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h御書屋_富二代在女孩酒里下藥

日日擼日日擼 2020年04月26日 來源:互聯網 226 次 收藏

第八章 多愁善感的女孩

陽臺上,一盆又一盆的植株正貪婪的從花盆、空氣以及陽光中攝取著生長所需的養分,來驅使著自己茁壯的向外伸展自己的枝葉。

這些盆栽因為都是在鋁合金門框與鋼化玻璃所構成的幕墻內的保護中,所以才沒有像外面的那些植株一樣在寒風的吹凌下枯萎,凋落。

這些盆栽里面,最顯眼的當要數一株在一段段繩子的牽扯下,快要爬滿了整個陽臺的綠蘿了。而整個陽臺,也都在它的裝飾下顯得是那么的生機勃勃了。

“你站這等一下啊,先曬曬太陽暖和暖和身子。”

花瓏反身回來輕抓丁香的胳膊,引著她來到了陽臺邊有陽光籠罩的地方。

安置好了丁香之后,花瓏又來到了另一邊的衣柜旁,從中挑選出了一些自己估摸著尺寸應該差不多的運動裝擺到了床上,接著又從柜子的最下方翻出了一身灰色的秋衣秋褲。

“我這兒差不多你能穿得上的衣物都在這了,你先換上我這身穿不了的秋衣秋褲,然后去洗個澡,接著回來挑出你喜歡的一套換上,然后我就可以帶著你正式的出去解決你的事了。”

當丁香被花瓏挪到了陽光下后,她的眼神就呆滯了起來,雙眼中唯一存在著的,就只有身前這個為了自己而不斷費心盡力的忙活著的小人兒了。

“喂,喂,你在聽嗎?丁香!丁香!”

“啊?啊!”正常情況下,每個人還是對自己的名字保持著一定的警醒的,當那兩個排列特別的文字入耳時,丁香即刻從剛才的迷離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目光重新聚焦在面前正注視著自己的小人兒,意識到剛才的神游天外,不知是在嬌羞還是在歉然中,又或者是二者兼有的情緒下,丁香低下頭像是做錯了事的小女孩似的不敢與花瓏直視了。

“對不起。”

“怎么了?是這些樣式的衣服你不喜歡嗎?可我也就只有這些衣服的大小……”看著丁香低下頭一臉羞慚的樣子,花瓏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哦!我明白了,你是女孩子嘛,我回避,我回避。”

“不……不是……不是的,你誤會了,我,我只是想說,謝謝你。”

丁香是個女孩子,有些話從她的口中是不方便說出來的,尤其是現在知道了對方家境的優越,而且兩人也就才剛認識了不過兩個小時,她就更不能將剛剛的心中所想直接的說出來了。否則的話,說不定會被打上居心不良、行為放浪、不自尊自愛等等的標簽。尤其是,現在是當著花瓏的面,要是真將那樣的話說出來后,首當其沖的就會破壞掉和他之間的微妙關系。

此時,花瓏誤解了丁香的意思,而丁香又不能將真實的想法說出來,情急之下她也就只有向花瓏道謝來掩飾這一切了。

花瓏看著丁香呆呆地道謝笑了笑,將手中的秋衣秋褲放到了床上,“以后道謝的話就不必再說了,我這也算是為了你的善良,替那只雀兒為你在負荊請罪的路上幫你少走一些彎路而已。好了,你先換著衣服,我先出去等著你了啊。”

說完,花瓏轉身出了房間并隨手的帶上了門,來到了他那層的獨立衛生間整理起了物品,調試起了水溫。

丁香緩步來到了對面的床邊,拿起那干爽中還微帶著他的氣息的衣褲,在微笑中緊緊地將之抱在了懷里,然后任由自己傾身倒在了他那柔軟的床上。

“媽媽,是你在天上守護著我嗎?或者,這就是你在上面為我安排的吧,媽媽,還是媽媽好啊。原來……原來你一直就在女兒的身邊,你沒有拋下我,你還是愛我的,只是在我看不到了的地方而已。媽媽,女兒好想念你啊。”

說著,倒在床上了的丁香閉上眼輕聲的哭泣了起來,懷里抱著的衣褲仿佛在這一刻變為了她的母親。感受到母親的氣息,感受到那柔和的母愛,丁香忘我的收緊手臂,不愿讓這好幾年未曾感受到了的感覺從她的懷里溜走。

“或許,離家出走的這個決定,正是我這一生中最正確的選擇吧,能讓我在這座城市里,遇到他,媽媽,他真的……好好啊,如果……他不嫌棄我這身世不干凈……”

說到這里,丁香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似的,睜開眼睛微微向身下柔軟而干爽的床單撇了撇,又轉念想了想自己這身都不知道穿了多長時間的衣服。

唰。

風一般的從柔軟的床鋪上彈身而起,又迅速的蹲下身趴在了床邊,丁香皺著眉仔細的在剛才躺過的地方,查看起了有沒有被她弄臟的地方。

仔仔細細的瞅了半天,沒看出來個所以然的丁香終于放下了心嘆了口氣,輕敲了下自己的小腦袋,有些埋怨似的自嘲了起來,“誒!你個傻丫頭還能干點什么啊,人家對你這么好,你卻還要用你這骯臟的身體弄臟人家的床鋪,真是太缺德、太沒良心了。”

蹲著身子繼續抱著懷里的秋衣秋褲,騰出一只手從腳踝向上翻開了里三層外三層,層層相套的褲腿角,露出了里面勉強剛可以看得出肉色的小腿。

干燥、粗糙、蠟黃的小腿,絲毫讓人看不出丁香在這個年紀里應有的嬌嫩、細膩、白皙如玉般的冰肌玉膚。而被掀起的褲腿角上,也有著一些在亮光下微微可見的灰塵從中灑落至地面。灰白色并且異常干裂粗糙的皮膚像是來自被嚴重脫水了的千年干尸身上似的,隨便用指甲劃一下,立刻就會顯現出一道非常明顯的白痕,同時還有被劃落下來的大量死皮。

人的身體在一般情況下,大約每28天就會退掉一層表皮細胞,平均每天都會脫落5億左右的死皮細胞。

丁香離家已近半年,而這期間,她雖然也有想過要清潔一下身子,但每天都在溫飽的基本需求中掙扎著的她,實在是無力另尋其他了。即便沿路也碰上了不少的大浴場,但她這個身高已經開始要錢了啊,而她帶出來的錢連吃都不夠吃的,在沒有經濟來源與混不過浴場看守的情況下,也就只有混一天算一天的這么過下去了。

這半年的時間,就是六七個表皮細胞的代謝周期,也是將近一千億左右的死皮細胞隨之脫落。而這一千億的死皮細胞,除了剮蹭到衣物上的外,基本上至少還有七八百億的死皮細胞繼續的呆在丁香的身上。而在丁香為了抵抗寒秋,強行套了好幾身衣物的擠壓下,更是結成了一層厚實的死皮厚痂。

而這層遍布全身的厚痂中,又當屬腳后跟的這一片區域最為厚實,因為這里在每天行走的摩擦下,會自然的結成更為厚實的繭子,來起到減震緩沖,保護足跟的作用。同樣的,這里在每一次的表皮代謝周期中,也會貢獻出大量的死皮細胞。此刻丁香的腳后跟上,如果用長指甲狠狠地刮一下的話,兩三個毫米的死皮層,還都只是起步價。

丁香身體的糟糕還遠不止死皮厚痂這一條,那蠟黃粗糙的腿部皮膚上,依稀還有一些可見的小黑點,湊近了仔細看一下的話,才會發現那些都像是一些小毛線團一樣的東西。但實際上,那些東西,全都是腿毛,在緊致的衣物與死皮厚痂的壓迫下拼了命的生長,但卻又始終沖不破那層束縛,只得在毛孔里原地打轉的腿毛。

正常的人都是有腿毛的,只不過有些人,尤其是女性的腿毛一般都是又細又短的,比較容易被人忽略它們的存在。而丁香的身上,那些原本微不可查的腿毛,卻早已在毛孔里積攢成線,糾結成團了,其郁結的程度,足以用手指感受到由它們所形成的凸點觸感了。哪怕是將其上附著的死皮厚痂洗凈,也解放不了它們的郁結,只有用指甲將束縛著它們的那一層毛孔表皮掐破,才可以將之釋放。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日日擼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