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個沒入 深入 低喘 被各種工具調教的校花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4月23日 來源:互聯網 673 次 收藏

姑蘇失蹤的男子,名叫劉山,他爹是在姑蘇城里富甲一方的地主,一知道自己的兒子也失蹤了,那是急得一夜頭發都白了,寢食不安,過了這么久了,還沒有完全接受這個現實。

三流王爺審問的時候,見的是劉山的兄長,劉清。這個人也是個俊俏的男子,在當地也算是小有名氣的詩人,這文人就是有股子風流味兒,一見到王爺,硬是翹著個嘴角,一臉淡然,跟旁邊跪著的田束大不一樣。

“你確是不知道之后發生了什么?”

田束應:“王爺,確是不知道,我這一昏,醒來的時候就我一個人了。”

王爺睨向劉清,道:“你弟弟有沒有什么仇人?”

劉清笑道:“這可多著了,山兒生得俊俏,自是被那些庸人記恨著,也不知道啊。”

說完,眼睛飄向旁邊的田束。

田束低著頭沒看見,但是王爺和林榭看得一清二楚。

王爺敲著桌面,微微抬頭,道:“你是什么意思?”

劉清悠然道:“這田束自小就嫉妒山兒的美貌,誰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呢。”

林榭稍稍偏向田束,問道:“有此事?”

田束此時冷汗直流,磕頭道:“王爺,我雖是嫉妒,但沒有陷害過他啊!他家在姑蘇那么有錢!”

王爺捋著胡子,緩緩道:“此外,沒有其他的線索了?”

“王、王爺……”

“嗯?”

王爺眼一抬,看見田束從懷里掏出一個東西,看起來像是玉佩。

“劉山被擄走的時候,這個東西掉在了旁邊,我想著這東西只能交給王爺,便一直沒拿出來……”

“混賬!”王爺怒喝,“私藏東西是會被定罪的!”

“王爺饒命!”

田束嚇得連連磕頭,一聲比一聲響。

旁邊的劉清一看這個東西,立馬搶了過來,放在手里看了幾眼,激動道:“王爺!這是山兒的玉佩!”

王爺看了一眼林榭,林榭意會,下去拿上來這個玉佩。

玉佩是半圓形,上面刻著山字,上頭掛著的結繩斷了,看來是扯下來的。王爺瞥了一眼劉清,看來跟他身上那半個是一整個。

這玉,一看就不是什么閑人把玩之物,王爺咂嘴,不愧是姑蘇城富甲一方的地主。

“既然這么貴重的玉佩都沒拿走,說明不是為了錢財了。”

林榭這么分析,王爺贊同地點點頭。

“這東西還給你吧。”

劉清接過玉佩,臉上盡是復雜,問:“王爺,既然不是為了錢財,那么誰會擄走山兒呢?”

“這本王就不知道了,”王爺捋捋胡子,悠然道,“怕是拿去殺了吧。”

王爺話一出,劉清臉色一變。

“田束,本王問你,你們在路上的時候有沒有什么異常,比如有人跟蹤你們。”

這十個人不是在同時間失蹤,說明是算準了路程,想要同時送到京城去。

“王爺,當時我們都顧著路上的風景了,沒注意過這個。”

田束剛說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頓,臉色大變,道,“王爺!我想起來了!”

三個人頓時都聚精會神地看著他。

“山兒失蹤的前一天晚上,當時我們住在客棧里,山兒曾對我說過好像有人在盯著他,但是我當時沒注意。”

“哪家客棧?”

王爺和林榭難得異口同聲。

“那時候我們剛出發不久,就在離這里不遠的秋葉客棧。”

王爺頓時起身,道:“帶路!”

王爺一行,帶上了元七,開始前往那個秋葉客棧。不得不說,年青人就是精力旺盛,這“剛出發不久”還真的挺遠的,王爺就是坐在馬車上都受不了了。

那秋葉客棧的老板娘倒是好記性,一問,居然還記得田束。

“你是跟一個長得挺好看的小子來的嘛,因為當時覺得對比還挺明顯,就記得。”

老板娘笑嘻嘻,暗中戳傷了田束的心。

王爺道:“當晚,你們住在哪間?”

“我帶您去。”

田束說著帶著三人進了之前他住的屋子,這時候還沒有人住,王爺跟林榭環視了一周,屋子并沒有奇怪的地方。

王爺轉身道:“劉山有沒有跟你說他覺得在哪里被盯著?”

“沒有。”

林榭上前,問跟上前的老板娘:“當天晚上有沒有奇怪的人來住宿?”

老板娘想了想,搖搖頭:“好像沒有。”

王爺補:“有沒有說一定要住在哪間屋子的客人?”

老板娘眼前一亮,點頭搗蒜:“有有有!有兩個男子,看起來還挺和善的,說一定要住在兩位公子的隔壁。”

“長什么樣?”

“也就很普通吧,我也不大記得,畢竟只有生得好看的我才記得。”

王爺問:“住在左邊還是右邊?”

“右邊。”

四人到右邊的屋子去看,卻沒料到這屋子已經有人住了,但是里面的人一看到是王爺,立馬出來,恭請王爺進去。

“這是怎么了?王爺怎么會來這里?”

“不是說王爺來查案嘛!怕是這屋子里有什么東西呢!”

那兩人開始竊竊私語。

這屋子也并沒有什么奇怪的,擺設跟每間屋子都一樣。并且,即使有什么,都過了幾個月,難保沒有人回來取走。

老板娘看著眼前的屋子,忽然叫出了聲。

“我記得,好像那兩位客人走了之后,小冬打掃屋子的時候發現了什么東西,我還存在那呢!”

待老板娘取出那東西之后,王爺只看了一眼,頓時立在原地,面如死灰,似乎全身都僵硬了。元七看到此物,也頓時嚇得面無血色,連連退后。

林榭沒注意到兩人的變化,看著那東西,顧自道:“這不是掛玉佩的盤長結嗎?”

林榭遞給王爺,這才看到王爺的臉色不對勁,忙問道:“王爺,您怎么了?”

王爺這時還沒緩過來,踉踉蹌蹌退后了幾步,嘴里喃喃:“不可能,不可能……”

元七回過神來,忙去攙扶著王爺,對林榭道:“王爺不舒服,你把東西帶著,先回去!”

“誒!”

林榭應了聲,把東西包好,跟著出去了。

這東西到底暗示著什么?怎么把王爺嚇成這樣?

林榭想不通,但是,大概暗含了身份。

回到府上后,王爺總算是恢復了點元氣,癱在檀木椅上,拉著元氣道:“你去給本王煮一碗紅豆薏米粥。”

“誒。”

元氣應了,看了他好幾眼才不放心地走開。

林榭聽了元氣的話,不敢拿東西出來刺激王爺,只道:“王爺,那田束還在外面等著呢。”

“讓他走吧。”

“好嘞。”

林榭得令,出去了。

王爺一人面對著偌大的屋子,腦子里面卻是怎么也冷靜不下來,那盤長結一直盤旋在他腦中,揮之不去。

難道,真的要……

王爺閉了閉疲憊的雙眼,只聽得幾聲清脆的鳥鳴聲,半晌,又睜開了眼。

知府大人托著只漂亮的鳥兒站在前方,笑嘻嘻道:“王爺,下官知道您愛鳥,給您送來了!”

王爺定了定心神,點點頭,贊賞道:“有心了。”

知府大人見著這王爺早晨出去的時候還是神采奕奕的,回來時就意識不清了,可把他嚇個半死,這王爺要是在他府上出了點事,他可是九族都保不了了。

林榭打發了人,回來了,一見王爺,便道:“王爺,那大理寺的人倒直接把信送您這來了。”

王爺看他呈上信,勉強接過,打開:

王爺,皇上最近疲勞,帶話要吾等將信送至您處,那投石案一傳出來,忽然來了個人,說是尸首的妹妹,哭著喊著說冤了三年,這次一定要為哥哥討回公道,她陳述,哥哥一人在京城做生意,三年前就沒了音信,再也沒回來過,當時那案子沒傳出去,她身在別處,也不知,現在才得知。

王爺把信遞給林榭,這時元七把粥端過來了,一勺勺喂給他吃。

林榭看完后,皺了皺眉,道:“看來還真不是無名尸體啊,只不過是沒有親友在長安罷了。”

王爺顧自吃著粥,沒搭理他。

林榭咂嘴,道:“王爺,這皇上的意思是,把這投石案也交給您了?”

“那大理寺的人又不是一個個都是廢物,自己不會破案?”王爺擦了擦嘴,道,“把這案子給本王,自然是跟這失蹤案有關聯了。”

林榭腦中又升起了疑云,但是又不敢問出口。

王爺瞥了他一眼,接過知府大人的鳥兒,叫上元七逗鳥兒去了。

林榭擦了把汗,這王爺果真怪異,光是喝了那一碗紅豆薏米粥,就恢復了大半精神,還有心情逗鳥兒了,看來,這案子有眉目了。

他再次看了看那盤長結,那到底是誰的東西?為何王爺會嚇成那樣?難不成……

林榭皺了皺眉,將其托起。

這盤長結做工似乎不怎么精巧,但是看著總覺得哪里很奇怪。

到底是哪里呢?

林榭細細端詳著,翻過來看了幾遍,終于一聲驚呼——

“啊!原來是這樣!”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