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中煙雨h部分 兩團雪乳快速晃動漲奶

阿達阿達 2020年05月24日 來源:互聯網 1689 次 收藏

終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俠侶,絕跡江湖。

黃衫女本不適合練武,但她自幼體弱虛寒,只能憑借著練武來增強體魄,況且先輩留給她的也只有一座再陰冷不過的古墓,幾間刻寫了滿壁武功的石室和八名與她年齡相仿的婢女。

四名黑衣少女的職責是收集天下各派的信息,以防有人居心不良對峨眉與丐幫不利;而四名白衣少女則是一直在照顧她的飲食起居。

雖然古墓已經沒有了以前定下的死板規定,但黃衫女不愧是古墓派的傳人,這份清冷縱使沒有全部,卻也領悟了七八分,若不是迫不得已,她是萬萬不會下終南山的。

常年不見太陽的肌膚白得過分,渾身的溫度也比常人低上幾分,黃衫女卻覺得這樣的生活比較舒服簡單,除了練功她還可以翻翻桃花島黃島主留下的有關歧黃之術的書籍,倒也不至于無趣。

黃衫女從寒玉床上輕盈的翻身落地,緩緩的踏出一步卻已經到了石室的門口,早就立在門外的白衣婢女之一就恭敬的走上前來。“小姐,今日您要做些什么?”“看書。”前段時間她無意瞥見了空中暗涌異常的云浪,甚至還有道道晴天驚雷,今日閑來無事正好查查這是什么征兆。

“我派人將食物送去書室。”白衣婢女再次躬身,朝另外三名使了個眼色,跟著黃衫女走過條條黑暗無光的路徑,兩人都沒有絲毫的磕絆。

黃衫女端坐在案前暗自凝神的思索著什么,眼前的書籍卻是再也沒能入她的眼,居然沒有一本書能為她那日的所見做出解釋,那‘天相’到底是不祥還是祥瑞?

“小姐,清凝來信說峨眉派滅絕師太已經回了峨眉。”還是之前那名白衣婢女,只是這次她的手里多了份信箋,畢恭畢敬的遞至黃衫女的面前。“紀曉芙已經被滅絕師太在蝴蝶谷擊斃。”

“紀曉芙和那楊逍不是有個女兒嗎?”將寫滿字跡的宣紙隨手夾在剛剛放在案上的書籍中,每次黃衫女都是直接聽傳達,她喜歡看書,不代表她喜歡看這些沒什么趣味的信箋。

“是的,那女孩名叫楊不悔,清凝在信上說那女孩倒是有勇氣,替她母親擋了一掌,運氣也是不錯,居然沒有死,但那紀曉芙到底是沒能救回來。”

黃衫女只是靜靜的聽著,盈盈起身,素手從羅袖中探出,隨意的拈來一本書翻閱著。“那胡青牛不是醫仙嗎?”“胡青牛和他夫人王難姑也死了。”

“也罷,橫豎與我們無關。”黃衫女記得自己的某個先祖與明教有些許交情,那也就沒必要趕盡殺絕,那楊不悔能否活下來就看她的造化了。只要不給丐幫峨眉帶來太過不良的后果,她自是沒必要去管。

“凝月,讓清凝四人不用注意峨眉了,丐幫那兒似乎有動靜。”黃衫女總是能在事情發生之前發號施令,真不知她是否有預知未來的功能,但身為婢女總是沒有資格探究的。“是。”名喚凝月的婢女只是低低的應了一聲,便出了書室。

將手中的書重新整齊的羅列好,指尖上下滑動著,黃衫女暗自沉思著,殊不知她認為與她無關的人與事卻影響了她的未來。自然,這是后話了,暫且不提。

--------------------------------有愛分割線-----------------------------------

月明星稀,夜空墨藍;農家少女,明眸皓齒。

夜深人靜的農家小院,月光傾瀉至堂內,一名半大的孩提獨自坐在籬墻邊,雖然年齡尚幼,但那異于常人的蔚藍色眼眸、高挺的鼻梁同如玉的肌膚,都讓人不禁為之一嘆。只是那抬頭望著明月時,眼里閃過的那抹迷惘與復雜卻是不符合她的外表。

將手里的紙條展開,細細摩挲著上面的每一個字,女孩眼神里的感情化為思念與委屈。

她還只是個孩子,為什么要讓她做這種事情?親生父母不再身旁也就罷了,還要剝奪她的懵懂純真嗎?

她想恨,但是她不能,因為對象不對。

“小昭,怎么還未入睡?”屋內走出一名身穿粗制麻布、面色蠟黃的中年婦人,雖然這樣貌確是再平凡不過,但面上的慈祥卻讓她添了一份柔和。

“娘!”小女孩轉身笑得可愛,絲毫沒了剛剛那不符合年齡的成熟,匆匆的踩著步子跑到婦人的面前,伸手抓住她的衣角。“小昭睡不著,娘陪我可好?”

“好。”婦人嘴角帶笑,寵溺的輕撫女孩的臉,雖然這孩子不是她親生的,但自幼乖巧懂事,沒讓她們操過心,所以但凡女孩提出的要求,他們老兩口都會努力完成。

任憑婦人牽著自己的手進入房內,女孩將那張已然碎成片的紙條隨手丟進了成堆的木材中,眸心里孕育著堅定。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