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朋友2放 總裁開會身體下塞著鋼筆

王燕輝王燕輝 2020年05月29日 來源:互聯網 1424 次 收藏

“傳送陣?”成堯忍不住出聲詢問,這個傳送陣會是他知道的傳送陣嗎?就是從這個地方瞬間到達另一外地方的法陣?這種不科學的東西真的存在?

“對!”錢多為自己的主意興奮不已:“這個地方簡直是個寶地!若是能在這里建立一個傳送陣,靈石就會像水一樣,一刻也不停的流進我的口袋……”錢多不知想到了什么,小眼睛光芒四射。

成堯心中一動,若是有傳送陣,他豈不是也能離開這個地方了?做為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在一個小地方拘了半個月,他有點兒受不了。

成堯不由看向村長,卻見村長緩慢而堅定的搖搖頭:“錢小公子,抱歉,祖上曾有遺訓,后人絕不可離開這個地方一步。你若是想買我們這里的東西,只要價格合適盡管帶走。你若有其他東西,凡是我們能用上的,也可拿來交換。但是建傳送陣的事,不用再提。”

錢多大急:“村長,你不想你的族人過上更好的日子嗎?這里的東西這么值錢,只要你想,就會有大筆大筆的靈石源源的不斷的流進來。到時候,你們想要什么沒有!”

“錢小公子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只是祖上有遺訓,我們必須遵守。”村長的語氣沒有絲毫轉還的余地。

錢多頓時失望至極。

成堯也很失望,村長的意思是堅決不讓建傳送陣嗎?那他們還必須困在這個地方?他看向霍方林柔霍琳三人,卻發現他們臉上的茫然,顯然,他們并沒有聽明白他們在說什么。也是,這里閉塞落后,他們估計連傳送陣三個字都沒聽過。

成堯問:“錢多,如果你來到這里是一個意外,你怎么回去?”他記得錢多說過他來到這里是因為隨機傳送符,可是周圍的森林危機四伏,以錢多的能力絕對不可能通過。

錢多因為村長的拒絕有些焉,他低聲說:“我還有定位符,可以直接回到家。”

“那你下次再來也不一定會來到這里,怎么建立傳送陣?”

“我身上帶有一次性傳送陣的材料,可以先在這里搭建一個臨時傳送陣,下次來帶上永久傳送陣的材料,就可以建立永久傳送陣了。”錢多隨口解釋,心情還是不好,一張包子臉都皺了。

成堯心中一動:“村長,若是只有我一個人出入呢?我可以把村落里的東西帶出去,然后把外面的東西帶進來。不用建任何傳送陣,你看這樣如何?”

村長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看向成堯:“哦?小老師有什么辦法?若是沒有傳送陣,只怕再回到這個地方就難了。”

錢多也一下子興奮起來:“真的?成堯,你有辦法?什么辦法?”

“什么辦法你們就不用管了。不過我需要你的定位符,先去錢家一趟。反正,我有辦法回來就是了。”成堯胡亂解釋兩句。他沒有騙他們,他除了自帶了七秀劍舞門的全部技能,還帶了一個無敵技能,【神行千里】。【神行千里】是劍三游戲里的傳送技能,凡是到過的地方都可以利用這個技能隨時返回,本來是方便玩家玩游戲的,不過現在,便宜成堯了。

成堯雖然說他有辦法,錢多卻明顯不信:“我是靠著隨機傳送符才能誤打誤撞來到這個地方,你怎么能準確來回?喂,你不會是要騙東西吧?一走了之,然后再不相見,你這樣不厚道啊。”

“瞎說什么?”成堯氣得捶了錢多一拳:“我是那樣的人嗎?”他轉向村長,說:“成堯來到這里半個月以來,承蒙村長您的照顧,內心一直感激得很。我不否認,我想離開這個地方,不過成堯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若是能為村落略盡綿薄之力,自然義不容辭。若是村長不信,我離開的時候可以什么都不帶,等我再回來的時候,村長自知。”

“哪里。”村長剛想說什么。霍琳突然說:“老師,你要走?”她剛才聽了半天,好多話都聽不明白,可是到最后她聽明白了,原來老師要走?她心中一酸,忽然淚盈于睫。

成堯慌了,連忙說:“只是暫時的,我還會回來的。我會帶漂亮衣服給你們,帶好吃的給你們,帶好玩的給你們。我保證,一定會回來的,你別哭啊。”成堯沒想到一向陽光快樂的霍琳會突然哭起來,連連保證。

“真的?”霍琳淚眼追問。

“真的真的。”成堯連連點頭,一再保證,終于讓霍琳不哭了。成堯松了一口氣,假裝抹了一把頭上的汗:“霍琳,你嚇壞我了。”

“咯咯。”霍琳笑了,一對好看的眉毛彎了起來。霍方和林柔這對父母就看著成堯手忙腳亂的哄著自己的女兒,看一旁看笑話。

“呵呵。”村長這時候才說:“小老師,我們沒有任何不相信你的意思,你對我們的幫助,我們非常感激。你若是能夠再幫我們,我們真的無以為報了。只是,為了這些人,我還是要厚著臉皮,接受你的幫助了。”

“千萬不要這樣說。”成堯的臉微微紅了,他還年輕,受不了這樣的夸贊。他也是有私心的,一來能夠離開這里,看看外面更廣闊的天地,二來他或許可以中飽私囊一些,充實一下他的小錢庫,畢竟他身無分文。

村長呵呵笑著,眼睛又瞇了起來,說:“先吃肉,吃完了我們再慢慢說。”

“對,先吃肉,我都饞了好久了。”成堯聽了,馬上把碗端起來,準備開吃。

錢多聞言也把碗端起來,聞著那股香味,臉忽然又皺成了褶子:“用雪檀煮的肉,這怎么吃啊?”

成堯已經夾了一塊,說:“挺香的啊,直接吃就行。”說完,把肉送到嘴里,嚼了起來,眼睛微瞇,味道真好。

“唉,我不是那個意思。”錢多皺著眉頭吃了一塊,說:“雪檀啊,這可是都是靈石啊。不過果腹而已,何必用這么貴重的東西?”

成堯:“……那你以前吃什么?”

“什么便宜吃什么。”錢多答得理所當然。

成堯默,然后問:“你們家不是那個什么錢錢商會嗎?難道是特別差的那種商會?窮得很?”

“怎么可能?”錢多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圓了:“我們錢錢商會從前年開始已經躋身大陸第三,店鋪遍布整個修真界,坐擁億萬資產!怎么會窮!”

“那你怎么還什么便宜吃什么?”

“能吃飽就行了,貴重的東西都是要賣靈石的。”錢多說得很認真,反而讓成堯說不出話來。錢多這人,簡直是修真版的葛朗臺啊。

錢多對自己很摳,但他并沒有說大話,他竟然隨身攜帶了十萬上品靈石!而且他的眼睛很毒,村落里的許多東西他都能認出來,并且馬上說出價格,成堯借他的光,也認識了不少東西。

村民們都對錢多的這種購買方式好奇不已,把換來的靈石好奇的拿在手上,看來看去。除了靈石,他們還從錢多手上拿到了不少附贈品,小到針頭線腦大到衣服吃食,什么都有。錢多帶的東西又雜又多,成堯對他的空間戒指好奇不已,簡直是個移動的百貨商店。

成堯偷偷問他:“你白送了不少東西,這會兒不心疼了?”

“這叫小投資換來大回報!”錢多翻個白眼:“我送出去的東西都是普通物品,加起來還不到一塊中品靈石,他們回贈給我的卻是更好的物品,說起來還是我賺了。我們祖上有一句訓誡,我們錢氏后人一直牢記于心,是我們錢家的生意蒸蒸日上的根本!”

“哪一句?”成堯感興趣了,非常好奇是什么名言,能夠造就一個商業大家族。

“投之以木瓜,報之以瓊琚。”錢多非常得意,見成堯張大了嘴,解釋說:“木瓜不過是普通物品,送給別人卻換來了一塊價值貴重的美玉,多劃算啊!”

成堯用力合上了自己的嘴,完全說不出話。《詩經》里面的愛情名篇,竟然造就了一個商業大家族,這是什么鬼事情!而且這句話還錯了,明明原句是“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意思是給我一個木瓜,我送給你一塊美玉。哈哈,若是錢家的人照著做,恐怕早破產了吧。

“牛,你們錢家真牛!”成堯只能伸出一根大拇指,表示欽佩。

“牛?”錢多卻疑惑了:“牛就厲害了?”

成堯無奈,牛到了修真界就不牛了。

村落里大部分人都同意了錢多的交換,只有遇到霍琳苗云這些年輕人的時候遇到了麻煩。錢多說他們頭上戴的唧唧鳥的羽毛是天鳳羽,死活要收購。霍琳他們卻愛這些羽毛的美麗,死活不愿意換,雙方一時僵持不下。

錢多哀求著說:“這個天鳳羽除了好看沒有任何作用,你們就賣給我吧。你們看,這是一塊上品靈石,靈氣多充足,只要吸收了這里面的靈氣,就能增加不少修為,多劃算啊!”錢多極力勸著,白凈的額頭上都要見汗了。

“不換。”苗云的態度堅決的很。笑話,一塊石頭怎么能和漂亮羽毛比,它能換來心上人開心嗎?

“咦?”成堯接過錢多手里的上品靈石:“你說這個能增加修為?”

“是,一百塊上品靈石就能讓一個任何普通人進入煉氣期。”

“那這個是好東西啊。”成堯震驚:“那你怎么才剛剛進入煉氣期?你有十萬上品靈石,夠你提升多少修為!”

“喂,那可是十萬上品靈石,我全用來提升自己的修為,我瘋了我!”錢多瞪圓了小眼睛,仿佛成堯說了什么天方夜譚。“你以為上品靈石很普通嗎?一塊上品靈石夠一個普通人半輩子的花銷!”

成堯驚訝,再看看手里的不大的靈石,十六面體的圓形,堪堪一只手能夠握住,像透明的白色水晶,這個小玩意原來這么值錢。

“唧唧鳥的羽毛竟然能值一塊上品靈石?它不是沒有任何作用嗎?”成堯拿出來自己那根,除了漂亮點,也看不出什么。

錢多眼睛一亮,直接搶了過去:“你懂什么?它的美就值這個價!”錢多把羽毛一劃,頓時出現一道亮麗的虹光。“多漂亮啊,多的是女人為了它搶破頭!”錢多美滋滋的把它收到空間戒指里:“這根歸我了,反正靈石你已經收下了。”

“嘁。”成堯不屑:“你用一塊上品靈石收購,賣出去的價格是多少?”

“嘿嘿,這是商業機密,無可奉告。”錢多小眼睛一瞇,笑笑不說話,忽然又皺起眉頭,對霍琳他們求懇起來:“各位各位,賣我吧。上品靈石可以提高修為的,比一根沒什么用的天鳳羽強多了。”

少男少女們個個搖頭。錢多都要哭了。成堯忽然說:“你們把羽毛換了上品靈石吧。唧唧鳥可以再抓,上品靈石可少見。畢竟是能夠提升修為的好東西,不嫌多。”

霍琳摸了摸頭上羽毛,抿嘴不語。苗云說:“老師,這個東西雖然可以提升修為,但是我們跟你學習七秀劍舞,一樣能提升修為。”

“這不一樣。”成堯說:“我在的時候自然可以幫你們提升修為,若是我不在呢?過兩日我要隨錢多一起出去,雖然還會回來,卻不能日日幫你們了。你們有這個上品靈石,多提升一些修為總是好的。人,總得靠自己。”

“什么?老師你要走?”

“老師!”

“老師!”

少男少女們大驚,就連已經知道的霍琳,也面露恐慌。

“哎呀,別哭別哭啊。”成堯連忙說:“重點,重點!還會回來的,還會回來的!”

成堯這邊手忙腳亂的安慰著幾個慌亂的少男少女。錢多卻撓著頭不明白了:“怎么回事?你能幫他們提升修為?咋幫?”

“七秀劍舞,我也可以教你,要學嗎?”

“什么七秀劍舞?”

“我教你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依然是成堯站在高臺之上,手持花枝雙劍,劍光冷然,舞姿美妙。

臺下是排列得整整齊齊的村落眾人,只多了一個穿著華麗的錢多。他們隨著成堯一同練習七秀劍舞,三遍之后,齊齊向成堯施禮表示謝意:“謝謝老師。”

成堯回禮。三百零八點修為,到手了。

“啊!我進入煉氣期了!”霍方突然高聲喊了起來,讓所有人又驚又喜,圍著霍方。

成堯挑眉,霍方竟然是第二個。再看霍琳,她昨天她還是70級,今天已經71級了,要知道她才十三歲。

錢多呆住了,他看著臺上一身淺紅英姿颯爽的成堯,猶如看一個金光閃閃的寶貝。他忽然躍上高臺,一把抱住成堯,驚喜的喊:“天哪!天哪天哪天哪!”

“喂喂,放開,放開!”成堯把錢多掙開,沒好氣的說:“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抱什么抱!”

錢多絲毫不以為意,興奮得小眼睛放光:“成堯,你這個七秀劍舞相當于什么?相當于什么?你知道嗎?你知道嗎?你知道嗎?”

“你復讀機嗎?”成堯反唇相譏,見錢多根本不明白這個梗,嘁了一聲,問:“相當于什么?”

“一塊上品靈石啊!”錢多大聲喊。

“什么意思?”

“你這個七秀劍舞,七秀劍舞……我剛才練完之后,獲得的修為,相當于吸引了一塊上品靈石!”錢多激動得臉都紅了:“你知道你這個七秀劍舞值多少嗎?無價!有了你,哪里還需要什么上品靈石!”他忽然又沮喪起來:“我要是早點兒遇到你就好了,那一百塊上品靈石就可以省下來了。”

成堯眉頭一挑:“你暴露了。你的煉氣期修為不是自己修行而來,而是吸收的上品靈石?”

“是啊。”錢多的情緒還是不高,顯然還在可惜自己浪費的那一百塊上品靈石。“我的修煉資質渣得不能再渣,若是不吸收上品靈石,根本不可能達到煉氣期。”他忽然嘆息連連:“若是在萬年前,你的七秀劍舞,絕對會成為人人爭搶的寶貝,可惜現在,如同雞肋。”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王燕輝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