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將他的灼熱推入 體內 站直兩腿并攏中間縫隙大

阿達阿達 2020年02月27日 來源:互聯網 1920 次 收藏

輾轉幾載,白駒過隙。

刀光劍影和一方黑墨影影綽綽,駭人的血味和清澈的藥香混淆襲來,一陣是歌舞升平,一陣是獨釣江雪,兩幅全然不同的畫面交替上演,芊晞和成皓文全然是兩個不同軌跡、無甚交集的人,然而不可逃脫的命運絞成了一根不可摧毀的絲線,一頭是踽踽獨行,一頭是滿懷皆春。

正是萬物皆去時節,無花爭妍,芊晞奉皇命到宋紀交界的月光山拜訪山中高人,愿以三顧之禮為宋國覓得一絕世幕僚,本是皇家密事,不料走漏風聲,路遇三方截殺,到達月光山時身旁只剩兩名護衛。

天降大雨,奔波甫定的一行人在最近的破舊茶屋稍作休整。芊晞面戴白紗,若有所思地坐在木椅上,雙眸微翕,靜坐良久,直至雨停。

未聞淅瀝雨聲后,她瞟見檐下有幾個大小不一的灰色瓷碗,承入的水深淺不同,倒映出她的一雙眼,深沉似潭,但非一池死水,而是偶有漣漪,如她此時突生雅興,拾起旁邊的纖細樹枝,或徐或急地敲打著碗沿,聲響清脆,便成獨特的音韻。

掩在林外的一竹院中,有弱冠男子正削竹為笛,遙聞陌生之音,手下的動作一滯,只覺這未曾聽過的調子表面的輕暢下卻含有銳氣,不禁莞爾,以手中竹枝為劍,躍起而舞,橫撩、旁劈、斜掛、豎砍……恰恰與律調同出一轍。

然音調越發急切,如銅鑼密布,一息不濾,男子起初劍花穩健,后察有異樣,稍稍蹙眉,但劍花仍絲毫不漏,在空中劃出道道愈加干硬的弧線,若先前是悅人柔美的劍法,此時就有隨音暗含殺意之嫌。

“嘭——”破碎之聲。

男子一時收煞不住游走的劍氣,趔趄了幾步方才止住。

芊晞執起破碎的瓷片一招切斷了敵方一人的咽喉,劍出鞘,又是一場血戰。敵人有備而來,盡是精銳之士,劍法招式與前三批刺殺者很是相似,芊晞在與第一批刺客交手時便覺得有些奇怪,這些死士若要培養,定得五年之上,除了那舊人,還有何人會與自己有如此仇怨。

私下考量,盡量遠離國都,在茂林中再冒險使一招金蟬脫殼可了結在宋在紀的淵源。

看對方劍法,便知曉下一步是何角度,生生地受了一劍,看似正中心臟,遂封了自己的經脈與氣穴,對方大驚,不知局勢怎的轉為自己主導,探其鼻息,知已斷氣,不可久留,領眾人撤退。一侍衛趁其不備,血泊中逃出,悲憤地顛簸回京告知皇上慘狀。

竹院中的男子循聲而至,只見滿地尸體,有女子一襲紅衣,身中一劍而出血無幾,察其經脈,不見蹤影,猶如俱斷。

“這招詐死,倒被你使得有幾分模樣,但卻忽略一點——穴道既封,止血見效。下次得另備鮮血,好與傷口位置相稱才可瞞天過海。”

林外有聲暗喧,“你的敵人不易對付。”言未畢,芊晞已被男子抱入懷中,一去無蹤。

趕回的幾名黑衣刺客不見芊晞,心呼不好,果然又遭此女算計。“料她跑不遠,我們分開搜查,不能活捉就將她置于死地!”

只見領頭的那位刺客朝男子所遁方向追去,然過了一片竹林卻并未達男子先前所到之地,這些竹林像是會移動般,我心里明曉,看來這幾名刺客是被困于竹陣中了。

刺客大驚失色,明明自己單朝一個方向,為何又如同回到了原地。全部刺客由八方匯到了一處,面面相覷,不知何由。

“恐怕,我們入陣了……”一人喃喃道,面若死灰。

四周琴音流入,有如天籟,但此地也無人有心欣賞,“悲來乎,悲來乎。天雖長,地雖久,金玉滿堂應不守。富貴百年能幾何,死生一度人皆有……”八方殺意俱起,眾人喪命,我看得甚是清楚,僅僅是八顆棋子破膛而入,卻足以奪命。

另一鳥鳴竹幽之地,屋外寒氣四躥,屋內暖意融融,察榻上女子身有舊疾,男子心如明鏡,將芊晞衣衫盡褪,入眼全是新舊不齊的傷痕,手持藥膏,將新傷處理妥當,便解開了芊晞被封的經脈與氣穴,這傷口離心臟差之毫厘,男子眉頭微挑,覺她對自己也是心狠,輕嘆了一口氣,另拿出一瓶消痕膏輕輕擦拭舊痕。

這詐死的招式之所以被禁,是因為從古至今幾乎無人能以此招得救,用者一般會陷入昏厥,與死人無異,半個時辰內若無他人解開,即使得救也會終生殘疾,一個時辰內若仍未被發覺,也就回天無力,故若非走投無路,也不會鋌而走險。

天邊有幾縷淡云舒來卷去,院中男子將曬好的草藥一一歸類,襯著霞光,在窗紙上留下一抹剪影,芊晞轉醒時,屋內空無一人,燭火因屋下騰起的暖氣而跳躍。

面紗仍戴在臉上,紗下嘴角還余血跡,芊晞覺得施救于她的人十分有禮,未窺她的容顏,后覺得不對,自己的紅衣怎么變成了清爽的長白衫?掀開衣襟,以往的傷疤也淡卻了痕跡,雙頰不禁略染酡紅,雖知窗外那男子有恩于她,但再冷靜的人也不免有一絲女兒家的羞澀。

看屋內陳設,簡單秀雅,和著暖意,還有月光花的香味,讓人心中溫馨陶陶,芊晞恍惚憶起,幼時哺奶于她的嬤嬤身上總會掛著月光花制成的香囊,難怪這味道讓自己十分安心。急于起身,下床時怎知雙腿無力,竟摔倒于地,心下驚恐,自己竟然武功全失!

聽著動靜,男子推門而進,一陣寒風入內,芊晞打了一個冷顫。

男子扶著芊晞坐在榻上,將棉被掩近,清澈的聲音如潺潺泉流:“姑娘不必擔憂,經脈氣穴剛解,傷及肺腑,七日便可痊愈。”

“公子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愿余生伴公子左右以解公子煩悶。”芊晞深知此人并不簡單,竟可把追殺她的人拒之門外,在此處養精蓄銳,不失為一個良策。

“與你結怨之人不易打發,我可與姑娘一賭,他不出十日便可破我竹陣,姑娘不妨用此時日思量去處。”男子言中平靜,一語道出芊晞所想,涵養良好地倒了一杯溫水遞與芊晞。

一小童敲門,聲音稚嫩:“公子,飯菜已經備好。”

“陌華,進來吧。”

童子面容白皙,天真伶俐,不出五歲,端著一盤飯菜略顯吃力,男子從他手中接過菜肴放在桌上,“陌華,今日的功課可曾熟習?”

童子撓了撓頭,有些無措:“未曾。”

“以后先完成功課,再干這些雜事。”語氣柔良。童子點了點頭便跑了出去。

男子稍挽長袖,持碗執筷, “姑娘頭兩日手腳會沒有力道,若姑娘不嫌棄,我喂姑娘便可,兩日后就可獨自進食。”

芊晞的神色一時間混漠難辨:“那就有勞公子了。”

幾日過得頗為平靜,男子一向喜憂不外現,和和氣氣,飯桌上先是清粥野菜,后好像覺得這樣不利于調養身體,便多了混有中藥的雞湯,這是第一次見到葷食,從芊晞表情可以看出味道有些一言難盡,想來他們平日都吃素菜。

每日從未重復的琴音總能讓芊晞感到平靜,枕旁有幾冊話本與幾卷畫本,是男子拿給芊晞解悶的,待到芊晞可以下地時,一出門才知外面比這屋冷上幾分,難怪晚上男童總會跑到芊晞房中睡覺,又怕被發現,故天亮前溜走。而男子每日作息很有規律,甚至有些呆板,早晨采藥、曬藥、制藥,下午或撫琴吹笛,或執經看書,或品茶舞劍,或指導童子功課,芊晞起初看著,覺得興致盎然,后覺得這種日子未免也過為孤寂,有時進屋好些時辰才出屋,卻見男子經書一頁未翻,不知神游至何,可見他也有些乏味罷了,思及到此,芊晞心中有些悵然。

一晚,趁陌華呼吸勻稱時像往日般把他抱到榻上,怎知陌華卻突然睜眼,一時大眼瞪小眼,好生尷尬。

幼童率先打破這沉寂的空氣,撒嬌道:“姐姐,你莫要告訴成公子,他若知道我半夜溜進來打擾姐姐休息,定會幾日不理我!”

“你家公子姓成?那你與他又是什么關系呢?”芊晞早生興味,想了解男子身份,又怕被誤解,不知如何當面開口。當然,怕被誤解什么,她也懵懂不知。

“公子姓成,名皓文,是藥圣養子,藥圣很久前就逝世了,公子獨居。我也是三年前被公子從林中撿回來的。”

“‘也’?”

“對啊,藥圣他們一族都是這樣,只撿病重難醫的,而且越難醫越好,一來證明并提升自己的醫術,二來培養藥石之理的傳人。姐姐你當時不也是病入膏肓才被公子撿回來的嗎?當時姐姐的臉色,已是將死之狀,如此具有挑戰性,難怪公子這幾日這么開心。”

芊晞作思考狀:“原來是這道理,我先前覺得奇怪,怎會有人無端對他人這般上心。”后又疑道:“為何獨獨這屋暖意徜徉呢?”

陌華很少接觸外人,平日被公子教導,今卻有人向他請教,感覺十分愜心,故更有興致:“公子能被醫圣撿回,自然如我們般是有沉疴在身。似乎是寒疾之癥,醫圣未將其根除就去世了,而這病癥得每日在溫熱的地方養著。此屋地板下有微微傾斜的隔層,是用石灰膏與細黏土均勻摻和制成的灰背,從外部每日放特制的木炭就有暖氣騰起。這也是為什么醫圣可以每十日下山坐診一日,而公子每月才可下山一回。”

“為何不考慮搬到南部暖和點的地方?”

“我也向公子建議過,但公子最喜歡的就是月光山的月光花,而此花嬌貴,在他處極難存活,公子也就不愿搬走了。”

芊晞拿出成皓文白日遞給自己的消痕膏,是以純粹素雅的白瓷為瓶。“宋國其他地方,倒是很少燒制出這種精致白瓷,更別說用它作為藥瓶了。”

“姐姐有所不知,這種白瓷含鐵量低,也無呈色劑,有助于保持藥效,是由公子親手燒制的,別處自然也就難尋啦。”

即使隔著面紗,我也能看見芊晞嘴角上揚,那總是一有風吹草動就掃過寒芒的冷峻眼眸,這時卻倒映著辰光,又像是夜中江船上獨明的火,奪盡了丹青妙,真是少見。

默然片刻,有細語喃喃: “原來又是你。”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急速赛车8