問:“這塑料味的咖啡你是怎么喝下去的?”反正他是一口也喝不下去。

“難喝歸難喝,提神兒是真提神兒。”方于說,接過齊笙手中的杯子,還不忘拽著他手腕討了個親親。

何之洲附和道:“上次我喝了一杯,精神到第二天中午,這玩意估計是徐叔買的最值錢的一個了。”

“這么神奇呢?”兩位隊長這么說著,齊笙也對它起了莫大的興趣,然而那味兒一出來,還是接受不了,落荒而逃了。

喝杯咖啡提神兒,伸伸懶腰,打打呵欠,方于又恢復了工作狀態,看著對面開始分析下一個目標的齊笙,說:“要不你去醫務室躺會,你身子又虛,待會再熬出毛病來。”

“不用。”齊笙轉了轉筆,對方于挑了下眉毛,“一般來說只要我飲食規律,基本上就沒事。”

何之洲實在是受不了他們倆卿卿我我膩膩歪歪,決心要轉移了話題:“今天一天都沒看見孫老師,老陳和小熙也不在,他們人呢?”

“老陳和小熙去看他們媽媽了,聽說好像出了點事,身子不大好了,昨天晚上就走了”齊笙說,“孫老師……就不知道了。”

方于接話:“孫老師照顧他哥呢。”

“孫鶴啊?怎么了?”

“聽他前一陣兒嘟囔,好像是孫佳琪放了些子跟孫鶴有過節的人,一放出來就找孫鶴尋仇去了,估計是被人砍了幾刀吧。”

聽到這,齊笙忍不住撇了撇嘴,說:“所以我哥才說孫佳琪根本就沒有跟人斗智斗勇的腦子。”

三個人又忙活到2點,工作還有一半沒解決,何之洲和方于同時嘆了口氣,互相憐惜的握了握手,鼓勁兒道:“加油吧兄弟,勝利就在前方。”

分析的差不多以后,齊笙就抬起頭伸了個懶腰,淚眼朦朧中,他好像看見有人朝這邊走了過來,擦掉眼淚后又瞇起眼睛看了看,不確定的問道:“何隊,蠢于,你們看,門外是不是有人?”

方于和何之洲依言扭頭看去,一片黑暗中只有屋里這一點光,朦朦朧朧的,好像真有個人。三個人對視了一眼,神經立馬繃緊,互相給了個眼色,走了過去。

打開門的那一瞬間,齊笙以為自己看錯了。

“夏以?你怎么會來B市?”

黑暗中夏以幾乎是一步一挪的走到有光的地方,齊笙看到,他眼睛又紅又腫,汗和淚混在一起,見到齊笙后,他就不敢再往前走了,眼淚跟著流出來。

齊笙下意識覺得不對勁,往前走了一步,柔聲問他:“怎么了?你別哭,怎么了?你跟我說。”

夏以卻往后退了一步,顫聲道:“齊、齊笙哥……我、我……我身、身上有、有……炸、炸/彈,你、你、你別、別過來……別過來……”

冷風隨著夏以的話吹進齊笙的毛孔,一句話,說的他毛孔悚然,他甚至不知道他該做什么,大腦一片空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他感覺身好方于像要靠近夏以,下意識的抓住方于的胳膊,這時他才注意到他和方于一樣,都是滿手心的汗。

齊笙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顫聲說:“隊長,求你,叫小范來,叫他來,求你……求你……”

何之洲被齊笙的話拉回神,跌跌撞撞的向宿舍的方向跑去。齊笙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他嘗試著開口,聲音卻像被什么堵住一樣,卡在嗓子里,什么也發布出來。方于抓住齊笙的手,代替了他,說:“夏以,你先過來……”

“不行……不行……”夏以的哭聲傳來,好像比剛才又遠了很多,“不行……齊笙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對不起……對不起……”

我在?齊笙被夏以的話驚住,我在?我在有什么不對?

方于急了,卻不敢跟他嚷,只能安慰著夏以:“你過來,我們好給你拆了,你過來……相信我們,好么?”

“不行……有遙控……齊笙哥……哥在……不行……”

遙控?

齊笙心里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他反手握住方于的手,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說:“夏以,你過來吧,他們不敢讓我死,你過來……來……我可以幫你”

“哥……”

“信我,相信我……他們不敢讓我死,他們不敢……來……你……你走過來,我不會有事的……我知道你不想死,我也不想讓你死,信我,來……”

“真、真的?”

“真的,我你還不相信么?來,過來……”

夏以慢慢的從黑暗中走出來,再踏入光亮的時候,又不敢再往前,齊笙急得都快哭了,聲音都帶了哭腔:“哥求你了夏以……你快過來啊,你快過來啊!我求你了還不行么!你過來啊!”

范殊苑趕來的時候,齊笙握著夏以的手,一邊安慰他一邊不安的望著四周,何之洲沒在齊笙身邊看見方于,便問他:“于兒呢?”

“去追了,小范,你……你可以么?”

范殊苑低下身子去看了看,對齊笙點頭:“可以。”

齊笙從不懷疑隊友的專業性,但當剪子觸碰道紅線的時候,齊笙卻沒了膽子去看。“咔噠”一聲傳來以后,四周忽然寂靜無聲,就連夏以的哭聲和四個人的呼吸聲都沒有。

這種可怕的寂靜沉默了五秒后,夏以放聲哭起來,齊笙擦掉眼淚,幫著范殊苑把炸/彈取下來,何之洲跟著激動,笑容卻隨著黑暗中傳來的“滴滴”聲僵在臉上。

范殊苑最清楚這種聲音,死死抓住夏以的衣服,大喊:“要炸了!快跑!”

話音落下,齊笙連拖帶拉的把夏以拖起來,把他往范殊苑的方向推。“滴”聲越來越急促,齊笙卻還在門外,“滴”聲停止,詭異的一秒鐘沉默,方于突然從旁邊伸出手來,扯住齊笙的胳膊,兩個人隨著爆/炸沒入了黑暗。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次徐佳的玻璃和門都換成了防炸的,范殊苑何之洲在屋里一點事都沒有。爆炸的聲音驚響了警鈴,刺眼的白熾燈亮起,何之洲手忙腳亂的推開門出去,見方于和齊笙都坐在地上,一切安好,突然失去了力氣,無力的坐在地上,對劫后余生的兩個人笑了出來。

“嚇死我了你們倆……”

方于和齊笙苦笑著,一時之間也沒了站起來的力氣。

就在宿舍住著的幾個人急忙跑出來,葉相安一來就抓著何之洲的肩膀,跪在地上左右看他,確定他沒事才安心的松氣。徐佳見地上的狼藉,又見方于幾個人,一陣后怕。楚常給昏迷的夏以做了檢查,確定了他什么事也沒有,一把把方于拉了起來。趙雙玟趕來后一眼就看見地上的一片血肉模糊,沒忍住跑到一邊吐了出來,被他影響的齊笙聞到血味兒,眼賤的瞥了一眼,只看了一眼,就抓住方于的胳膊開始吐。

楚常四處打量著,除了去找池唐的木槿憶和羅曉,除了去療養院的陳澤旭陳澤熙,只有唐書南不在。

吐完以后的齊笙大腦突然靈活了起來,幾次看似巧合的事猛地出現在腦海里,看似巧合的幾件巧合,卻都跟一個人逃不開聯系,齊笙后怕的抓住方于的手,說:“我……有不好的預感,我擔心曉曉和木槿……”

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話,徐佳看著面色蒼白的齊笙,沉聲說:“剛接到消息,接池唐去四合院的車,遭遇了車禍,齊洛出門去追了,就在齊洛走后的五分鐘,房子,失火,木槿憶和羅曉失去聯系。而且……陳澤旭和陳澤熙,也聯系不上……”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